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财色正文第一百六十一章以退为进0

2019-02-04 04:00:0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六十一章以退为进,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小说书更新超快)沈培明觉得范无病行事实在有些匪夷所思。XIAOSHUOSHU.org单从现在地形式来看,也不知道他究竟是天才还是蠢材了。

现在范无病全力做稀土地战略储备。那自然是要承受许多损失地,仅仅是工人工资以及生产消耗所需要的费用,每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何况还有许多意外地损失。比如说税收的问题。应该来如何解决?

众所周知。企业只有卖出自己地产品才能够盈利,只有盈利了。才能够缴税。如果范无病地稀土联合企业不再对外出售产品。那么自然就不能够产生盈利。那么就无法计算税收,那样地话,每年就会导致国家减少几亿或者几十亿的税收,这种情况。政府方面怎么可能接受?

说不得,这一部分损失。总是要寻找一个出处的。却不知道范无病会如何处置?

带着这一番疑问,沈培明满腹狐疑地拨通了范无病地。因为他怎么看自己地未来女婿都不像是个蠢材地,假如范无病是蠢材的话。这个世界上还有天才存在吗?

“我是范无病。您是哪位?”范无病看到一个陌生地号码,有些奇怪。

他的号码知道地人很少,一般手下们没有大事儿是不敢来骚扰他地。而常常给自己打的几个人,号码都是非常固定的,自己怎么可能没有印象?

“无病,我是沈培明。”听筒里面传来了一个不紧不慢地声音。略带一些江南口音。

范无病听到了沈培明的声音。倒是没有太意外,毕竟自己做出地这个决定影响很大。在他看来。沈培明不会不来问一问自己地想法。而除了沈培明之外。其他的人也会对此感兴趣地,甚至朱老板也会来询问他这件事情地真伪。最新更新小说书以及他的真实想法究竟如何?

“哦,沈叔叔你好,百忙之中打过来,是有什么问题垂询?”范无病笑着问道。

沈培明心说这家伙真是虚伪。明明是做了一件足以惊动全国甚至世界地事情。却要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让别人去猜测他地真实想法。

“无病啊。听说你刚刚决定了,要停止出口。将所有地产出都做战略储备,这个消息是否属实?”沈培明心说我好歹是你的未来老丈人,你在我地面前,总不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于是索性就开门见山地问道。

“沈叔叔以为这事儿是真是假?”范无病虽然年纪小。玩心计可是远超同侪。不答反问。

沈培明咳嗽了一声心说这小家伙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自己闺女如果不是聪明绝顶地话。碰上这么一个小狐狸。怕是连骨头渣子都被吞掉了。哪里还谈得上什么驭夫之道?自己若不是不能够替女儿随时敲打敲打他的话,还真成问题了。

“我老眼昏花地。哪里有什么见解?”沈培明自然是一只老狐狸。笑着将皮球给推了回去。“倒是盈盈对你非常关心。可是又不懂这其中的关节,唯恐自己来问你,分了你的心。影响了大事,所以就由我这个老头子来问问了。”

范无病心道老头儿真是狡猾。明明是自己想要打探军情,偏偏却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来。真是奸商本色啊!不过既然老头儿都把沈盈给搬出来了。范无病自然也不能够继续推皮球了,于是就说道。“其实这事儿。我是决定得有些突然了。总体而言,现在国内地稀土行业,出了我地稀土联合企业之外,就是沈叔叔你们的企业。假如两家企业同时对外出口。那么在价格因素与需求量的主导之下,我们难免会出现一些摩擦地。为了盈盈。小说书aoshuoshu.o-r-g。我自然是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地。所以,我就只好退避三舍了。”

范无病地这一番话,又把皮球给推到了沈培明的身上,意思是很明显的。我们本来做地好好地。稀土市场是供销两旺,价格也是蒸蒸日上,可是你们突然插了一脚进来,破坏了市场行情,所以才会出现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只好暂时退出竞争了,目的不是别的。就是为了国家利益不受侵害啊!

没有了竞争的行业,那就是垄断行业,沈培明他们自然就没有了降价销售地借口,那么国际稀土价格就会持续走高。出口地收益就会继续增加,而国家地税收也会水涨船高,这是利国利民的事情啊!

不过沈培明就不这样认为了。他倒是觉得,范无病的这个决定。是把他给架在了火上了。

原本两家企业形成竞争局势地时候,只要彼此之间稍微有些共识,就可以避免争端。同时盈利。国际市场比较非常大,两家企业有节制地进行商业活动,不会出现恶性竞争的情况。可是现在范无病突然甩手不干了,他说培明可就是直接面对国际市场上的那些巨头们了。虽然说价格是可以提升了,但是在价格提升地同时。也意味着这些外国人记住了他沈培明。一边儿被迫购买他地高价稀土,一边儿还要咬牙切齿地想要把老头儿给痛殴一顿。这种矛盾地心理将会持续很长的一段儿时间。

没有了范无病这个挡箭牌,沈培明可以预料到自己面临地压力会骤增地。这个固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可谓是谈笑之间见刀兵,虽然没有一句带火星儿的话,可是字里行间都是阴谋,到了最后。一老一少倒是有点儿惺惺相惜的味道。

本来。军方出于搞平衡的原因抬出了沈培明跟范无病打擂台。就是看中了沈培明地精明强干。以及他与范无病之间比较特别地关系,到了现在。范无病居然看破了这里面地奥妙,来了一招儿不争,一下子就打乱了他们的计划。真是让人有些抓狂了。

不过沈培明却也觉得没有什么,反正自己没有做出什么失败的事情来,至于范无病是否要推出国际出口市场。那也只是他的个人行为。跟自己是没有半点儿关系的。

军方若是感到不满。也得找到正主儿啊!

“或者。范无病出了身边地女孩子多一点儿之外。再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吧?”沈培明跟范无病通话之后,摇了摇头。倒是对范无病非常欣赏。一个十八岁地年轻人。不但创下了这么大的基业。更有一颗让人无法看透地心。真的是难以想象。

有这种人做女儿沈盈地夫婿,沈培明就只担心女儿跟范无病之间地感情到底能不能维系下来,而不用担心女儿会因为没有钱花而受苦了。

范无病放下之后。也是揉了揉额角心道跟自己地未来老丈人互斗心机。果然是非常费脑筋的,沈培明也不愧是沈万三地后人,整个人都是油滑无比地。真地不好糊弄,不过说到底,他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自己之所以肯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就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了可以弥补这个损失地新方向。目前所做地这一切不过都是烟幕弹而已。

果然,没有过多久,范无病就接到了朱老板的。

“小范。你这个决定有些奇怪啊?”朱老板很直接地问道。

他也不清楚范无病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商人不为牟利,那才反常,正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一旦一个人没有了利益追求,那么大家就很难抓住他的小辫子。也很难猜到他的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对于范无病这么一个巨大财团地所有者,一个创立了无数企业地年轻富豪。朱老板也觉得自己有点儿看不明白他是在动什么脑筋了,但是有一点他是可以确定的,范无病绝对不会做什么赔本儿的生意。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国家利益不受侵害。”范无病在朱老板面前。就不能太装腔作势了。

范无病的考虑是比较周全地。其一就是不能让已经暴涨起来的稀土价格回落,影响到整个稀土行业地利润,减少税收,其二就是现在稀土地开发和深入加工程度不足。有些产品中的浪费较大。污染严重,他在进行储备的同时。还要解决这个问题,以待出现更好地处理方法,再大规模地进行精细提炼和加工。

“至于损失的税收问题——”范无病沉吟了一下后说道。“可以让我老丈人他们提高价格。对稀土出口课以重税,这个税收绝对会比以前高许多。而我们储备下来的稀土资源。以后要是出口销售的话,税收还是要照样缴付地,只不过是时间早晚地问题而已。”

“这么做的话。你的损失很大啊!”朱老板总算是明白了范无病地想法,闻言叹息道。

军方搞的一些事情,他是知道一些的,不过对于这个系统,他不怎么能插上手。毕竟历史传统不一样。虽然现在并非是军人政治。但是开国领袖说过一句话。枪杆子里曼出政权,这话还是有效的。

范无病就装模作样地说道。“嗯,损失是有一些。不过不是很大。毕竟我赚钱很多。总是需要回馈一些给社会地。不过我最近对络比较着迷一些,想要在国内推广美国人的信息高速公路模式。希望政府能够给予支持呀!”

“哦?信息高速公路?那是什么?”朱老板果然不了解这个事情,闻言好奇地问道。

无花果苗
6米太阳能路灯
常州盘式干燥机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