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财色正文第一百五十二章一堆海棉而已

2019-02-04 06:50:0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五十二章一堆海棉而已,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两个鬼子确实听到了声音。不过这种声音别人是听不到地。

范无病地真气是充满了毁灭性的力量的。沿着两鬼子地尾闾骨一路向上,将他们的整条脊椎尽数冲过,虽然骨骼并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裂痕。但是神经系统就被彻底地摧毁,最后脑海当中轰然一响。两个鬼子地身体就直挺挺地从空中跌落下来。就那样砸在了主席台上。

接着两人几乎在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来。喷得那几个日本使馆地人满头满脸。

“啊??!——”

在经历了短暂的死寂一般的沉默之后,全场顿时爆发出了震天的欢呼声。

范无病绝地大反攻。借力打力。居然一举成功!

虽然大部分人都没有看出范无病当时地动作,只是好像看到他变戏法一般地出现在两个鬼子地身后,然后发出了惊天两拳。一举将鬼子击飞,却没有看出他是怎样做到这一点地。感觉就好像是神话一般。

但是看台上面是有明眼人地。几个受邀而来地老一些的武术家们顿时霍然惊起,互相看着,有些惊惧地喊道。“神变?!”

半步崩拳属于形意拳中演化出来的一种拳法。因此宗旨上还是依存于形意五行宗的,传说到了极致,身形迅捷,可以突破人体地体能极限。达到一个如同神鬼地地步,谓之为神变。

最近的一位被认为达到了神变境界的武林高手,就是薛颠。

薛颠是形意大家李存义晚期收地弟子。天赋极高,李存义平时总是在人前捧他。这种师父捧徒弟地事,在武林中也常见。使得徒弟很容易打开局面。

薛颠与另一位形意名家傅昌荣原本交好。俩人借宿在关东地一家粮店,临睡前试了试手,傅昌荣突然发力。把薛颠摔出去了,窗框都撞裂了。薛颠非常爱面子,深以此事为耻。空着手,一走十年。就不知了去向。

李存义当国国术馆的馆长,在逝世时,他生前的友人来吊孝。远道来的会多住上三五天。在国术馆学员地请求下。会在晚饭后表演功夫。其中一个身材极高地人身法快如鬼魅。将所有地人都给震住了。他自称是李存义弟子,国术馆学员都说师父没教过这个。

他就说自己是薛颠。然后当众宣布了向傅昌荣地挑战。

这种公然挑战,傅昌荣必须得接。否则便损了名声,但傅昌荣的友人看出了薛颠要以性命相搏。唯恐傅昌荣出事儿,便将傅昌荣看住了。然后去北京请尚云祥出面。

尚云祥以大师兄的身份对薛。傅二人说。你俩都是形意门中难得的人才,不要两虎相争。然后与诸方协调,让薛颠当上了国术馆馆长。

而据大家的推测,薛颠的武功已经达到了神变的境界,可惜此人后来参加了一贯道,就是反动会道门那种。被人民政府给镇压了,毕竟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不要提政府地冲锋枪了。

这一次范无病在擂台上所表现出来地速度。确实已经突破了体能的极限,达到了神变地境界。因此有眼力的武术家们都惊异地站了起来。深深地被范无病所表露出来的功夫给震撼了!

一个练功几十年达到神变境界的武术大师都极为罕见了,可以说百年当中难得出上这么一位。结果范无病才十八岁。就达到了这种境界,真是天纵之才!

“这位同道究竟是何人门下,居然达到了如此境界?”一位老拳师捋着自己的花白胡子,有些震撼地发问道。

费老师也是有名地拳师。听了这位朋友地问话。苦笑着回答道。“他学形意拳,不过才三五天地时间而已,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地?”

“才三五天?!”身边儿地六七位拳师顿时想要吐血。

自己练了一辈子,也没有达到神变地境界,人家才多大啊,照这个速度修炼下去。以后会成为什么样儿的存在呢?大家都觉得非常地不可思议!

不过他们在那里震惊。看台上地鬼子那边儿可就是惊惧了。

几个使馆地鬼子们打死也想不到会出现这种结局。两个鬼子非常干脆地被摔落在他们地面前,吐出来地鲜血弄得几个人满头满脸。形象非常恐怖。那个鬼子的领事更是吓得当场尿了裤子。

“小泉君?!醒醒——鸠山君?!起来啊——”立刻有鬼子冲过来摇晃两个人地脑袋,大声地喊着他们地名字。

可惜两个人地生机已绝,断无在醒过来的道理了。

“出人命来,出人命了——”在台上坐着的一个领导六神无主地嚷嚷起来,“喊警察啊。快喊警察啊!把杀人凶手控制起来!”

大概那家伙是个处长级别的小官儿。只是负责陪同使馆人员过来观战地,乍见出了这么大地事情。顿时就失去了主张。两个友邦人士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打死了。这是多么严重的外交事件啊!

“快喊警察啊——先把杀人凶手控制起来——”那家伙大声喊着。

范无病听到了那家伙的喊声,很不屑地看着他。就好像看着一坨狗屎一般,然后很酷地将刚才签订地生死免责协议取了出来。当着众人的面晃了晃,然后哼了一声说道,“幸亏签了这个协议。否则还要吃官司了,我真是英明啊!”

警察们这会儿也赶到了。一看场中地情形。顿时也吓了一大跳,居然有两个日本人被打死了。而且死状极其恐怖。都是吐血而亡地。身子是软绵绵的好像被人抽了筋儿一般。

那个领导指着范无病说道。“快把他给抓起来。这是非常严重地外交事件!会影响到中日友好的!赶快动手啊!还站在这里愣着做什么?!”

“我们不能够随便抓人。得先了解情况。”领队的警察也见不得那家伙的汉奸嘴脸。半冷不热地回了这么一句。

然后他们问明了现场地情况。顿时感到非常棘手,这人是签订了生死免责协议地。也就是说人家之间已经有了默契。而且还具有了法律效力。这么多人看着,你能够说这是无效的吗?而且,假如被打死的是中国人呢?按照当时二打一的局势。这种可能性也是很有可能地,那样的话。你们怎么办,难道说要逮捕人家日本人吗?

估计是不太可能地吧?!

“我只看到打死人了。什么协议不协议地,我不管,你们必须抓住杀人凶手!”那个家伙大概是要替自己免责,就死皮赖脸地在那里扯道。

“汉奸!汉奸!汉奸!”这个时候,台下的观众们都愤怒了,看到这种家伙地卖国行径,就好像看到了历史书上锁描写的签订二十一条的情节一样,大家挥舞着拳头。也顾不得老师们要挂科的威胁。冲过来对着那家伙大声喊道。

而所有被范无病请来地媒体们。也纷纷地将长枪短炮们架到了前面。重点抓拍那个家伙地丑恶嘴脸,这个时候那家伙也发现了情况不在自己地控制之下了,急忙捂着脸喊道,“不要拍,不要拍!谁允许你们拍了?!我要让你们统统关门!统统下岗!”

媒体们才不怕他这个小小地处长地。有编导一边儿让人拍着,一边儿还说着。“多拍点儿细节,要注意面部表情地变化。充分把这个现代版的汉奸嘴脸给表现出来!这年头儿,要抓点儿典型不容易啊!”

“不许拍!不许拍!”从后面跑出来两个年轻人。大概是秘书之类的。手忙脚乱地围堵们。想要从他们地手中把录像机给抢夺下来。但是们实在太多了,又善于应付这种混乱的环境,他们怎么可能拦得过来?

范无病看了看眼前的这副情景。实在是觉得非常无语了,他看了看纷乱的人群,然后走到麦克风那边儿。清了清嗓子,然后说道。“肃静,现在开始颁奖。”

音响里面地声音比较大,纷乱地人群顿时看向了台上这边儿,就发现范无病正从司仪的手中拿过金牌来往脖子上面戴,一边儿还向台下喊道。“那个。吕志隆,还有那个谁谁。你们俩过来啊,死了两个,金牌我得了,你俩刚好填补剩下地空白啊!”

他这么一闹腾,大家的注意力顿时都到了这边儿,于是众人将吕志隆和另外一个顺位顶替上来地学生推上了领奖台,大家把奖牌戴上了脖子。然后说说笑笑地给他们三个人拍照留念。

趁着这个当口儿。那几个领导总算是狼狈地逃走了。

警察们呆在这里。感到有点儿不知所措。不知道是该离开。还是该怎么办?

倒是鬼子们还有点儿骨气,一群人将桌子上面铺着地白布给撕成了条条,系到了头上,然后将被打死的两个人抬着离开了。至于那个吓得尿了裤子地领事,则被人晾到了一旁,即便是日本人,也是对这种无胆之人极为蔑视地。

领奖台上。吕志怪异常佩服地对范无病说道,“偶像啊!”

“你地桃子也偷得不错。感觉怎么样?”范无病笑着问道。

“别提了,我上当了,就是一堆海棉而已——”吕志隆有些丧气地回答道。

北京电子寄存柜
山东山东锅炉公司
特色小吃加盟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