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大学之道正文第七章碰撞

2019-03-13 13:20:0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大学之道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似泥男人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学之道全集阅读正文第七章碰撞,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SPANid=ad_09/SPAN对唱事件引起校方高层的高度重视,虽然整个过程是在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有些校领导却深表忧虑。

这些领导,不信任任何无组织、无计划的集体活动,他们担心一个不慎,就有可能闹出什么不可收拾的乱子来,站在学校管理者的立场,这样想似乎无可厚非。

在他们的推动下,学校下了决议,虽没做明令禁止什么,但反复强调新生入校后学生管理工作的重要性,语气很是强烈。

虽然与会者也有人表示这是否大惊小怪了,民工与大学生的对话与交流,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但是,这样的声音,在会议上显得太过微弱了。

决议下达,各个系部的学生科立即抓紧学习、落实。

舒夜开完了会之后感觉很不爽,文艺委员姚雪已经向她激动地汇报了当晚的事,自己班上的这个老男生——林晓,终于还是闹出了乱子来。

晚上,舒夜拨通了林晓宿舍的,却没人接,一连打了好几个,都没人接。她急,差点急疯了,林晓在工地上的事,只有姚雪他们知道,舒夜已嘱托姚雪他们千万不要说出去,若是学校知道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学生,说不定要受处分的,作为辅导员,是有保护自己学生的,可是,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学生偏偏就不在。

舒夜突然想起来了,看来自己是急糊涂了,姚雪说过林晓晚上会去上工地打工的。想到这里,舒夜心又软了,看来他真的很困难,否则,那样重的活他怎么干得了呢?

巨蟹座的舒夜,潜藏的母性被激发出来了,她觉得非要马上找到林晓,和他再好好谈谈,他的困难一定要马上帮他解决。

林晓并不知道校方做了什么决议,即使知道,他也不会有什么改变。他的身体早已适应了这繁重的劳动,挥汗如雨,和大伙齐声哟喝,这是实实在在的建设,林晓感到发自身体及内心的一种酣畅淋漓的快意。

他干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秦大海叫住,他说:“林晓,有人找!”林晓转过脸,看到站在楼梯口的舒夜。

舒夜站在那,一个曼妙无比的剪影,身后由楼口灯投射而背景变成一片橘黄,刹那间,在林晓心头,感觉到一份惊心动魄的美。

“林晓,你小子有福气,又一个漂亮小妞来找你啊!”身边的汉子笑喊道。

林晓尴尬地一摆手,忙跑了过去,说道:“舒老师,你怎么找到这?是姚雪他们告诉你的吧。”

“你什么时候干完?”

“哦,十点半。舒老师有事找我的话,我可以先请个假。”林晓看出辅导员来者不善。

舒夜一点头,林晓转身跑回去,和秦大海说了几句又跑了过来,有人开始吹起了口哨,舒夜觉得自己脸又不争气的红了,忙转过脸,先行下去了。

二人一路无话,来到林晓的宿舍,待坐下,舒夜却不知从何说起,她忽然想起小说《平凡的世界》,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个田小霞,而对面这个揽工汉子,正散发浓重汗味的汉子就是孙少平。这种感觉只是一下子,很快就过去了。

舒夜甩了甩头发,说道:“林晓,说说你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林晓嘿嘿地笑道。

不知怎的,舒夜觉察到林晓的笑有几分狡意,心中暗恼,嘴里说道:“今天学校学生处通知我们开了一个会,要求我们加强新生的管理工作,你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来这个吗?”

“是因为昨晚的事?”林晓略显小心地问道。

舒夜一点头,看来这个男生是不乏政治敏感度的嘛,“是的,其实就是因为昨晚的事,虽然并没有什么,但毕竟是闹了一场,学校怕长此风,怕不可收拾,所以才下了一个加强学生管理的决议,要是他们知道工地那带头唱的是你,也是学生的话,可能会处分你的,你知道吗?你上大学很不容易,应该珍惜自己。”说到后面,舒夜有些激动了。她已经明白,这个男生生活的艰难可能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林晓并没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接下来,舒夜说了许多苦口婆心的话,说着,突然听到水“哗啦”的声音,是冲厕所的声音,段天从卫生间出来了。林晓找到话了,问道:“段天,怎么没上图书馆了。”

“唉,别说了,没找到位置,到教室里转悠了一下,突感无趣,就回来。本来我不想出来,没想到你们聊这么久,受不了,就出来了,呵呵。”段天一脸没正经,不熟悉他的人,断不会想到这书生般的人实际也有非常诙谐一面。

段天也没觉得自己多余,搬了一张凳子坐下,样子变得非常严肃地说道:“舒夜同学,刚才你说的话我听到了,我想问你一句,你作为辅导员,是希望做一个有个性的辅导员呢?还是只做一个传声筒?”

段天话里带了刺,舒夜脸上当时就没见好色,这人横插一杠,算哪门子事啊。

段天装作没看到,继续说道:“什么屁大的事啊,不就是对唱吗?我看是好事,中国发展到现在,各阶层越来越缺少对话,这是危险的信号。昨晚的事,依我的意见,是可以大做文章的,其中包含了巨大的意义。我们许多出生与土地长于土地的学生考进大学的目的就是为了背离抛弃土地,这正常吗?舒夜老师,若是站在同学的立场,你也会参加昨晚的活动的,我也在外面听了,那是很好的一种感觉,久违的感觉,为什么学校的官僚们总是害怕这害怕那的,总是以稳定的名义来抹杀学生快乐的天性呢?”

对于段天的话,说实话,舒夜内心是赞同的,但她现在是辅导员的身份,她必须要为自己的学生考虑,她说道:“段天同学,你说的轻巧,你了解林晓吗?他上这个大学有多么不容易啊,他这样不会保护自己很容易毁了自己的前程的,这里毕竟是学校,社会上任意妄为的行为习惯是不能带进来的。”

段天嘿嘿一笑,眼中闪过一丝光芒,说道:“舒夜老师,你以为,林晓现在被开除,他会一哭二闹三吊?我想,那绝不是他,他会走得非常潇洒的。”

林晓依然没说话,笑着望着段天,心头泛起一种知己的感觉。

段天说道:“大学里的规则就应该是给天才空间,给中才方向,为庸才定规则。”

刹那间,舒夜发生自己其实对林晓根本不了解,而眼前这个段天的话句句说在理上,舒夜觉得再多说下去,简直是对自己智慧的一种侮辱,于是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多说了。”站起身就想走。段天说道:“舒夜,别走啊,我听张勇说你是经济系的才女,正想请教一些关于经济学的问题了。”

“哦,是吗?”舒夜来了兴趣,“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高等教育专业吧。”

“哈,舒夜老师,经济乃上至国家下至个人的头等大事,现代社会,岂能不略知一二,要知道,市场大多是由没经济知识的人构成的。”

张勇推门进来,正听到这话,说道:“好,我喜欢听,当年舒学姐楚天第一辩的风采小弟我是犹然在目啊。”

段天表现出狂劲,说道:“舒夜,若是纯语言之辩,我可不奉陪。”

段天的嚣张表现终于让素养极好的舒夜来气了,说道:“那也是我所不屑,要辩,当然是真理之辩。你说个题目吧。”

“那就房地产吧。”

段天一说到房地产,林晓也来了兴趣,张勇则表现得兴趣乏陈,嘟囔道:“不谈文学,爱情之类的吗?”

讨论出奇的热烈。

段天说道:“现在很多经济学家空谈房地产对国家GDP做了多少贡献,却不知道那是资本从创造力最丰富最具个性的大量个体手上,流向创造力缺乏,目光短浅,只图近利的房地产产业上,这会降低整个国民经济的创造力………….”

舒夜大奇,楚天就学生这个层次而言,很少能有和她争锋的人物,不想这教育系的段天却能和自己争论一个棋逢对手,他的说法并不很专业,但往往在理,而旁的林晓时不时插上的一句话,往往切中要害,舒夜更有一种目眩之感。三个人热烈的讨论当中,惟有张勇在一旁觉得没味道,直想打瞌睡。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舒夜一看时间太晚,虽然意犹未尽,但这么晚还停留在男生宿舍多有不妥,段天看出舒夜的意思,笑道:“舒夜同学,怕什么,讨论一个通宵又何妨。”

舒夜站起身,说道:“我没这么洒脱,不如我们找一个时间一起上我导师陆闻家讨论。”陆闻是国内著名的经济学家,在金融资本,房地产市场有很深的造诣,段天早听说过他,而林晓从前在房地产界混,对这位泰斗样的人物更是耳熟能详。

段天说道:“好啊,早闻大名,正好我也想去拜访一下。”

一场争论下来,林晓惊讶于段天的学识渊博,纵横各学科,几无限制,而段天对林晓所具有的经验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真知灼见也刮目相看。

两人在舒夜和张勇走了之后大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又聊了许久,直到东方肚白。

舒夜谈心没成,却意外获得当年本科大学时代参加辩论时的亢奋。她很赞同段天,在一种平等对话争论当中获得学识,古板的课堂灌输早是她心中所唾弃的。

说起来,舒夜是幸运的。她的许多观点与导师陆闻是背道而驰的,但陆闻总是谦和地容忍她,就这点,陆闻赢得了舒夜的尊敬,现在许多的导师都只希望听话的学生,容不得有不同意见。

而在与导师一年多的交往中,导师的博学、谦逊、待人温和、幽默风趣,越发让舒夜崇敬,这种崇敬表现在她越来越愿意与导师陆闻接近,不仅学术上的请教,甚至生活上的一些事情,需要判断时有时舒夜也会向导师请教。

与导师在一起感觉很轻松。

在系里,教授陆闻的儒雅风度很是受系里女生喜欢,据说,从前有过拦着陆老师在路上表白爱意的女生。

让我们笔锋一转,就说说这个还算年轻的陆闻教授吧。

陆闻最近比较烦,他脑海里舒夜的形象总挥之不去。

他今年四十二,还年轻,老婆温柔体贴,但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严谨而传统的陆闻的从教生涯以来,可以说一直拒绝各种优秀女生的求爱,或直接或隐晦的,他都很理智地应对了,他要在学术上有所建树,就不能搞这些东西,就需要心无旁骛。

可当舒夜对他有一种愿意与之亲近的感觉的时候,陆闻如古井一般的心终于波澜兴起了,他宽容地由着这心爱的女弟子没大没小地和自己辩论,而事实上,了解陆闻的人知道,他在学术界是出奇的执拗和不肯听从他人意见的。

然而,陆闻终于在女弟子带来两个男生和自己辩论时失态了!

失去一位泰斗原有的风范和气度。

他是一直认为房地产经济形势看好的主力经济学家之一,若是平辈学者,双方拍桌子瞪鼻子无伤大雅,可来者是两个后辈,即使他们优秀得令自己吃惊,主张与自己相左,自己也没必要那么坐不住,失去一个大家应有的风范,那么急不可耐而缺乏理智。

陆闻懊恼极了。

等客人走了,陆闻跌坐在沙发思前想后,终发觉自己为何如此表现了。

原来这两个青年,舒夜是那么推崇,言语眉目都表现出一种莫名的兴奋,那一刻,使得陆闻意识到自己和女弟子是有差异的,她和那两个青年站在一起才是般配的,潜意识意识到这点,言行才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的。

走出陆闻家,林晓和段天笑不做声,刚才教授的表现就像有人踩着他尾巴一样,全不同他们来之前对教授的预计。舒夜也闷着头走路,心里诧异万分。

林晓回想适才在教授客厅里一幕幕,觉的出教授看舒夜老师的眼神不对,林晓明白了,他对男女之间的莫名情愫太敏感了,他知道,这个教授,是喜欢上自己的学生了。所谓教授喜欢与学生的自由争论,无非是想和她多呆一会而已。于是,这个自己一直想见的房地产学界的泰斗的光辉形象,刹那间,在林晓心里一落千丈。

林晓暗笑:教授也是人,也不能免俗,看来,自己的这位舒夜老师有麻烦了。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发高烧感觉浑身发热
肾炎综合征的临床表现
正常血糖值是多少
脉络舒通价格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