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军事

狡猾的神通

2019-03-28 20:36:1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花瑞相是个平常人家的孩子,学习马马虎虎,倒是课外书读得比同龄人多点儿。就在他十二岁上初一这年,他在学校三楼走廊上和同学打闹,不慎坠楼,当场身亡。

不知过了多久,花瑞相再次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被裹在襁褓中,一个陌生的年轻女子抱着他,管他叫“心肝宝贝”,把他麻得不轻。更要命的是,她还取出一只硕一大的一乳一房来,要喂他一奶一。花瑞相严肃地仰视着那个年轻女子,问:“你是谁?”

这一声喊可不得了,对方居然吓得“一妈一呀”1声,把他扔到了床尾,摔得他蒙头转向。这一摔,使他的脑袋瓜猛地震荡起来,刹那间,电光火石一般,他痛苦地回忆起从学校三楼坠楼惨死的场景,于是他想明白了,嘴巴1咧,“哇”地大哭起来。

一个年轻男子和两对老夫妇闻声跑进来。花瑞相被疼一爱一地抱了起来,一个老太太骂起了年轻女子:“你怎样当一妈一的,怎样能摔我们洋洋呢?”

年轻女子惊魂未定地说:“这、这孩子有鬼……刚才,我要给他喂一奶一,他居然张口说话了,问我‘你是谁’!”

年轻男子与四个老人全都面面相觑,一个老头对众人嘀咕道:“她可能是产后忧郁症犯了。”说着,他又回过头来看了年轻男子一眼,“你别干其他事了,就在这陪你媳妇吧,有什么活我们四个老的都在,还干不了?”

男子答应着,接过花瑞相,送到妻子怀中,说:“你给他喂一奶一吧,我在这陪着你,我看看咱家洋洋能跟你讲甚么……我们别是生了个小神仙吧?”

年轻女子心有余悸地接过婴儿,小心翼翼地给他喂一奶一。花瑞相虽然不情不愿的,但他实在饿透了,只好嘬着一奶一头1吮一吸起来,他一边吃一奶一,一边想了起来:那个“花瑞相”看来已经摔死了,自己现在投胎转世,变成了一个叫“洋洋”的小娃娃了。为了避免再被摔死,自己还是免开尊口,不说为妙,安安心心地当个乖宝宝吧。主张拿定,他吃了睡,睡了吃,不再想入非非,不再胡说八道,日子倒也过得安逸。

等长到一岁多,烦心事又来了:原先是不能说话,现在是不说话不行。爸爸一妈一妈一、爷爷一奶一奶一、姥爷姥姥……这帮讨厌鬼,成天挤眉弄眼的,一逼一着、逗着、哄着要他讲话。

“洋洋乖,叫爸爸!”

“洋洋乖,叫一妈一妈一!”

“洋洋乖,叫爷爷!”

面对幼稚的他们,花瑞相一概横眉冷对,不说就是不说。

有一天,一妈一妈一愁得哭了,对爸爸说:“我们怎样生了个弱智啊?是不是那一次被我1摔,摔傻了?”爸爸也是不知所以,无言以对。

等花瑞相长到五岁时,大人们对他完全丧失了信心,他们早已意气消沉,自认倒霉了,一个5岁的胖娃娃,连个“爸爸”、“一妈一妈一”都不会叫,你对他还能有什么期望?

突然有一天,花瑞相开口对一妈一妈一说:“一妈一妈一,你去图书馆,给我借《幻剑帝国》的第三集。”花瑞相上辈子摔死前,正在看这本畅销小说,看到第三集,现在他觉得无聊了,准备接着看。

花瑞相冷不丁这么1开口,吓得一妈一妈逐一屁一股坐到地上,片刻之后,她眼含热泪,爬向花瑞相,激动万分地说:“洋洋,你刚才讲甚么?再给一妈一讲一遍。”

花瑞相懒洋洋地说道:“帮我去图书馆借《幻剑帝国》的第三集。”一妈一妈一一把搂住了花瑞相,哭得死去活来。

书很快借来了,花瑞相津津有味地埋头看起来。父母把能叫来的人几乎都叫来了,他们静静地围绕在一旁,惊诧莫名地目击着这一切,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

半晌,一妈一妈一说:“洋洋,你……能看懂吗?”花瑞相这才注意到,此时此刻,自己已经完全成了动物园的珍稀动物了!他正看得上瘾,为了叫他们少烦他,他干脆朗读起来。

等他有声有色地朗读了一大段,众人终于相信眼前这一切全是真实的,他们窃窃私语起来:“天哪,神童啊!”“谁教过他认字?”“本来连话都不会说,怎样就能滔一滔一不一绝读小说了?”

有亲戚拍摄了花瑞相埋头浏览的视频,配上解释说明,传到了网上,很快,这则名为“神童洋洋传奇”的视频就传遍了大小网站。

市有关部门很重视,著名教育学家方教授对花瑞相进行了摸底考试。先是出小学一年级的试题,花瑞相很轻松地考了满分;后来题越出越难,直到出初中一年级试题的时候,花瑞相还是考了个及格。

方教授惊讶不已:“天哪,这个5岁男孩,他的知识已无师自通,达到了十二岁少年的水平!”教授立即向社会呼吁,下拨专项资金,成立专门教育班子,对洋洋实行“多对1”的教育—这孩子很有可能就是中国未来的牛顿、一爱一因斯坦、比尔·盖茨……

洋洋的父母欣喜若狂,没想到自己生了个神童,他们沉醉在无限的向往中。虽然有很多广告商找上门来,请神童为他们做广告,感冒发烧肌肉酸痛吃什么药却全被父母挡驾了,他们说:“我们儿子可是将来的一爱一因斯坦,我们决不让铜臭玷污了他。”

其实,花瑞相的父母没这觉悟,这觉悟来自方教授,他谆谆告诫小两口:“洋洋这孩子是亿里挑一的天才,他不属于你们,他属于全部国家、民族,属于全人类!你们一定要抓好他的教育,决不能让金钱毁了他。”

这天,一妈一妈一对花瑞相说:“洋洋,方教授的方案获得批准了,从明天起,将对你实行专门培养计划,由著名的教育专家给你上课,好让你尽早成才。”

花瑞相当时正在打电脑游戏,闻听此言他抬起头来,吩咐父亲:“给我来杯红酒!”他父亲迟疑了片刻,给他斟了一盅红酒,说:“就这一盅呵!”花瑞相一仰脖,“滋”地喝干了,他想了想,说:“从明天开始,帮我接广告,有多少接多少。”

父母惊愕地望着孩子,然后,夫妻俩去小屋里商量。其实他们未尝不想赚钱?只是被方教授忽悠的,担心耽误了孩子的前程。如今,既然孩子开口了,他们也就顺水推舟了。

因而,从次日起,花瑞相的父母都向单位请了长假,专门充当儿子的经纪人。由神童洋洋做主角的一个个广告纷纭出炉,从平面媒体到电视网络,从一奶一粉、玩具到童装、书籍,包罗万象,钞票像流水一样流入了父母的账户,很快,花瑞相成了最“幼齿”的千万富翁。

对此,方教授痛心疾首,怒斥花瑞相父母把孩子当摇钱树。夫妻俩百般解释,说这全是孩子的意愿,方教授听了嗤之以鼻,他固然不信—小孩子哪有“钱”的概念?

转眼几年过去,方教授发觉神童洋洋的学识止步不前,水平依然停留在初中一年级。他认为正是孩子家长的拜金主义毁了孩子!

这一天,洋洋把爸一妈一叫到身旁,问:“这么多年来,肠道菌群失调会引起便秘吗我挣了多少钱?”爸一妈一你望我、我望你,一时怔住了。

洋洋的语气不轻不重,但一字一句都很有份量:“你们可要据实相告,我可是神童,即使你们撒谎,我也会知道实情,问你们,只是走个程序。”

家里的账是一妈一妈一管的,一妈一妈一开了口:“几百万吧。”

“说个实数。”

“二百五十万。”

洋洋“哼”了1声,你们才是二百五呢,他说:“根据我估算,应当不是7位数,而是八位数!”

神童果然明察秋毫,爸一妈一只得说了真话:到目前为止,家里的存款是一千二百五十万。花瑞相开心地笑了:自己这辈子躺着花都够了。他知道自己不是天才,慢性痢疾的外因是什么自己只不过是记住了上辈子学过的作业而已。不赶紧趁着这热呼劲儿挣钱,等自己长到十一二岁,智商仍然平平,不就全露馅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