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南宋史上的第一间谍他的名字曾和岳飞一样响亮

2019.06.30 来源: 浏览:1次

今天要讲的这个人,叫宇文虚中。请大家记住这个名字,这个和岳飞一样响亮的名字。宇文虚中是一介书生。他生活的那个年代,金人肆虐,南宋风雨飘摇。岳飞、韩世忠等一般名将在战场上浴血厮杀,只为保全背后的家国不被铁蹄踏破。百姓被掠,二圣被辱,赵构就在这样的困境中,成为了大宋朝的又一代君主。请读者们,也记住这个名字,这注定是一个不光彩的君主,宋高宗赵构。

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年),是靖康二年(1127年)五月初一,金兵俘徽、钦二宗北去的第二年,该来的还是来了。敌人不会因为你害怕就放过你,也不会你想要投降而就饶了你。战

诅咒盘点历史上最离奇的四大事件

斗,不屈的战斗才是面对敌人唯一的路。父兄尚在北疆,赵构已逃往江南。但显然宗弼不打算放过他。如果你对宗弼不熟悉,那他还有一个名字,你或许耳熟能详,金兀术。赵构

北魏孝文帝轶事宽恕厨师的过错赢得了忠心

,你逃去江南了嘛?不要怕,我们来谈谈和吧!

谁敢去?谁敢去承这千古骂名!如今情势,对于南宋,已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更何况还要迎回二圣!在满朝文武皆静,无人应答的时刻,宇文虚中站了出来。他说他去。一个书生,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宇文虚中慨然使金。然而,和大多数宋朝官员想的一样,他被扣住了。莫说迎回二圣,他自己的性命都时刻堪虞。或许,你会以为接下来的故事,定是宇文虚中慷慨赴死,以死明节。然,故事的走向,在宇文虚中的引导下,变得不那么一样了。

二年,康王求可为奉使者,虚中自贬中应诏,复资政殿大学士,为祈请使。是时,兴兵伐宋,已留王伦、朱弁不遣,虚中亦被留,实天会六年也。朝廷方议礼制度,颇爱虚中有才艺,加以官爵,虚中即受之,与韩昉辈俱掌词命。明年,洪皓至上京,见虚中,甚鄙之。宇文虚中实在是个才华横溢的人,按史书记载,长得帅有才华,连金人都对他青睐有加。说的也是,长得帅还会写诗,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的,没事还和大金王子们下个棋,走走上层路线。金人们是真的很欣赏他,竟然还给了官职。

宇文虚中,想都没想,就接受了。这下大宋朝炸开了锅,这和公然投敌叛节有什么区别。可是宇文虚中,却有他自己的打算。他是一个真正有才华的人,因为他揣着一颗当间谍的心,在金朝一路从翰林学士、知制诰,兼太常卿,封河南郡国公,甚至做到了金紫光禄大夫。金国立金太祖《睿德神功碑》——此碑由参知政事韩昉作文,翰林承旨宇文虚中书写,翰林待制吴激题篆额,宇文虚中因此被封为金紫光禄大夫,金人甚至称他为“国师”。这一刻,南宋骂声冲天。金朝也并不是那么相信他,至少宗弼从来没有真的相信过他的归顺。然而也正是这一刻,宇文虚中,开启了他作为大宋朝影帝的最高光时刻。

他一边在金朝广结朋友,在仕途上一步一个脚印,一边偷偷将得到的情报源源不断地送回南朝。然因是而知东北之士皆愤恨陷北,遂密以信义结约,金人不觉也。《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里记载,宇文虚中得到情报,金军即将改变对两淮地区的作战方案,准备借道陕西进入四川,沿着江一路而下,合围南宋。他赶忙偷偷派使者密告于南宋。南宋有怀疑么?有,而且连赵构自己都十分怀疑。但所幸,赵构脑子糊涂,宋军之中却有脑子清醒之人。他们按照密报重新调整军队部署,终于在次年正月一举大败金军,将战争的天枰压向宋朝

古代皇帝穿何衣秦始皇爱黑色隋唐开始穿黄0

一点。

然而这样的宇文虚中是孤独的,他不能让自己有朋友。只有在深夜里,他伏于案前,默默写下:满腹诗书漫古今,频年流落易伤心。南冠终日囚军府,北雁何时到上林?开口摧颓空抱朴,协肩奔走尚腰金。莫邪利剑今何在?不斩奸邪恨最深!这样的宇文虚中,有几个人还记得他呢?有人说,宇文虚中是孤独行走的英雄,却寂寂地死去,没有爆发出振聋发聩的巨响,也没有留下令人赞颂的名声,可怜!可怜!所以,如果你看到了这篇文章,请记住这个名字,宇文虚中。他于千万敌军之中,闲庭信步,不忘本心。只是这个孤独英雄,也没有走出英雄之死的怪圈。昏庸如赵构,汉奸如秦桧,最终出卖了他,他挚爱的朝廷将他全家老小送往金朝,皇统六年(宋绍兴十六年

李自成后裔李自成有唯一直系后裔的

,1146年),全家老幼百口同日遇害。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敏而好学和诲人不倦彰显人格魅力,虚心求教和真诚待人铸就成功辉煌。

宋之问是初唐时期的著名诗人。一个天高云淡的秋日,他来到杭州灵隐寺。这儿登楼可观沧海,出门即见江湖;寺内建筑典雅秀气,如诗如画。夜色阑珊,皎洁如水的月光洒在山涧溪流之上,波光粼粼,若明若暗,像一幅美丽而多彩的画图,秀色可餐,怡人舒心。伴随着略有凉意的夜风,宋之问闲庭信步,触景生情,信口吟道:“岭边树色含风冷……”

这句诗因为是偶然得之,故后面的句子就卡了壳。宋之问边走边思考,走到大雄宝殿门前,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带着挖苦的味道:“信口吟诗,风光就在嘴边,何苦端着金碗要饭?”

当下诗坛,除了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之外,自己也算鼎鼎有名,如今竟有人不买账。宋之问借着微弱的烛光,发现殿内的蒲团上坐着一位和尚。他大吃一惊,之后脑子便冷静下来,艺高人胆大。莫非这和尚棋高一着,不然,怎么敢口吐狂言?

想到这,宋之问连忙压下火气,和蔼问道:“莫非师傅也是诗人?”

老和尚笑道:“贫僧虽非诗人,倒也略知一二。”

Tags: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