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历史

传奇故事韩擒虎死作地狱王

2019-03-10 20:54:5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北周末年,外戚杨坚篡位做了皇帝,引起金陵王陈叔宝的不满,他把大臣召集到殿前,问:我欲兴兵讨伐杨坚,卿等意下如何?

镇国上将军任蛮奴当即上前启奏,表示赞同。陈王受到拥护,立即拜萧磨呵、周罗侯二人为将,带兵四十余万,攻打杨坚。

二人领兵登程进发,不几日,

传奇故事韩擒虎死作地狱王

就来到了锅口地区。两将扎营安歇时商量,准备分兵两路,由萧磨呵带兵二十万攻打宋、卞、唐、邓等地。

金陵大兵向前挺进之时,隋文帝杨坚也得到了消息,他赶快敲钟击鼓,召集文武百官,商量对策。当时有左勒将军贺若弼越班走出,说愿领兵迎战。话音未落,又有人走出朝班奏道:牛蹄印中的小水怎么能跟大海沧波争锋夺势!缕蚁即使成群结队,又怎么能构成大患!臣愿率军出征,活擒陈王,献给圣上。

隋文帝低头一看,不禁大喜,原来说话的人正是名将韩熊之子韩擒虎,他自幼丧父,自命其名,虽然只有十三岁,长得却甚是威武,像一头小老虎那么勇猛,一看就知道是员良将。不由心生喜爱,便要拜韩擒虎为将,但又怕碍着贺若弼的脸面。转念一想,如果命两人同时为将,又怕领兵在外,二人要争上争下,对战事不利。思来想去,隋文帝无法决定,只好命令退朝,明日再议。

思考了一夜,隋文帝终于想出了两全其美之策。第二天早朝,他即下诏封自己的弟弟杨素为都招讨使,贺若弼为副招讨使,韩擒虎为行营马步使。意思非常明显,让杨素监察二人,免生差错。

三人受封后,叩拜谢恩,带着三十多万人马就出发了。他们日夜兼程,很快来到了郑州境内。当时有先锋探马来报,说萧磨呵的二十万大军已在陈留扎下营寨。杨素听了,立刻命令安营扎寨,唤贺、韩二人商量退敌之计。韩擒虎自告奋勇,要带三万五千人马前去迎敌。杨素见他勇猛,料无失败之理,便答应了。

韩擒虎带领人马,迅速不停,向陈营进发,很快来到了中牟地区。韩擒虎看看此地已离萧磨呵营寨不远,便命令安营,并派探子前去刺探军情。探子接到命令,即刻改换衣装,扮作普通百姓模样,挑着一担馒头,直奔陈营。在卖馒头的同时,摸清了萧磨呵寨中的情况,回来报告说陈兵的马军插海眼皂旗,步兵插红旗,中心写着胜字。寨门大开,任凭百姓来往做买卖。韩擒虎一听此报,就知道萧磨呵不懂领兵打仗,不知道保守军机,陈兵是败定了。

所以他吩咐士兵,改换旗号,准备到黄昏时分,绕过萧磨呵的营寨,偷袭金陵。而事实也正如韩擒虎所料,隋兵顺利地绕过陈营,抢得船只,渡过了金陵江。当隋兵到了江的南岸,韩擒虎又命令换上自己的旗号,一路攻关夺寨,直打到距金陵不远的石头店。此时,已有人频频向陈王告急,陈王一听,心中大骇,忙召集文武,问何人可以率兵迎战韩擒虎。当即有享誉三十年的名将任蛮奴上前说愿率兵退敌:韩擒虎带三万五千人马,臣也只需此数,亮出我任蛮奴的大号,谅他们一听镇国将军之名,也不敢不弃甲投降。

陈王听了,稍稍安了一下心,派任蛮奴领兵出战。

任蛮奴带领人马,来到阵前,命陈兵摇旗呐喊,向隋军挑战。韩擒虎一见有人迎战,提马来到阵前,高声喊喝:来将姓甚名谁,官居何职?

任蛮奴催马上前答道:

某姓任名蛮奴,官居镇国大将军。

韩擒虎一听,想起父亲昔日曾嘱咐自己,如果以后为将到了金陵,遇到任蛮奴之时,要待以父子之礼。因为韩熊与任蛮奴师出同门,情同手足。想到这里,不禁泪流满面,向任蛮奴说出了父亲之意。

任蛮奴听了暗想:原来他是韩熊之子,我与韩熊情同骨肉,他之子便是我之子,我怎么能跟他动手呢,不如劝他收兵,自己上奏陈王,与隋朝和好,免得失去父子之礼。

没想到任蛮奴把自己的意思一说,韩擒虎却心眼儿里不服气,但又不好直言相拒,就婉转地说:我辞别隋文皇帝的时候,曾夸下海口要收伏金陵。

如果现在回去则一事无成,没法向皇帝交待。所以如果想让我退兵,那就需要三样东西献给隋朝皇帝。

任蛮奴还以为韩擒虎已被劝服,很爽快地说:要什么东西,你就快讲吧!

韩擒虎说:

第一个,我要陈王地理山河的面积图表、人口数目:任蛮奴点头答应。韩擒虎接着说:第二个,我要军需物品,赏赐三军!

任蛮奴觉得这没什么,也点头答应了。韩擒虎此时却正颜厉色地说道:这第三个,我要的是陈叔宝的项上人头!有此三件,我即刻收兵。

任蛮奴千料万料,没料到韩擒虎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不禁勃然大怒,大骂擒虎无礼。韩擒虎拔剑在手,高声喝道:擒虎手中之剑,是隋朝皇帝殿前御赐,上含霜雪,临阵交锋,可不认得亲疏远近!

任蛮奴一见,知和好无望,调转马头,回到本队,排兵布阵,待隋兵来攻。韩擒虎看了阵式,却微微一笑,当即说道:此乃左掩右夷阵,阵前面的红旗下是鹿柴,内有挠钩搭索;右夷阵那边,士兵极多,前边有弓弩手。

解阵已毕,众将不禁交口称赞,佩服韩将军兵法熟练。原来韩擒虎虽然自幼丧父,但天资聪慧,博览亡父兵书,排兵布阵的方法尽在胸中。所以韩擒虎对手下兵将讲完了破阵之法,一鼓作气,就把任蛮奴的左掩右夷阵攻破了。任蛮奴只好带领残兵败将,回到金陵城内。

陈王听说任蛮奴大败而归,不由大怒,只道他阵前只认亲情,以致落败,所以要命手下将任蛮奴推出斩首。任蛮奴此时是又气又急,请求暂饶一命,要再次领兵与韩擒虎决一死战。陈王念他以往功劳,又是名将,便将任蛮奴免去死刑,让他再次出战。

韩擒虎一看任蛮奴又带兵出阵,暗想:肯定是任蛮奴上次输了一阵,甚是不服。这次大概又要换个阵法了。果不出擒虎所料,任蛮奴这次出战排了一个引龙出水阵,前来挑战。韩擒虎见阵势排好,略一思索,想起父亲兵书所说若遇上引龙出水阵,须用五虎扑山阵破解。想到这,韩擒虎成竹在胸,指挥若定,很快就排好了五虎扑山阵。

排好后,韩擒虎却发现虎无爪牙,没有猛利之势,就抽调了五百弓箭手,作为虎的爪牙。此时一个完美的五虎扑山阵就排成了,而且上合天时寅年、寅月、寅日、寅时。所以任蛮奴一见大惊失色。看着隋兵好像都变成了满山遍野的猛虎,张牙舞爪,来吞吃金陵。原来这五虎扑山阵十分厉害,要用三十六万人马排成人伦枪阵,攻打十日十夜,还不敢肯定是否能攻破。任蛮奴看看自己所带的三万人马,在五虎阵前就像一片儿肉,到了虎口,吧顺吧顺就被吃光了。不禁暗自叫苦,思量着如果回去再请陈王多派些兵马,陈王未必相信,不如功成身退,倒戈投降算了。想到这儿,任蛮奴下马,自缚草绳,来到擒虎马前请降。韩擒虎一见大喜,忙令人解了绳,说:既然来降,咱们就是一家了,不须如此。以后我一定把您当成叔父奉养。我韩擒虎的心愿也就了了。

任蛮奴一降,隋兵士气大振,不多时便攻破了金陵,一涌而人。陈王见大势已去,急忙躲到了一眼枯井里。但神明不助,枯井霎时变成了平地,陈王被隋兵发现,抓到了韩擒虎的马前。擒虎一见陈王大骂:你这老贼,胆敢背叛朝廷、扰乱中原。今日将你捉住,还有什么话讲!

此时,陈王满面羞惭,低头无言。擒虎把他打人囚车,准备押回朝中献给隋文帝杨坚。

这一日,韩擒虎押着陈王来到了新安境内,有探马报告说周罗侯带兵二十多万,准备劫回陈王。韩擒虎暗想自己只有三万多兵马,跟周罗侯相比,众寡悬殊,不如智龋想到这儿,韩擒虎命人押来陈王厉声说道:你这叛贼,连上天都不保佑你。不如先杀了你,再与周罗侯决战!

陈王听了非常害怕,说可以修书一封,劝周罗侯投降。韩擒虎见计策成功,便命他快写。周罗侯看到陈王的信时,不禁泪流满面。只见陈王在信中写道:我在金陵称王之时,管辖五十个州、三百个县,掌握着万里山河,拥兵百万,以为可以横行天下,自立为王。不想只一仗,便全军瓦解,沦为阶下囚。虽然你现在手握重兵,但上天不佑,你怎会取胜?

周罗侯看完信,暗想自己主上已经被擒,就算自己得胜,又能向谁请功呢?识时务者为俊杰,不如随机应变,投降了吧。因此韩擒虎不费一刀一枪,便收伏了周罗侯,押解着陈王主将二人,日夜兼程,回到了朝中。

隋文帝一听韩擒虎大获全胜,龙颜大悦,命他先回府安歇,等杨素回来,一同封赏。几天过后,杨素也打败了萧磨呵,得胜还朝。隋文帝就在殿前大赏诸将,封韩擒虎为开国公,遥领阳州节度使;拜杨素为东凉留守;赐贺若弼绩罗绸缎、金银器物。三人各自领赏,谢恩回府。

没过多久,有一个北蕃单于派遣突厥族使者来到了长安,向隋文帝挑战。隋文帝不敢怠慢,召集群臣,商议对策。蕃使不懂汉人礼仪,见皇帝问话,就向前说道:我们北蕃擅长弯弓射箭,如今我要在殿前当面比箭,如果有人胜过我,我们便年年进贡,岁岁称臣。如果没人胜过我,陛下这江山社樱恐怕就要归我们北蕃了。

隋文帝暗想我堂堂中国难道还没有神箭手不成?所以很爽快地就答应了,命人在殿前摆好了箭靶子。蕃使一见大喜,拜谢了皇帝,搭箭就射。只见箭一离弦,势如破竹,飞向箭靶,不东不西,正中靶心。此时左勒将贺若弼上前启奏愿意比箭,得到隋文帝允许,贺若弼弯弓搭箭,跟蕃使一样,一下便中靶心。隋文帝和满朝大臣不由齐声喝彩。只有韩擒虎见贺若弼并无比蕃使高明之处,站在一旁不去道贺。皇帝问他为什么。韩擒虎说他愿再比箭法。隋文帝想他既出此言,定有过人之处,就答应了。只见韩擒虎臂上挽弓,腰中取箭,便弓如满月,箭一离弦,势同雷吼,带着风声呼啸而出,不偏不倚,射落了蕃使之箭后,又穿过箭靶十步有余,人土三尺。蕃使一见,吓得面如土色,连忙上前参拜。韩擒虎训斥道:小小北蕃,荒蛮之地,也敢产生异心,扰乱中原。真是痴心妄想!

蕃使听了此话,不敢久留,准备辞别回国。隋文帝见韩擒虎又立大功,更加喜爱,就命他出使北蕃。

韩擒虎接受命令和蕃使一同来到了北蕃境内。单于迎接天朝使者,到大帐宴会。知道了比箭之事,便想压一压韩擒虎的锐气,叫来三十六名射雕王子,吩咐道:天使在此,并无歌舞,蕃人擅长弓箭,你们射些雕雁,作为礼物献给天使吧!

王子们答应一声,出帐上马,众人随后。忽见一只大雕正从北面飞来,一位王子搭箭便射,弓弦一响,大雕应声而落,原来箭已穿过大雕的前翅,射中了。但单于却非常不满,要剖那位王子之心祭祖。韩擒虎忙过来讲情,说自己愿意射雕献给单于。单于正想见识他的箭法,就同意了。

正在此时,有两只大雕飞来争食,韩擒虎冲单于作了个揖,便要射雕。只见他十步时撒马飞驰,二十步时搭弓,三十步时取箭,四十步时搭箭在弦,弓开如满月,五十步时返身回射,弦响箭出,两只大雕应声全落。原来擒虎这一箭射穿了前面一只雕的咽喉,又射中了后面一只雕的心脏,正所谓一箭双雕。单于与众人一见,禁不住交口称赞,心生佩服。韩擒虎趁势说道:擒虎只是稍微会一点弓箭而已,隋文皇帝驾前有一百二十个都尉,个个都是好手,比我不知要胜过几倍!

蕃王一听,吓得连忙下马,向南遥拜,口呼万岁。拜完又赐擒虎骏马名驹、糜鹿察香等物,表示臣服隋文皇帝。韩擒虎使命完成便辞别回国,又得了隋文帝许多奖赏不提。

过了不到一个月,韩擒虎忽然觉得心神不安,眼跳耳热,不知什么缘故。一天,他正在厅中闲坐,忽见地面裂开一条大缝,地下钻出一人,身披黄金恺甲,顶戴凤翅头盔,身长三丈,高声说道:我乃五道将军,昨夜三更奉天帝旨意,请将军去做阴司之主!

韩擒虎一听知道命该如此,就答应了,但要请三日假,以完后事,五道神却说现在阴司无主,不能耽搁。韩擒虎一听发了脾气,问道:你归何人管辖?

五道神说:

属大王您管辖。

韩擒虎便说:

既然如此,你不敬本王,在左胁下打一百铁棒!

五道将军一听,吓得汗流侠背,连忙说:不要说三日,就是三月也使得!

韩擒虎见他服了软,就让他先回去,说自己三日后到任。五道神这才隐去。

韩擒虎见神人已去,忙写了表章将此事上奏了隋文帝。隋文帝见表大惊,不知如何是好。韩擒虎答应如果隋文帝有难,他一定率阴兵相助,这才把隋文帝心神安祝隋文帝命满朝文武大宴三日,给韩擒虎饯行。

第三日宴饮之时,忽见两人乘一朵黑云而降,一人穿紫,一人着红,说是奉天曹、地府之命前来迎接大王。韩擒虎知时辰已到,便吩咐他们宴前等候,辞别了皇帝与满朝大臣,回到了自己府中。他叮嘱好妻子、儿女和全宅上下家人后,就躺到了床上。盖上锦被,不多时便仙逝去作阴司之主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