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陈家妖孽正文第一百九十九章因祸得福

2019.03.13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九十九章:因祸得福,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所谓内伤,远不像小说中那样武功全废内力全失那么严重,但虚弱一段时间遭罪一把是少不了的,泰戈的八极拳贴山靠很霸道,结结实实挨了一下的陈平能坚持到对手先倒下就已经不错,指望着他下一秒就能站起来生龙活虎说自己是小强在世,绝无可能。

昆明协和医院一间高级病房里,唐傲之面无表情的站在病床旁边,眼神冰冷,他身边樊帆王群李晶晶一大群老爷们全都沉默着不敢说话,陈哥在彦英大厦里被人打成内伤,这说出去的话也太讽刺了点,虽然最后罪魁祸首已经付出了生命代价,但对樊帆等人来说,这也是个不可忽视的耻辱,樊帆死死攥着拳头,整个人身体都有些轻微颤抖,脸色阴沉的可怕,他不觉得陈哥会怪他,但自己过不去心里那道坎,大胡子早就被他派人吊起来死死折磨,在彦英地位越来越不一般得樊哥明确放出话来,玩命折腾,但别弄死,留着给陈哥或者嫂子亲手解决。

“说说怎么回事。”唐傲之深呼吸一个,脸色重新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淡泊,她坐在病床边,头也不回的淡淡道,她的妖娆妩媚嬉笑怒骂是外人绝对看不到的风情,就像现在一样,虽然陈平昏迷不醒,但她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淡,听不出丝毫火气,身后一群大男人愈加惶恐,李晶晶咬了咬牙,站出来轻声道:“嫂子,这事是我的错,当时我反应慢了一拍,被那个冒牌将军给拖出,不然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唐傲之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起身来到一群人身前,看了看樊帆,继续问道:“你们当时在做什么?”

樊帆满脸的苦涩,有些自嘲无奈,张了张嘴,苦笑道:“我当时刚从外面回来,没有注意到茶馆里面的动静,带人赶过去的时候陈哥已经把人弄死了,嫂子,这事我有,你要怎么样,我没二话。”

“嘭!”

唐傲之脸色蓦然冰冷,一脚狠狠踹在樊帆的肚子上,身高将近一米八的樊帆登时倒飞出去,狠狠摔在墙上,捂住腹部全身剧烈颤抖,却死死咬着牙强忍着没有发出一声呻吟,对他来说,唐傲之这一脚虽然很重,但却踹的应该,自己的大意造成这种局面,没什么好解释的,樊帆心里没怨言,他咬着牙,强忍着腹部传来的钻心疼痛,轻轻呼吸,心里却觉得好受了点。

唐傲之表情默然,冷笑道:“没注意?你当你一句没注意就可以推卸不成?你这一下挨得该不该我懒得追究,现在陈平躺在这里,死不了,你要不服,等他醒了随时告我的状就是。”

樊帆咬着牙,额头上冷汗滚滚,却依然倔强着死扛着,他微微低头,沙哑道:“我服。”

唐傲之不在理睬他,只是不重不轻的扔下一句下不为例后重新坐到床边照顾陈平,樊帆靠着墙角坐下,轻轻喘息,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所有人心中震动,尤其是李晶晶这种根本没见过唐傲之出手的人物,那一脚实在让人惊艳,快捷迅疾,李晶晶自认自己身手不差,但跟刚才嫂子那一脚比起来,似乎还是差了不少火候,他悄悄咧了咧嘴,看了看嘴角已经缓缓渗出血丝的樊帆,摇头扔过去一包纸巾,在看唐傲之,眼神中已经带了一丝敬畏。

唐傲之没在医院停留多久,半个小时之后就起身离开,走前淡淡扫了一眼在王群的搀扶下已经站起来的樊帆,低声说了句照顾好他我晚上再来,樊帆连忙点头,声音沙哑道嫂子放心,这次我派人二十四小时守着陈哥,绝对不会在有任何意外发生,唐傲之点点头,问明了冒充泰戈的大胡子关押的地方,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呼。”

唐傲之走后,樊帆再也撑不住,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大口喘气,呲牙咧嘴,嘴角一丝血迹泉涌一般流出来,马上渗透黑色衬衫,于此同时,他一张本来算得上英俊的脸色也逐渐变得苍白起来,王群蹲下来,看着他轻声道:“要不要去给你查一查,在隔壁要一间病房,陈哥这里我们守着就好,出不了乱子。”

樊帆摇摇头给王群要了根烟,伸出袖子擦干净嘴角血迹后点燃,咧嘴道屁大点事,住个毛医院,没事,嫂子下手有分寸,一会休息下就好。

王群不在多说什么,将所有人赶出病房,就留下李晶晶樊帆和他三个人,守着陈平。

晚八点,唐傲之提着一个保温桶走进病房,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相貌清秀年纪大概在三十左右的懒散男人,他径直走到陈平面前,仔细看了看陈平的脸色后笑道:“弟妹用不着担心,这小子天生命硬,没这么容易留下后遗症,而且那个泰戈将军八极拳火候也不算变态,陈平这小子趟些日子就不会有事了,给你说个段子,陈平的大伯年轻的时候收拾过一个军队精英,一记贴山靠让那家伙躺了大半年的医院,那才叫彪悍霸道,泰戈这一下虽然不轻,但远没有那么严重,休息几天,保证能给你一个生龙活虎男人。”

唐傲之点点头,表情和缓了许多,坐到床边,下意识的握住了陈平的手,却没注意到张三千眼中那一闪而逝的笑意。

在陈家有着特殊地位大权在握的男人走到樊帆身边,看了看他,眼神有着点很隐晦的欣赏意味,他递给樊帆一根烟,笑道:“挨揍了?”

樊帆老实点点头,没反驳什么,他心里没怨言不假,但身上的疼痛依然很真实,而且这也不是装逼的时候,还是诚实点好。

“疼么?”

张三千还是笑眯眯的姿态,跟陈平有八分相似,只不过功夫更加炉火纯青一点而已,他看着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樊帆,笑问道。

樊帆点点头,又摇头苦笑,欲言又止。

“再给你次机会的话,你会不会还反应不过来,或者说,你应该怎么做?”张三千扔掉吸了两口的烟头,收敛笑容,突然淡淡问道。

樊帆没有丝毫犹豫道,森然道:杀了,有可能的话,再屠他全族。

张三千哈哈大笑,拍了拍樊帆的肩膀,道:“不怕死的话,跟我去金三角,我给你机会屠他全族。”

樊帆愣了一下。

“怕死?”张三千看着他,表情玩味。

“怕。”樊帆很光棍的笑道,“不过既然张哥愿意给我机会,如果不抓住的话,我岂不是白痴?”

张三千深深看了他一眼,含着深意笑道:“有志气,等我找你。”

然后他离开病房,背影懒散。

樊帆精神恍惚,似乎有点不适应张三千异常强大的干脆利落的作风,他回过头,正好看到王群跟李晶晶正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望着自己,樊帆嘿嘿一笑,脸上有点小得意,心里却有些复杂。

他喃喃自语道:“挨了嫂子一脚,难道还因祸得福了不成?”

..求红票..

小孩发烧的物理降温
小孩感冒流鼻涕
安稳血糖仪
怎么样治疗宫颈炎
风寒风热感冒治疗方法
Tags:
友情链接
云南生物谷产业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