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陈家妖孽正文第六十四章樊帆

2019.02.04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陈家妖孽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小舞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陈家妖孽全集阅读正文第六十四章:樊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陈平开着那辆相对笨重的陆地巡洋舰回到玫瑰湾小区的时候已经凌晨三点左右,打开门,一眼就看到在沙发上正襟危坐的唐傲之,陈平戏谑笑道:“怎么,是不是担心老公出事睡不着觉了?”

唐傲之淡淡扫了陈平一眼,虽然没什么表情,但眼神中松懈下来的神色还是让陈平心中一软,坐在她身边喝了口水淡淡笑道:“李梅跟李家那两兄弟怎么说?”

唐傲之伸出手将一撮头发捋到脑后,陈平趁机抓住她的手放在手心把玩,这妞的手很白,细嫩修长,就连从小到大见惯了美女的陈平也对这双手极为惊艳,闲暇无事的时候,他总是会拿着唐傲之的小手细细抚摸,还经常玩笑说等以后两人混不下去了就让她做去手模也不会饿死。每当这个时候,唐傲之都会回敬一个大大的白眼,的确,以她宁静淡泊的性子,要她去做手模的话还不如让她直接饿死的好。

对于陈平的动作,唐傲之并没有挣扎,顿了顿后淡淡道:“都肯低头了,今晚你那一手确实挺霸道,估计把他们吓得够呛,你刚走他们就表态了。”

看着某人还在细细把玩自己引以为豪的小手,唐傲之眉头皱了皱,也不管他有没有听进去,犹豫了下道:“你不觉得你今晚有些莽撞?”

陈平捏了捏她白嫩的手指,挑眉道:“怎么讲?”

“你杀了杨逍固然能震慑住李家兄弟跟李梅,让他们在你面前低头,但杨逍一直都是云南方面的棘手人物,我倒是宁愿让你放弃云南方面的情报跟财源,也不愿意让你得罪杨逍,现在他一死,李家在云南的黑道势力必将大乱,其中有些人为了坐上杨逍那个位子,难免不会找你麻烦。”唐傲之语气有些复杂,杨逍确实是个人物,李家将他放逐在云南十多年的时间,天知道他培养了多少势力,李夸父曾经多次打算向他下手,但一直有所顾忌,今晚陈平一刀捅的固然酣畅淋漓,但杨逍一死,背后牵扯出来的一系列人物必将会为难陈平,这种关键时期只要一步走错,云南这盘棋就很有可能有被人屠大龙的危险,这种时候,杨逍的死,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都不是好事。

唐傲之心中悄然叹息,云南一系列行动看似顺风顺水,可一旦暴露出一丝一毫,陈平就很可能寸步难行,这种时候他竟然还敢对杨逍动手,真不知道这个混蛋是怎么想的。

陈平停下手中的动作,皱眉道:“你的意思是杨逍在这些年里已经背着李家跟别的势力发生了交集?”

“没人能否认这点,不说这个,单就杨逍的自己在云南经营的黑道势力就足以让你头疼。”唐傲之越想越觉得这个混蛋今晚的突下杀手极为不明智,语气也多了些嘲讽。

陈平摸了摸鼻子,拿出拨了个号码之后淡淡道:“杨逍自己的势力翻不起多大风浪,不过你刚才的话倒是提醒了我,看来应该有必要防范一下别的方面。”

接通,陈平对唐傲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笑道:“周姐,一别多日,有没有想我?”

“什么事?”周舞阳略微冷淡的声音传了过来,看来是说话不方便,陈平看了看时间,发觉这个时间段确实不是打聊天的好时间,当下也没计较这娘们的语气问题,开门见山道:“帮我调查一下杨逍在云南是不是很其他家族有密切联系,有消息后尽快通知我。”

“知道了。”周舞阳淡淡说了一句,然后很直接的挂掉,一点都不给陈平面子。

“.....”

陈平拿着愣了半晌,才哭笑不得的骂了一声草,然后也不管时间直接一个又给李毅强打了过去。

出乎陈平意料的,几乎第一时间接通,然后传来李毅强的声音:“喂?”

“李叔,我是陈咬金。”陈平拿着,一副笑眯眯的姿态,语气听起来很和善。

那头很不出意料的沉默了几秒钟,似乎那边的人在纠结该怎么称呼陈平,叫咬金显然已经不太合适,最后李毅强纠结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哦,陈少,有什么事?”

陈平也懒得纠正李毅强的称呼,对这种必须要用威压强踩的人物在跟他客气就显得矫情了,而且,以他的身份这一声陈少也受得起,所以没过多客套,陈平很直接的问了跟刚才他问周舞阳一样的问题。

那头犹豫了一会,然后才说道:“这个事情前些日子夸父也让我查过,最近几年杨逍跟云南其他几股势力都有往来,周家,韩家,端木家族,还有金三角毒枭,都交往过密,但如果说真背着李家投靠谁,我现在还拿不出足够的证据,杨逍这个人平日里很狡猾,想抓住他的尾巴,不太容易。”

陈平冷笑:“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而已,李叔,继续查!麻烦了。”

那头李毅强顿时想起正在跟自己通话的人是今晚活生生捅死杨逍的疯子,猛的打了个冷颤,他语气也不自觉的恭敬了许多:“好的,我一有消息立刻通知陈少。”

在陈平满意的挂掉后,李毅强才如释重负,心中喃喃自语,看来确实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地位了,那个疯子交代的事情,必须要全力办妥。

一夜无话,表面平淡但心里有些不平静的陈平搂着唐傲之也没做啥事,想了半夜的心事在凌晨终于缓缓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陈平就被铃声吵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唐傲之已经起床,心里被吵得有些烦闷的陈平拿起,语气不善:“谁?”

打的人似乎也被陈平的语气吓了一跳,但犹豫了下,还是兴奋的道:“陈哥,我是樊帆,您交给我的事情已经搞定,杨逍留下来的势力到现在已经被我掌握大半,今晚跟兄弟们开个庆功宴,他们很想见见你,不知道您有空没?”

陈平错愕,似乎樊帆一晚上的时间就将杨逍的势力整合完毕有些出乎他意料,不过他也不是那种嫉贤妒能之辈,樊帆越出色他越高兴,人聪明点或者愚笨点都没什么,只要关键时刻别犯浑就行,透过,陈平依然能感受到樊帆那一股子兴奋忐忑紧张的情绪,虽然很有兴趣知道他是怎么才一晚上整合完杨逍的势力,但陈平依然不动声色的笑道:“好,给我个地点,晚上我过去。”

挂掉,陈平似乎也因为樊帆带来的消息而睡意全无,拿着,终于在那一排号码上储存了代表他开始重视的这个人的名字,。

樊帆。

廊坊憎水岩棉板价格厂家
二手卧螺离心机
膨润土垫厂家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混合痔治疗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制服 万能拉伸试验机 电子试验机 襄阳建筑资质代办 服装定做 激光冷水机 定制工服 东莞定做工作服 天门建筑资质 武汉建筑资质代办 疲劳试验机 定做工服 定做工作服 风冷式工业冷水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 中央电视台广告价格 医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