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暧光昧影正文第二百零五节悔恨的泪水

2019.02.04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零五节悔恨的泪水,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司徒雪吟被绑架之后,李枫安排的非常严谨,只有他自己,带着面罩通过变声器与司徒雪吟说过话。其他人一律下了封口令。当然,在李枫看来,司徒雪吟最后的下场将会非常悲惨。但是目前情况,李枫还需要司徒雪吟的‘配合’,演出一场完美的绑架戏。所以,一切待遇还是从优。

几次的尝试,司徒雪吟都没有成功,面对这些蒙面大汉,她连一点逃生的希望都没有。司徒雪吟也在等待,她知道‘绑匪’还需要她与家人通话,看来那是唯一的机会了。

在郊外那座雅致的院落中,大岛灵花也在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孙伴山这次来伦敦的目的,张松也没有隐瞒。大岛灵花知道他们是来对付李枫与谢尚可的。

司徒雪吟遭受绑架,大岛灵花也去酒店安慰了孙伴山一次。在谈话中,大岛灵花详细的询问了司徒雪吟被绑架的过程。

虽然身为女子,大岛灵花想的可与其他人不一样。在她看来,这么精密的绑架,绝对不是一般绑匪能做到的。但世界上哪个组织,会去绑架司徒家族的人?而且还要赎金?大岛灵花考虑了再三,觉得这不是一宗为了金钱而绑架的案例。排除了这个动机,那只有从司徒家族有恩怨的人中下手。

目前世界上,与司徒家族有恩怨的,都是几个势力也很强大的家族。他们绝对不会对司徒雪吟这么一个弱女子动手,那还不如去绑架未来的接班人司徒雷。

经过严密的分析,大岛灵花觉得只有两个人有可能。一个是迈克家族的欧文,也许是因爱生恨,对司徒雪吟下手。另外一个就是李枫,以大岛灵花对李枫的了解,知道他与孙伴山是水火不容。这种时刻,绑架或者杀害了司徒雪吟,对孙伴山可是双重打击。既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又要遭到司徒家族的报复。

大岛灵花心中有了眉目,但却没有告诉孙伴山等人。大岛灵花开始吩咐手下忍者,兵分两路全面监视欧文与李枫。赤军在欧洲立足多年,情报系统建立的非常庞大。李枫的住处再怎么隐密,还是被这些忍者找了出来。

通过一天的观察,大岛灵花越发认定是李枫干的。但是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她也不好向孙伴山等人公开。

“灵花小姐,李枫的住处防卫森严,我们只能远距离观察,但接近不了里边。至于司徒小姐是不是在那里,目前还没有确凿的消息。”

“通知咱们在伦敦所有的人,全部集中监视李枫的一举一动。”

“灵花小姐,我觉得这样做,对咱们并没有什么好处,您看~?”

大岛灵花寒着脸看了一下这位赤军在英国的负责人佐木,心中生起一阵不快。但随即大岛灵花又冷静下来,佐木虽然对她有点不敬,不过心情是好的,为的也是组织上的利益。

“佐木阁下,赤军在世界上,真正的朋友并不多,好多人只是利益关系才走到一起。大圈帮的兄弟,可以说是咱们赤军少有的真正朋友。既然连松二当家都亲自出马帮助孙伴山,说明他们之间关系绝非一般。

上次在中国,格桑袭击码头把孙伴山的十几名兄弟挂掉,这笔账孙伴山虽然不说,但心里一直也会是个疙瘩。所以,这次我要还他这个人情,而且还是个大人情。这事情成功的话,可谓一箭射三雕。不但孙伴山会感恩戴德,司徒家族也会对咱们另眼相看,而大圈也等于欠了咱们赤军的一份人情。以大圈帮的行为准则,他们绝对会为咱们赤军拼上一次,来偿还这次的情谊。”

佐木听完,对大岛灵花的分析也是十分的佩服,深深的鞠了一躬,“灵花小姐,刚才对您的冒犯,表示深深的歉意。有什么吩咐,您尽管下令。”

“佐木阁下,咱们都是一家人,对您的忠诚也我表示感谢。今晚,我就亲自探一下李枫的住所。”

“灵花小姐,这事情我坚决不同意。那里很危险,万一出了差错,我怎么给您父亲交代。”

“佐木,别忘记,我是一名上忍,不是什么弱女子。在忍者的格言里,没有退缩二字。”

在大岛灵花的坚持下佐木也不在说什么,只能同意下来。

冯伯发挥了司徒家族所有的力量,全力追查是什么人约的司徒雪吟。通过国际无线的调查,终于发现了那个叫马克的人。不过,令所有人失望的是,马克也一起失踪了。孙伴山所住的酒店总统套房,已经成了指挥中心。所有精密仪器都在运转着,大家都在等待着绑架者的。司徒家族在上次的中,就告诉了绑架者,如果要联系,就拨打这个号码。由老管家冯伯,全权处理此事情,不论多少钱,都会答应。

地下车库中,司徒雪吟看到那位蒙着面,嘴上带着变声器的男子又走了进来。雪吟心里一阵紧张,她知道自己等待的时刻就要到了。

“司徒小姐,现在我要与你家族的人通话,不过,需要你的配合。我们只是为了得到钱,没别的意思,但如果司徒小姐不合作的话,那我可不敢保证外面那些人,会不会冒犯你。”说这,蒙面男子拿出一部。

司徒雪吟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她知道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

蒙面男子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冯先生吗,我们要的现金,准备好了吗?~~好,司徒小姐非常安全,我这就叫她说句话。”

蒙面男子说着,把放到了司徒雪吟的耳边。

“冯伯,抓我的人是李枫。”司徒雪吟用很平静的声音说的这句话,但是却用的马来语。司徒雪吟不相信李枫这些人中,还有懂马来语的。司徒雪吟也不担心冯伯,他知道冯伯的老伴就是马来人,不可能他听不懂马来语。

蒙面人把拿了起来,但没有对着再说什么,露出的眼神中,却发出了歹毒的微笑。

“啪”的一个巴掌,蒙面人狠狠的打在司徒雪吟脸上,把司徒雪吟打的从椅子上滚了下去。

“臭丫头,别给我耍花样,不然这就叫你尝一下被十几个男人摧残的滋味。哼!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证你会生不如死。”

司徒雪吟嘴角上冒出了鲜血,从话语中,她明白了刚才只不过是场预演,根本不是真正的与冯伯通话。司徒雪吟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情况对方并不知道这句马来语的意思。要不然,就不是只打她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客厅中,蒙面男子恢复了本来面目,正是堂堂京城大少李枫。他现在所住的地方,是谢尚可的使馆区别墅。虽然谢尚可不是使馆人员,但身为外派高官,还是在这里买下了一套别墅。他们之所以敢把司徒雪吟大胆的放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安全性非常强。不要说是一般的伦敦警察人员,就是英国皇家特工也无权利来这里进行搜查。

“谢叔叔,那个丫头很狡猾,我看咱们要早点行动,要不然恐怕会夜长梦多。”李枫虽然不清楚司徒雪吟在里说的什么,但他可以肯定,司徒雪吟话里有问题。

谢尚可点了点头,“现在司徒家族几乎动用了在英国的所有力量,阿枫,咱们的计划,一定不能出现纰漏。上次的卡销毁了没有?”

李枫点了点有,上次与司徒家族联系的时候,他们是在移动的车上打的。李枫相信就算锁定位置,也查不出是什么人干的。

谢尚可拿出一部,“阿枫,用这部与司徒家的人联系。这是南斯伯爵私人卫星系统,不通过国际无线。司徒家族根本就无法跟踪这个频率的信号。他们住的酒店房间我已经派人查到,可以实施第一步计划了。”谢尚可考虑的比较多,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替李枫想了一遍。

酒店中,焦急等待的众人,终于等到了‘绑架者’的。

“快!启动所有的仪器,我尽量拖延时间,一定要锁定对方的位置。”冯伯听到玲声响起,赶紧吩咐着众人,因为这部的号码,只有绑架者知道。

“冯先生,我们要的现金准备的怎么样了?”

“现金已经按你们的要求准备妥当,全部是小钞,但我需要知道我家小姐是否安全。”

孙伴山等人,几乎屏住呼吸,一齐听着里的声音。

“冯先生放心,我们求的是财路,不想弄出人命。但是如果你们不按照我说的办,那就别怪我撕票了。”

“你们放心,如果放了我家小姐,司徒家族保证,绝对不会追究。”冯伯说的到是实话,不用司徒家族追究,孙伴山也不会放过绑架司徒雪吟的人。

里停顿了一下,里边传来司徒雪吟的声音。

“冯伯?是冯伯吗?~”

司徒雪吟这回学精明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场预演,想先听到冯伯的声音,哪怕是自己遭受非人的强暴,也要把真相说出去。但雪吟失望了,她只问了一声,就从耳边被拿走,并且嘴也立刻被另外一名大汉用手捂住。

“听到她的声音了吗,她很安全。交钱的地点我会另外通知你们,我再次警告你们,不要耍花样,不然别怪我们撕票。”说完,就被李枫挂断。他特别强调别耍花样,这也是为‘撕票’找一下借口。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以为,绑架者是生气有人要袭击他们,才进行了撕票。

孙伴山急的赶紧问道:“怎么样,锁定了没有。”

司徒家族的技术人员,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频率很奇特,根本就跟踪不到具体位置,但我能肯定,这个绑架者是在伦敦打的。”

孙伴山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这不是说废话吗,伦敦这么大,上哪去找人。

‘叮咚~!’正当众人要重新听一下录音,门铃声忽然响起。

阳子走到门口,对外看了一眼,把门打开。

“先生,大堂里发现一封信涵,上面写的是您的房间号。”说着,服务小姐把一封信涵交给了阳子。

服务小姐走后,文风与阳子反复检查了信涵,确认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把封口打开。

里面是打印出来的英文字体,这种打印在伦敦,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家庭都拥有。信件上的内容,是交钱的具体地点及时间。不过,不是在伦敦,而是在威尔士的弗林特郡。

当得知信件的内容后,众人经过商议,决定不管真假,还是应该把弗林特郡交易地点重重包围起来。冯伯当即决定,立刻购买十部车辆,用于这次的行动。哪怕是绑架者放了人,为了家族的面子,也绝对不能叫这些人活着。

冰冷的地下车库中,司徒雪吟再一次的哭泣起来。前几次的哭泣,大都是因为惊吓,但这一次,她却是悔恨的哭泣。司徒雪吟真后悔没有抓住机会,她如果当时再冒一次险,也许就能改变了整个事情的发展。现在看来,司徒雪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次机会。司徒雪吟这时候到觉得,自己死到没什么可怕,只是会牵连孙伴山。更有可能叫真凶逍遥法外,这一点是她最不可原谅的。

李枫与谢尚可,在客厅里正举杯相庆。计划已经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在发们掌控之中。英国的面积虽然不大,但他俩相信,这六处地点在一天的时间跑下来,最后得到的还是一具尸体,孙伴山那些人不疯也会差不多。

伦敦下起了蒙蒙细雨,使人的心情处在一种压抑感之下。不过,大岛灵花却十分喜爱这样的天气。

黑夜中,一道芊细的身影,象风中飘荡的幽灵一样,落在了别墅的二楼阳台之上。

上海电动球阀厂家
拦污漂厂家
星力9代代理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风热型风湿性关节炎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制服 万能拉伸试验机 电子试验机 襄阳建筑资质代办 服装定做 激光冷水机 定制工服 东莞定做工作服 天门建筑资质 武汉建筑资质代办 疲劳试验机 定做工服 定做工作服 风冷式工业冷水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 中央电视台广告价格 医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