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暧光昧影正文第二百零五节悔恨的泪水

2019-02-04 06:46:2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零五节悔恨的泪水,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司徒雪吟被绑架之后,李枫安排的非常严谨,只有他自己,带着面罩通过变声器与司徒雪吟说过话。其他人一律下了封口令。当然,在李枫看来,司徒雪吟最后的下场将会非常悲惨。但是目前情况,李枫还需要司徒雪吟的‘配合’,演出一场完美的绑架戏。所以,一切待遇还是从优。

几次的尝试,司徒雪吟都没有成功,面对这些蒙面大汉,她连一点逃生的希望都没有。司徒雪吟也在等待,她知道‘绑匪’还需要她与家人通话,看来那是唯一的机会了。

在郊外那座雅致的院落中,大岛灵花也在听着手下人的汇报。孙伴山这次来伦敦的目的,张松也没有隐瞒。大岛灵花知道他们是来对付李枫与谢尚可的。

司徒雪吟遭受绑架,大岛灵花也去酒店安慰了孙伴山一次。在谈话中,大岛灵花详细的询问了司徒雪吟被绑架的过程。

虽然身为女子,大岛灵花想的可与其他人不一样。在她看来,这么精密的绑架,绝对不是一般绑匪能做到的。但世界上哪个组织,会去绑架司徒家族的人?而且还要赎金?大岛灵花考虑了再三,觉得这不是一宗为了金钱而绑架的案例。排除了这个动机,那只有从司徒家族有恩怨的人中下手。

目前世界上,与司徒家族有恩怨的,都是几个势力也很强大的家族。他们绝对不会对司徒雪吟这么一个弱女子动手,那还不如去绑架未来的接班人司徒雷。

经过严密的分析,大岛灵花觉得只有两个人有可能。一个是迈克家族的欧文,也许是因爱生恨,对司徒雪吟下手。另外一个就是李枫,以大岛灵花对李枫的了解,知道他与孙伴山是水火不容。这种时刻,绑架或者杀害了司徒雪吟,对孙伴山可是双重打击。既失去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又要遭到司徒家族的报复。

大岛灵花心中有了眉目,但却没有告诉孙伴山等人。大岛灵花开始吩咐手下忍者,兵分两路全面监视欧文与李枫。赤军在欧洲立足多年,情报系统建立的非常庞大。李枫的住处再怎么隐密,还是被这些忍者找了出来。

通过一天的观察,大岛灵花越发认定是李枫干的。但是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她也不好向孙伴山等人公开。

“灵花小姐,李枫的住处防卫森严,我们只能远距离观察,但接近不了里边。至于司徒小姐是不是在那里,目前还没有确凿的消息。”

“通知咱们在伦敦所有的人,全部集中监视李枫的一举一动。”

“灵花小姐,我觉得这样做,对咱们并没有什么好处,您看~?”

大岛灵花寒着脸看了一下这位赤军在英国的负责人佐木,心中生起一阵不快。但随即大岛灵花又冷静下来,佐木虽然对她有点不敬,不过心情是好的,为的也是组织上的利益。

“佐木阁下,赤军在世界上,真正的朋友并不多,好多人只是利益关系才走到一起。大圈帮的兄弟,可以说是咱们赤军少有的真正朋友。既然连松二当家都亲自出马帮助孙伴山,说明他们之间关系绝非一般。

上次在中国,格桑袭击码头把孙伴山的十几名兄弟挂掉,这笔账孙伴山虽然不说,但心里一直也会是个疙瘩。所以,这次我要还他这个人情,而且还是个大人情。这事情成功的话,可谓一箭射三雕。不但孙伴山会感恩戴德,司徒家族也会对咱们另眼相看,而大圈也等于欠了咱们赤军的一份人情。以大圈帮的行为准则,他们绝对会为咱们赤军拼上一次,来偿还这次的情谊。”

佐木听完,对大岛灵花的分析也是十分的佩服,深深的鞠了一躬,“灵花小姐,刚才对您的冒犯,表示深深的歉意。有什么吩咐,您尽管下令。”

“佐木阁下,咱们都是一家人,对您的忠诚也我表示感谢。今晚,我就亲自探一下李枫的住所。”

“灵花小姐,这事情我坚决不同意。那里很危险,万一出了差错,我怎么给您父亲交代。”

“佐木,别忘记,我是一名上忍,不是什么弱女子。在忍者的格言里,没有退缩二字。”

在大岛灵花的坚持下佐木也不在说什么,只能同意下来。

冯伯发挥了司徒家族所有的力量,全力追查是什么人约的司徒雪吟。通过国际无线的调查,终于发现了那个叫马克的人。不过,令所有人失望的是,马克也一起失踪了。孙伴山所住的酒店总统套房,已经成了指挥中心。所有精密仪器都在运转着,大家都在等待着绑架者的。司徒家族在上次的中,就告诉了绑架者,如果要联系,就拨打这个号码。由老管家冯伯,全权处理此事情,不论多少钱,都会答应。

地下车库中,司徒雪吟看到那位蒙着面,嘴上带着变声器的男子又走了进来。雪吟心里一阵紧张,她知道自己等待的时刻就要到了。

“司徒小姐,现在我要与你家族的人通话,不过,需要你的配合。我们只是为了得到钱,没别的意思,但如果司徒小姐不合作的话,那我可不敢保证外面那些人,会不会冒犯你。”说这,蒙面男子拿出一部。

司徒雪吟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她知道这也许是最后的机会。

蒙面男子拨通了一个号码,“喂,冯先生吗,我们要的现金,准备好了吗?~~好,司徒小姐非常安全,我这就叫她说句话。”

蒙面男子说着,把放到了司徒雪吟的耳边。

“冯伯,抓我的人是李枫。”司徒雪吟用很平静的声音说的这句话,但是却用的马来语。司徒雪吟不相信李枫这些人中,还有懂马来语的。司徒雪吟也不担心冯伯,他知道冯伯的老伴就是马来人,不可能他听不懂马来语。

蒙面人把拿了起来,但没有对着再说什么,露出的眼神中,却发出了歹毒的微笑。

“啪”的一个巴掌,蒙面人狠狠的打在司徒雪吟脸上,把司徒雪吟打的从椅子上滚了下去。

“臭丫头,别给我耍花样,不然这就叫你尝一下被十几个男人摧残的滋味。哼!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再有下次,我保证你会生不如死。”

司徒雪吟嘴角上冒出了鲜血,从话语中,她明白了刚才只不过是场预演,根本不是真正的与冯伯通话。司徒雪吟暗暗的松了口气,看情况对方并不知道这句马来语的意思。要不然,就不是只打她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客厅中,蒙面男子恢复了本来面目,正是堂堂京城大少李枫。他现在所住的地方,是谢尚可的使馆区别墅。虽然谢尚可不是使馆人员,但身为外派高官,还是在这里买下了一套别墅。他们之所以敢把司徒雪吟大胆的放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安全性非常强。不要说是一般的伦敦警察人员,就是英国皇家特工也无权利来这里进行搜查。

“谢叔叔,那个丫头很狡猾,我看咱们要早点行动,要不然恐怕会夜长梦多。”李枫虽然不清楚司徒雪吟在里说的什么,但他可以肯定,司徒雪吟话里有问题。

谢尚可点了点头,“现在司徒家族几乎动用了在英国的所有力量,阿枫,咱们的计划,一定不能出现纰漏。上次的卡销毁了没有?”

李枫点了点有,上次与司徒家族联系的时候,他们是在移动的车上打的。李枫相信就算锁定位置,也查不出是什么人干的。

谢尚可拿出一部,“阿枫,用这部与司徒家的人联系。这是南斯伯爵私人卫星系统,不通过国际无线。司徒家族根本就无法跟踪这个频率的信号。他们住的酒店房间我已经派人查到,可以实施第一步计划了。”谢尚可考虑的比较多,几乎每一个细节都替李枫想了一遍。

酒店中,焦急等待的众人,终于等到了‘绑架者’的。

“快!启动所有的仪器,我尽量拖延时间,一定要锁定对方的位置。”冯伯听到玲声响起,赶紧吩咐着众人,因为这部的号码,只有绑架者知道。

“冯先生,我们要的现金准备的怎么样了?”

“现金已经按你们的要求准备妥当,全部是小钞,但我需要知道我家小姐是否安全。”

孙伴山等人,几乎屏住呼吸,一齐听着里的声音。

“冯先生放心,我们求的是财路,不想弄出人命。但是如果你们不按照我说的办,那就别怪我撕票了。”

“你们放心,如果放了我家小姐,司徒家族保证,绝对不会追究。”冯伯说的到是实话,不用司徒家族追究,孙伴山也不会放过绑架司徒雪吟的人。

里停顿了一下,里边传来司徒雪吟的声音。

“冯伯?是冯伯吗?~”

司徒雪吟这回学精明了,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又是一场预演,想先听到冯伯的声音,哪怕是自己遭受非人的强暴,也要把真相说出去。但雪吟失望了,她只问了一声,就从耳边被拿走,并且嘴也立刻被另外一名大汉用手捂住。

“听到她的声音了吗,她很安全。交钱的地点我会另外通知你们,我再次警告你们,不要耍花样,不然别怪我们撕票。”说完,就被李枫挂断。他特别强调别耍花样,这也是为‘撕票’找一下借口。到时候,所有的人都会以为,绑架者是生气有人要袭击他们,才进行了撕票。

孙伴山急的赶紧问道:“怎么样,锁定了没有。”

司徒家族的技术人员,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频率很奇特,根本就跟踪不到具体位置,但我能肯定,这个绑架者是在伦敦打的。”

孙伴山有一种想掐死他的冲动,这不是说废话吗,伦敦这么大,上哪去找人。

‘叮咚~!’正当众人要重新听一下录音,门铃声忽然响起。

阳子走到门口,对外看了一眼,把门打开。

“先生,大堂里发现一封信涵,上面写的是您的房间号。”说着,服务小姐把一封信涵交给了阳子。

服务小姐走后,文风与阳子反复检查了信涵,确认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把封口打开。

里面是打印出来的英文字体,这种打印在伦敦,几乎百分之八十的家庭都拥有。信件上的内容,是交钱的具体地点及时间。不过,不是在伦敦,而是在威尔士的弗林特郡。

当得知信件的内容后,众人经过商议,决定不管真假,还是应该把弗林特郡交易地点重重包围起来。冯伯当即决定,立刻购买十部车辆,用于这次的行动。哪怕是绑架者放了人,为了家族的面子,也绝对不能叫这些人活着。

冰冷的地下车库中,司徒雪吟再一次的哭泣起来。前几次的哭泣,大都是因为惊吓,但这一次,她却是悔恨的哭泣。司徒雪吟真后悔没有抓住机会,她如果当时再冒一次险,也许就能改变了整个事情的发展。现在看来,司徒雪吟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次机会。司徒雪吟这时候到觉得,自己死到没什么可怕,只是会牵连孙伴山。更有可能叫真凶逍遥法外,这一点是她最不可原谅的。

李枫与谢尚可,在客厅里正举杯相庆。计划已经开始,所有的事情都在发们掌控之中。英国的面积虽然不大,但他俩相信,这六处地点在一天的时间跑下来,最后得到的还是一具尸体,孙伴山那些人不疯也会差不多。

伦敦下起了蒙蒙细雨,使人的心情处在一种压抑感之下。不过,大岛灵花却十分喜爱这样的天气。

黑夜中,一道芊细的身影,象风中飘荡的幽灵一样,落在了别墅的二楼阳台之上。

上海电动球阀厂家
拦污漂厂家
星力9代代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