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暧光昧影正文第三十九节别有洞天

2019.02.04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暧光昧影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破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暧光昧影全集阅读正文第三十九节别有洞天,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第三十九节别有洞天

刺眼的手点光照在孙伴山的眼睛上,到了这份上,孙伴山只能怪老天没开眼,或者是自己流年不利。废了半天的力气,自己还差一点被河水呛死,忙来忙去,结果三人弄的一身狼狈不堪,到了还是被人家发现。

“跑啊,你他妈的再跑啊,今天我非弄死你不可。”这几个绑匪也比孙伴山三人好不到哪里去,扶着墙壁气喘嘘嘘的骂着。

“我说几位,你们犯的上这么拼命吗?我孙伴山是招你惹你了?有本事你们去劫几个当官的或者有钱的主,干什么和我这老实巴脚的人过不去。难道说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孙伴山也不知道是在责怪老天还是在责怪这几个人。

“这都怪你小子锋芒太露,得罪了同行。”一个刚进来的家伙说道。

“不说话能憋死你啊。”绑匪中的老大,不满的说了一句。

但就这一句话,孙伴山和阿彩月月,就听出来幕后的主使是谁。在他们同行中,除了京城化妆品界的四大公司,其他人恐怕还没这个本事。

几名绑匪一步一步的向孙伴山走近,而孙伴山抱着阿彩和月月,也一步一步的后腿。虽然知道这是徒劳,但也希望哪怕蹦出只猛虎来也好,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小子,今天你就是跑到美国白宫,老子也要把你揪出来。”

一个绑匪话还没说完,忽然间,眼前就失去了孙伴山三人的身影。几个人一愣神,突然无数只蝙蝠‘吱吱’怪叫着飞了出来。

几个人吓的赶紧护住头脸,等蝙蝠飞的差不多的时候,才举起手点筒看看什么情况。

原来孙伴山的身后,是一个两米见方的深洞,刚才的蝙蝠,就是从深洞中飞出来的。

“大哥,这小子估计是完了,这洞根本照不到底。”一个家伙趴在洞边,拿着手电往底下照着。

“操!死了也比跑了强,这是他们自找的。妈的,临死还有俩美女陪着,算他小子走运。”

绑匪中的老大,也伸头看了看深不见底的黑洞,这才放心。作为绑架,死了那就死无对证。如果跑了的话,那黑白两道都不会放过他们。

当孙伴山身体悬空的那一刹那,三个人都是一惊。孙伴山心说这下完了,估计自己不粉身碎骨也得四分五裂。阿彩和欧阳月虽然害怕,但两个女孩子都没发出一丝的惊叫。她们觉得,这样的死法,可能是最好的结局。

这深洞的洞壁上,悬挂着数以万计的蝙蝠,由于孙伴山三人的打扰,这些蝙蝠怪叫着飞了起来。

三个人幸运的都没死,洞底是一条地下河,河水流动的很缓慢,三人落水的声音,被蝙蝠的怪叫声所掩盖。

这地下河与外面的河水不一样,水很清澈还不刺骨,虽然孙伴山照样喝了几大口,但感觉还有点甘甜。

三个人幸运的获得了新生,既紧张又兴奋,阿彩和欧阳月一边踩着水一边扶着孙伴山,怕这位‘塘’里小白龙淹死。三个人谁都不敢说话,怕被上面的绑匪听见。

在山洞中,说话的声音会传的很远,一直到上面没了动静,三个人才松了口气。

这地下河中,到不象山洞里那么黑暗。从另外一个方向,有个半米见方的山洞直通山顶,月光顺着山洞直照在水面上,泛起层层鳞光。

借着月光,欧阳月发现一处落脚的山石,阿彩和月月拉着孙伴山奋力的游了过去。

“阿彩,月月,你俩没受伤吧。”刚爬上山石,孙伴山赶紧关心的问了一句。

从落水之后,三个人谁都没说话,孙伴山一开口就问两人有没有受伤,阿彩和月月心里又是甜蜜又感到温馨。

“半仙,我没事。”

“我也没事,只是在山上跑路的时候,把脚刮伤了,问题不大。”月月也跟着说道。

“亲娘俫,这可就放心了。我说什么来着,好人就会有好报,想我孙伴山长的这么慈眉善目,要是弄个英年早逝那真没天理了。”刚脱离魔爪的孙伴山,觉得自己无比的幸运,这么高的山洞竟然没死。

“切,你不是说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吗。”阿彩奚落了孙伴山一句。

“不懂了吧,我这是修福修来地,和那个祸害是两个概念。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来,我孙伴山上辈子肯定干了不少好事。估计是天天扶老太太过马路,没准还捡到过一分钱,竟然还交到了警察叔叔的手里面。”孙伴山的幽默也使阿彩和月月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别贫嘴了,虽然逃离魔爪,但怎么出去还是个问题。”欧阳月看着壁顶的山洞,这么高的距离,她们三个想上去,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月月,这不用急,到天亮以后,我们只要不停的大喊,外面总有人能听到吧。有首诗说的好,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就有自行车。”

在这种环境中,孙伴山这样的‘大文化’人,还真起到了缓解压力的作用。压力一缓解,孙伴山才感觉浑身都有点酸痛。

这山石上地方很小,三个人挤在一起,孙伴山活动一下手脚,看了一眼阿彩和月月。

这一看可不得了,孙伴山发现月月的小短裙紧贴在身上,修长的大腿裸露在外面。阿彩更是诱人,竟然只穿了一条小内裤,上身衣服也紧贴着身体,模特身材的阿彩,在泛起的月光中宛如一条美人鱼,看的孙伴山眼睛都直了。

“半仙,这次的事情是杨新华他们干的,出去后咱们绝对不能放过他们。”欧阳月气愤的说道。

“别提那几个王八蛋,出去后老子先狠狠的揍他们一顿,然后再判他们死刑。阿彩,你说能不能判个死刑。”孙伴山恶狠狠的说道。

“一定要把这些恶人送进监狱!”阿彩表情很冷静的说道。

“半仙,你的衣服都湿透了,脱下来把水拧干,晾一晾吧。”阿彩摸着孙伴山的湿衣服,感觉很不舒服。

“对对,说的很正确,我看你俩也脱下来,大家一起晾。不然的话,生病了那可不好。”

孙伴山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这到正合他意。其实孙伴山也只是说说,他到没想到阿彩真的把上身的小短衫脱了下来。阿彩觉得,自己反正都这样了,也不在乎多脱一件,只穿三点式的阿彩,根本没在乎孙伴杀那炽热的目光。月月看到阿彩真的脱下上衣,想了想,她也跟着脱了下来。这湿衣服贴在身上也确实难受,在加上两个女孩子现在都对孙伴山有了爱意,也不想在对方面前示弱。

孙伴山看的鼻血都要流了出来,悄悄的把手伸开,揽在阿彩和月月的腰上。这山石本来地方就窄,孙伴山也是手到擒来。

“半仙,不~不许胡思乱想。”阿彩感觉孙伴山有点发烫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红着脸说了一句。

“听见了没有,不然叫你下去凉快凉快。”月月也跟着说道。

两个女孩子虽然是这样说,但谁也没把孙伴山的手推开。

孙伴山也不说话,他现在心里到有点感激这几个绑匪了,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哪能享受到这种艳遇。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孙家几代都是单传,这一下子来了两个大美女,万一每人生个一男半女的,那也算对的起祖宗了。阿彩和月月又不是李芸,很容易搞定。如果这样的机会再不下手,那以后叫我孙伴山如何去面对列祖列宗。

想到这,孙伴山内心里充满了欲火,决定今晚就把阿彩和月月生米做成熟饭,到时候她俩不同意嫁给他也不行了。至于谁当老婆谁当情人,那可就不是他考虑的范围。

揭阳建筑用网公司
小面培训
二手叉车价格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前列腺增生排尿痛怎么办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制服 万能拉伸试验机 电子试验机 襄阳建筑资质代办 服装定做 激光冷水机 定制工服 东莞定做工作服 天门建筑资质 武汉建筑资质代办 疲劳试验机 定做工服 定做工作服 风冷式工业冷水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 中央电视台广告价格 医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