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言情

把校花打包带走正文418高小凡在哪里

2019.02.04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把校花打包带走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原地踏步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把校花打包带走全集阅读正文418高小凡在哪里,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418高小凡在哪里

老爷子呵呵一笑,说:“做的不错,很干净。小凡没有看错你。”

“多些老爷子夸奖。”

余小沙说:“我们都是按照陛下的部署,直接行动就好,一切都是陛下运筹帷幄。”

“这些话留着给我孙子说吧。”

老爷子哈哈一笑,说:“你们相处的时间长,相互之间也比较了解。有些话,我想先给你说说,希望你也能从侧面劝劝小凡。”

余小沙立刻谨慎起来,慢条慢理的回答说:“老爷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一定向陛下汇报。”

“你不用紧张,小凡的这次行动没错,他不做,我也会做,这个事情本身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现在你们已经扫荡了四个城市了,差不多了。郭家要繁荣昌盛,那就需要一个稳定和平的环境,你们这样继续扫荡下去的话,很容易造成恐慌,到时候就不是出气的问题,而是给国家添麻烦的问题了。”

老爷子顿了顿,说:“我有一个想法,这个事情,到此结束吧,不要再继续下去了。一旦是把事情的态势扩大化了,大家都不好收场,你说是不是?我的意思呢,你也不要给小凡非常正式的汇报,说是我说的或者什么,就以你的口气,给小凡提提意见,旁敲侧击一下,你看好不好。”

“呃……老爷子,这个事情,我恐怕不行。”

余小沙扭扭捏捏的说:“不是我不去做,而是……而是按照陛下的意思,我们的扫荡行动已经结束了。”

老爷子一怔:“结束了?”

余小沙说:“是啊,陛下的意思就是象征性的扫荡一下这四个城市,让老宋家的人知道她不高兴,也就可以了,不需要在这个问题上折腾的太久,没什么意思。”

老爷子呆愣半晌,忍不住一笑,说:“看来我还是小看小凡了,没想到他能够在盛怒的情况之下,还能保持这样的一份冷静,不错不错。”

他又问:“那你们回平阳了?”

余小沙说:“是的,我带人在回平阳的路上。小少爷说,对老宋家的报复结束之后,老宋家势必不可能老老实实的白挨打,搞不好会来一次反袭击,所以,让我们所有人尽快撤回,保护好国太的所有产业,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老爷子下意识的点点头,对高小凡的这个安排和部署,感觉非常满意,又问:“那这样小凡就在你身边吧,呵呵,你看他干什么呢?让他跟我说说话吧。”

余小沙说:“老爷子,陛下没跟我在一起。”

老爷子眉头一皱:“没跟你在一起?”

余小沙说:“是的,做好了这边的全程安排之后,陛下就已经秘密的回平阳去了。所以我们现在是单独的撤回去。”

老爷子更是有些疑惑,问道:“你们在这边应该是最紧急的状况吧,小凡怎么就单独回去了?平阳市那边有事?”

余小沙说:“这个我不清楚,不过陛下的意思是,老宋家虽然是主谋,但是从犯还有不少,他说从犯也应该付出足够的代价。”

他说的这个意思,老爷子打心眼里是感觉没错的,只是想不明白,老宋家这一次招惹高小凡,从犯就两家,一家嵩山宗,一家地下世界的某地。

地下世界这个事情不好说,毕竟在老爷子的印象之中,是有去无回的一个地方,高小凡想要跟地下世界的人过不去,只能是等在地上世界,发现地下世界来人的时候,才能够出出气,而如果高小凡准备找嵩山宗麻烦的话,他应该是留在登封市才对,毕竟嵩山宗就在登封市的北郊,高小凡怎么回平阳市了呢?

挂断了余小沙的之后,老爷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赵七叔,疑惑的嘟囔道:“小凡居然回平阳市了?他还说要让从犯付出代价?”

赵七叔何等聪颖的人物,哪能不知道老爷子的心里想些什么,也跟着疑惑的说道:“这个不对吧?回平阳市,那不是回到咱们自己的地盘了?”

老爷子皱着眉头,眨眨眼睛,最终还是没忍住,直接给高小凡打了一个,谁知道,根本无法接通。

这更是奇怪的一件事情了,尽管爷孙两个一直不曾见过面,但是还是通过几次的,而且基本上还都是老爷子打给高小凡,在以前的时候,无论什么样的时间给高小凡打,高小凡的总是开着的,还真是没有过无法接通的时候。

这让老爷子的心中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不祥预感。

不能说是因为高小凡的无法接通,就意味着高小凡出了什么事,但是老爷子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在平阳市肯定是有一些什么样的事情,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那一种让人心里安宁祥和的稀稀拉拉的雨声彻底消失掉了,窗外的阳光再一次出现,照射在那些还有雨滴挂着的树叶上,反射着经营的光芒,让老爷子的心中有一种抑制不住的焦躁。

他负着手,在房间里面踱来踱去,踱了几十个圈子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把交给赵七叔,说:“给我接苏旌扬”

……

……

苏旌扬原本是郭家世世代代的侍卫,原本是跟随在高小凡的爸爸郭太皇身边的人,只是十八年前因为郭太皇出事,苏旌扬才与郭家断了联系,一直隐身于野。

直到去年高如楼身死,高小凡的身份彻底的浮出水面的时候,苏旌扬才再一次的回到了郭家的视线之中。

不过,跟郭小凡一样,苏旌扬以及另外一位施敢当,明显的对郭家这边有着一些意见,所以,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不曾回过郭家京华的总部,更加没有和老爷子联系过。

然而,老爷子知道,苏旌扬也好,高如楼也好,现如今都是和高小凡关系尤为紧密的人,所以,老爷在猜测着,高小凡的一些事情,苏旌扬和施敢当应该是知道的。

只是因为施敢当现在是和郭家旁支的十七妹在一起,老爷子估计着高小凡在施敢当的面前或许还是会有些小小的抵触和防备,很多事情不一定有苏旌扬知道的清楚,所以才让赵七叔拨通苏旌扬的。

苏旌扬的铃声足足响了几十秒之后,才终于接通,赵七叔对苏旌扬说:“小苏你好,我姓赵,你赵七叔。”

苏旌扬用尽可能平淡的声音回答说:“赵七叔您好,好久没有联系,您身子骨现在还好吗?”。

赵七叔呵呵一笑,说:“托你的福,一切都好。这是老爷子让我把你打通的,你稍等一下,老爷子和你说话。”

老爷子接过他手中的,呵呵笑了笑,说:“小苏,好多年不见,你也不来看看我这把老骨头?”

“老爷子言重了,实在是去年受了很重的伤,现在在家休养,哪里都出不去,不然的话,早就去给您老请安了。”

苏旌扬毕竟是郭家的老人,现在听见老爷子的声音,稍稍有些激动,说:“老爷子,咱们院里的那颗海棠早就开花了吧,我还想着以前离开的时候,它们是刚种下去呢。”

老爷子笑了,说:“小凡都十八岁了,那些树自然是早就开花了。”

“是啊,一转眼,我也快成老头了。”

苏旌扬苦笑着,说:“等小凡回来吧,他不是说准备去一趟京华吗?到时候我看看情况,只要允许,一定跟着一起过去,看望您老人家。”

“那我等你一起看海棠花。”

老爷子很自然的转换了口风,又问:“对了,我刚刚给小凡打,他的无法接通,你知道小凡在哪里吗?是不是信号不好?”

苏旌扬说:“他出去了,那里不是信号不好,是压根没有信号,在地下数千英尺的地方,是不可能有信号的。”

“地下数千英尺?”

老爷子起初对这个概念还有些模糊,但是随即脸色大变,问道:“你说小凡去了地下世界?”

“是的,小凡这一次部署完在山南省对老宋家的打击报复之后,就回平阳市准备了一下,接着就去地下世界了。”

苏旌扬说:“他早就预料到您可能会打过来,所以也跟我说了,如果老爷子您想问什么,就直接如实回答。”

“如实回答有个屁用?”

老爷子有些火,跺了跺脚,说:“小苏,你应该多多少少的知道一些啊,地下世界那个地方,是有去无回的,这么多年来,咱们老郭家也没少朝着地下世界送人,你什么时候见他们回来过?那是因为根本回不来小凡这一去,这……”

他嘴巴哆嗦着,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咱们的人去了之后回不来吗?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事。”

苏旌扬也有些意外了,说:“不过好像不是吧,前一段时间小凡那去过地下世界了,也一样平平安安的回来了啊?”

老爷子脸色大变,反问道:“他已经去过,然后又回来了?”

418高小凡在哪里

水泵减振器
云南方管厂家公司
聚氨酯复合板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儿童打喷嚏怎么缓解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制服 万能拉伸试验机 电子试验机 襄阳建筑资质代办 服装定做 激光冷水机 定制工服 东莞定做工作服 天门建筑资质 武汉建筑资质代办 疲劳试验机 定做工服 定做工作服 风冷式工业冷水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 中央电视台广告价格 医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