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午夜镇中之血色玉簪

2019-03-11 21:20: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晚上睡不着觉?看午夜镇中之血色玉簪啊!故事大全鬼故事栏目分享短篇鬼故事,恐怖鬼故事,长篇鬼故事,校园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等短篇恐怖鬼故事大全,让鬼迷们在鬼故事中寻找乐趣

那件事情使东阳在恐荒中度过了初三。

事情大概是这样的:一零年,东阳转学到了镇中,一所有些破旧的学校。学校后面是一片阴湿的树林,有几堆孤零零的坟头。东阳被安排在了初三5班,并很快融入了这个集体。

那是4月4日的晚上,因为看班里老师不在,所以上晚自习的学生有一大半没有来。教室里只有七八个学生,使教室的气氛显的有些冷清。这时大和提议:要不,我们来讲鬼故事吧。“好啊,好啊”几个男生开使起哄。班里的同学被我们叫来,围成了一个圈。班长还把教室的灯给关了。大和清了清嗓子,然后用阴森森的声音说:事情发生在我们学校,那时初三5班有两个美丽的女孩子,她们是学校里公认的尖子生,倩和雅。4月4日的晚上,宿舍管理员老安见404宿舍的门是半开着的,便纳闷的走到门前喊了声:有人没!没人应。他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应!这时,四周显得十分鬼异!借着惨白的月光,老安便巍巍搀搀的走到门前……老安一狠劲、用力的拉开了那扇宿舍门!然后只听一声撕扯心扉的尖叫“啊!

午夜镇中之血色玉簪

!”老安拉开门,抬头一看:迎来的是倩泛白的双眼,一双没有任何光彩的眼,瞳孔放大,眼角遗留着血痕!仿佛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倩就吊在宿舍的大梁上!奇怪的是她身上竟然穿着一件血迹斑斑的衣服。衣服上散发着浓浓的腐尸味。隐约可见是一件古代旗袍!更离奇的是她手中竟然握着一支血色玉簪!倩悬空的脚下面用紫红色的液体写着:还我碑来!老安尖叫一声“啊!!!”便直接晕菜!

故事说到这里,几个胆小的女生嘴唇已然吓的发白。不知觉间圈子围的是越来越紧!韦豪纳闷的说“大和!你讲故事也不要拿我们404宿舍开刀啊!”东阳和张勋赶紧附和道“是啊!是啊!你应该拿张霞她们的306宿舍开刷”说完一阵嘿嘿奸笑!顿时迎来同是306宿舍的陈维的白眼。“你俩皮痒了是不?小心霞姐回来收拾你们”他们嘿嘿干笑了声,也不说话了。大和阴森森的笑道“嘿嘿,怎么?你们害怕啦!”东阳不屑的说“切、小孩子家的故事,你继续说。”大和也不回答,便又用他那有些欠揍的阴森森的声音讲了起来…

事后,警方到镇中调查这件离奇死亡的案子。据说倩不是上吊窒息而死!确切的死亡原因是后脑梢的一个小拇指粗的孔洞。像是被什么钝器生生戳出来的,孔洞四周血肉一片模糊,脑腔中脑浆已经流尽!探员们将地上的字体取样调查,结果竟然是由脑浆和血液的混合写的!于是,探员们推测这是一件凶杀案!凶手应该跟被害者有什么仇怨,以至于杀死倩后还要把她吊在梁上!关于这件案子的几件线索:那句还我碑来、那支血红玉簪、那件散发着浓浓腐尸味的破烂古旗袍…这三件线索使的探员们摸不着头脑,似乎这件案子自调查以来就到处透着诡异!故事大全鬼故事_

“听说这所学校以前是一处乱葬冈,莫非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干的”赵意探员开始天马行空起来。想到这里,几个探员不襟心里发毛。于是赶快离开这个诡异之地。因为这件案子没有任何头绪,便被暂时搁浅了…“不是吧,结局就这样!也不怎么恐怖吗?”许娅做了个惊讶的表情说。“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大条啊”东阳亨了声。“切,那你抖个屁啊”许娅不屑的道。“我…我皮痒不行啊”朱威冷不丁的冒出了这句话,顿时引的大家一阵欢笑,缓解了紧张的气氛…安静一下,我还没讲完呢”大和压了下手说。室内顿时安静下来,气氛又再次凝固下来…

镇中总算暂时平静了下来,但是!4月14日,距离倩凶杀案十天后!宿舍管理员老安被发现死在一间宿舍的门前,正是404室!!!老安的尸体面部表情显的十分惊恐!双目凸出眼匡,瞳孔放大,面色铁青,脑门处有一小拇指大小的孔洞,但竟然没有脑浆流出!事后,经调查,老安的死因被定为:因惊吓过度而导致心脏病发至死!但那个孔洞又怎么解释!最后不由联想到倩的死因:后脑梢的那个孔洞…想到这点,事情不由变的更大条啦!如果猜想成立的话,那么这便是一件连环凶杀案!而且未知的凶手异常残忍,死者倩脑浆流尽,凶手还将脑浆混合血液写出“还我碑来”,最后又将尸体吊起!死者老安心脏病发死后,脑门又被叉一小孔,脑浆流尽,但却没发现任何脑浆的痕迹,就这样不翼而飞了。由于老安凶杀案也没有什么线索,便又被搁浅了。镇中十天内死去两个人,搞的人心煌煌的!校长迫于压力,决定放假两星期,对学校进行整顿。

故事说到这里,大和又停了下来。“靠,不要老停顿,吊我胃口啊!”韦豪不襟暴了句粗口。大和鄙视的看了韦豪一眼“这件事可是真的,不过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校长请了一个道士在我们学校施了法才将这件怪事压了下来”东阳看了看大和“那道士怎么施法的?”“额,十几年前的事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听说他将一块石碑镇在了学校后面的坟地里,然后怪事就消停了。”东阳指着大和说“不会是昨天被校长卖掉的那块石碑吧,听说是什么古庙碑!”“可能是吧,我也不清楚。”“有啥好大惊小怪的。”韦豪鄙视的说“你懂啥,如果石碑真的被卖了,那事情可就大条了。”“哈哈哈哈,东阳你也太胆小了吧,这只是一个故事,那有什么鬼的。”“但愿吧!”东阳叹了声气,望向了自己胸口挂着的一支玉色玉簪。

午夜镇中之血色玉簪,吓到你吗?快把这篇故事分享给您的亲人朋友哦!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