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言情

无头尸案

2019-03-28 20:31: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络阳城里出了件大事,一老汉在树林里发现一具无头尸体。吓得老汉面色暗然,随即便报了官。半个时辰以后,老汉便带着一群官差来到了案发现场。

这片树林离城不远,但附近却无人居住,只因为这树林有一个很奇异的名字:鬼林。知县大人亲临现场,昂首扩步的走向那具尸体。这里的知县姓蔡,人称蔡青天。青天大人不知审过多少件案子,破过多少件命案。蔡大人用块布后住鼻子,仔细视察着横卧在地上的尸体。尸体满身是血,衣裳却完好无损,也并无打斗过的痕迹。全部人就好像安静的睡着了一样。让知县想破脑袋的是项上的人头为什么会不见。要知道,如果没了项上这颗人头,便无从判断死者是何人,是何方人士。这样便使案情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现场已是人山人海,都是些来看热烈的百姓,有人在一旁议论纷纷:“会不会真的有鬼啊,死在鬼林,还没有了头。”说得个个胆战心惊。但知县大人是何许人也,怎能会相信小儿感冒药如何选择如此荒唐的话。但此次巡查只能告一段落,无功而返。以后便命人将尸体抬回衙门。

回到衙门晨的这些日子,知县大人一直茶不思饭不想,整天想的都是无头尸案。派师爷每天在外找寻线索,但却让大家大失所望。师爷劝解他说:“大人,你就放弃吧!这尸体都不知道是何方人士,如是本地人还有得查,但万一是外地人那要从何查起。”师爷这样一句话反倒像是1盏明灯让知县大人仿佛看到前方的路。大人拍拍师爷肩膀说:“我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走,现在就去找线索。”这句话可把师爷弄得一头雾水了。他明明就是在劝大人放弃来着,怎样大人还越陷越深呢?无奈下只能跟随大人一同前往。

知县大人先是在尸体身上搜索了1遍,搜出一条手绢。手绢上绣有一对鸳鸯,活灵活现,右侧则绣了两行字:思念记于心,盼君早归来。简简单单两行字带来的竟是无尽的思念与等待。知县交给师爷,命师爷将手绢上的内容写下来并将无头尸一案的详情也一并写上,并将此张贴告示。如果死者是本地人,这就是查明真相的最好途径,如若不是,此事也只能就此作罢。

数往后,一妇人在外击鼓鸣冤,自称是死者的内人。知县听后大喜,立刻派人带妇人去认尸体。妇人见已血肉模糊的夫君,顿时两眼一闭晕了过去。等妇人醒来时发现自己已躺在床上,起身才发现知县大人和师爷已在屋内等到候多时了。妇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求大人为夫君查明真相,将凶手揖拿归案。知县大人只好请妇人上公堂说明实情。

妇人与死者同属络阳人,死者乃1秀才。妇人张氏与夫君十分恩爱,虽然日子过得寒酸,但张氏也心甘情愿的与夫君共同度过,秀才终日苦读诗书,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出人投地。头几天,秀才不能不离开张氏前往考取功名的路上。张氏便为秀才亲手绣了一个鸳鸯手绢,并写上自己的思念,希望夫君见到手绢犹如见到本人一样。但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夫君与自己永远分别了。张氏抽咽着,低头沉默了片刻,这才抬起头来。眉宇间竟是一张好生迷人的脸蛋,虽然穿得十分寒酸,但还是掩盖不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和魅力。这不禁使堂上的各位暗自叹息:这么个大美人竟然嫁给一个穷书生,实在是太委屈了,现在还得要守寡。

知县大人听完张氏的这些话更是找不到头序,一则:一个穷书盆腔炎的早期症状生,没钱又没势,杀了他谋甚么。2则:秀才是前去上京赶考,更不会招惹到他人。为什么会引来杀生之祸。种种疑问反反复复搞不清楚。

又是数日以后,案情一直没有进展。张氏在家等候衙门的消息。这些日子她一直情续低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一天,突然有人敲响了门。张氏上前开门一看几近被吓到了,门前站着的正是络城里的首富。张氏边看都不多看他一眼便把门一推,可申大富用力拽着门,看来申大富仿佛有什么话想要对张氏说,可张氏白了他一眼便说:“申大官人,你又来我家做什么,你那末有钱怎么会看上我们这些穷酸苦命的人,你还是先走吧,省得招来闲言碎语。”申大富语所沉重的说:“只要你答应,我立刻就走,可你要是不答应,恐怕也由不得你。”看起来仿佛还带着些要挟的意思。张氏也毫不客气的说:&l三个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啊dquo;随你的便。”并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甚么关系,也更没人知道申大富此次来所为何事。

第二天,衙门里头终究有了消息。官差转达张氏说案情有所发现,请张氏前往官府一趟。张氏火速赶往官府,知县大人告诉张氏说在案发现场有了意外的发现。在尸体旁边有一对脚印,但这个脚印与秀才的其实不符合,很明显便是凶手的脚印。即日便会对城里的百姓进行比对,有符合的就会带到府衙来审问。这1消息把张氏可是乐坏了。要知道,这大半个月以来,张氏未曾睡过一个安稳觉。一直都希望能快些找到杀人凶手,为夫君洗脱委屈。现在秀才的死终究能沉冤得雪了,她几近快要高兴得蹦起来了,也是为秀才而感到欣慰。

回去后,张氏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亲朋好友知道。便想都没想的把话说了个通。可她也没想到过,如果凶手知道这个消息的话会想方设法逃走。到时候想抓到凶手都难。消息1传开,官差便通知所有人,只要好是案发当天在络阳的人全部都到一个大坝上聚集,除老人和小孩外一个也不例外。

那天,大坝上人山人海,人人都不知道官府为何要这样做,蔡大人高台上,他只是若无其事的在一边等待消息。师爷拿来一大落的纸和毛笔分别放在各桌上,只要到一个人就把姓名写出在纸上。就这样两个时辰很快过去了。蔡大人和师爷也并未告知百姓为什么要让他们到此,为什么要受这些不知所谓的罪。姓名终究是写完了,可这一比对,仿佛还有少量人未到。找到家人1寻问,有的外出经商,有的外出探亲,可惟独一个人没法知道他的所在。这人名叫叶才,据邻居说这人无父无母,养成了野性的习惯,很少与人有来往。所以更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不过,有一点是不可否认的。叶才昨日还在家中闲晃,听说这小子好像从哪发了一笔财。有钱了难免会向他人夸耀。可谁也不知他如何会发财。听完这些后,蔡大人亲帅衙役前往叶才家。果真,家里空无一人,除空铛铛的墙壁外甚么也没有。但小小的屋子还有一个后门。忽然,蔡大人目不斜视的死死盯住后门那个方向。他快步走向后门,进了后院。后院里也只有几颗树。但指引蔡大人来到这里的可并不是这几颗树。而是脚下的这些土。周围都是杂草丛生,但惟独只有这1小块土是新翻的。几个衙役拿来铁锹,用力往下挖。终究这个不为人知的内幕还是在大家眼前揭晓了。地底下是个人头,已腐烂的人头。蔡大人当接立断。立刻派所有人去揖拿叶才归案。不管这是否是秀才的人头,但至少证明了这个叶才确实有鬼。

又是几天以后,正在流亡路上的叶才还是没能逃过官差的眼睛,在一天晚上,叶才在一家客栈被抓捕。第二天一大早便听见公堂上严肃的呐喊白带多是什么原因声。刚开始,叶才根本不承认人头的事与他有关,但经过一番严刑拷打后,叶才终于还是坚持不住,说出了事实。但蔡大人知道真相后,不得不对叶才叹息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的罪我会依照律例来办,但我还是要告诉你,现场并没有鞋印,这只是我用来找出真凶的一个迷题,俗语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也正是你被抓的缘由。”

真相是这样的:其实,一切幕后黑手是申大富,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富甲一方的申大富会将一个名不见经转的秀才置于死地。也许这一切都是秀才的命。秀才家有娴妻,张氏与秀才十分恩爱,而张氏又美若天仙,这让许多男子都心生妒忌。申大富也如此。申大富是那种爱江山更爱美人的人,虽然家里已是妻妾成群,但他还是不满足。当他见到张氏第一眼时,就被张氏这张脸蛋给迷住了,他想要具有她。申大富曾趁秀才不在家时向张氏表达过自己的心意,但张氏却看也不多看他一眼的将他哄赶出门。申大富气急败坏,便有了这样的想法:秀才一日不除,张氏就不会死心塌地的跟他。知道秀才要上京赶考后,便买通市井混混叶才。叶才见钱眼开一口答应下来。秀才晚上住在客栈,叶才便趁机摸进客栈,用******把秀才迷晕后,再把秀才驼到了鬼林。以后便用大刀将秀才的人头一刀拿下。这样一来就没有人知道死者是何人,他取走人头,向申大富索取银两。果真,申大富如约给了他一大笔钱,他便将秀才的人头埋在了自家后院的荒地里。可没想到,几天后,竟有人说案情有了变化。官府有了证据,那他且不是再动难逃,想到的第一个办法就是向申大富再要一笔钱跑路。可最后,他竟然是被骗了还不知道的傻瓜。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悔不已。

可张氏更是恨得咬牙切齿,自己的夫君竟然是被自己害死的。她连死的心都有,可她不能那样做,她现在已有了秀才的骨肉,她不能死,也只能为秀才而活着,为孩子活着。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