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暗房正文第一百三十二章回去了

2019-02-04 01:24:0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暗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格子里的夜晚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三十二章回去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安琪尔都不知道,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感觉到了自己情感上的变化。萧永重塑了她,这毫无疑问,更让她心动的则是萧永的那种将理智糅合在温柔细致的情绪里的特质。他似乎永远都做好准备,永远都那么从容,永远都将自己的激情保持在可以控制的范围里。而在安琪尔的这张让她大红大紫的专辑卖出第一百万张的时候,萧永宣称结束了全部的拍摄工作,在这个安琪尔最红的时候,让她的写真集出版发行了。那些精心挑选过的照片将安琪尔的个性和她原来隐藏在摇滚的激情和叛逆背后的生活,一个少女略微有些偏离正常轨道的生活。而这,让她更红了。专辑卖出第二个一百万张的时候,这本写真集的发行量突破了30万册。而这部分收入里,萧永除了理所应当获得的百分之十二的版税之外,什么都没拿。百分之十二的版税在美国这样一个书价高企的国度,在这么本畅销书上,又是这么本定价本来就高于一般图书的写真集,自然能给萧永带来相当不少的收入,但是,他却直接从出版社拿到了支票,就准备消失。如果不是安琪尔是个爽辣而富有行动力的少女,或许,萧永真的就这么消失了。而现在,安琪尔觉得,自己还干得不赖。

在体育馆里转了足足两圈,安琪尔才被告知萧永在和总统短暂会面之后,应该是去餐厅了。安琪尔匆匆忙忙地跑到餐厅,没有找到萧永,而这个时候,她想起了萧永的某个坏习惯,果然,她在停车场的一角发现了萧永,他正坐在水泥栏杆上。背靠着粗壮的柱子,把摄影包垫在腰后,眯着眼睛,怀里抱着大杯的饮料和三明治。正在慢悠悠地吃着。今天虽然不是比赛日,但许多专程前来参加摄影展开幕式的人,尤其是那些要员、明星们的车子和保镖们还是让停车场显得满满腾腾。在看完影展之后,不少人正在离开,而他们看到萧永,也就远远打个招呼而已。

安琪尔悄悄地靠近。她现在地装束倒是很有隐蔽性,上身是紫色的小西装,里面是黑色的针织上衣。下身则是黑色的紧身牛仔裤,脚上穿着地是红色的匡威帆布鞋。这样的装束在城里一抓一把,在停车场里人来人往的时候,带上副墨镜。就不担心被认出来。萧永压根没有朝着她的这个方向看,更是让她安心了许多,一直走到距离萧永才十来米的地方地时候。安琪尔装作把车钥匙掉在地上,低下了身子。她蹲着慢慢走到更近的地方,一点没有发出动静,身形瘦小的她,缩在两个橡胶外壳,灌满清水地隔离防撞桶后面,萧永绝没可能看到。她原本想要一下子冲上去。但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飘进了她的耳朵。那是安娜-门捷列娃。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听说你接受了时尚杂志的邀请,和安妮-勒波维茨一起为总统一家拍摄大片?”安娜在时尚圈里地消息还是很快的。而总统拍《VOGUE》的封面,这种消息必然会以光速流传。

“是地,挺好玩的事情。安妮原来为总统团队拍摄的图片太华丽了,只适合《名利场》那样的杂志,而《VOGUE》要不一样的东西。两本杂志,应该是同一个月出来吧。”萧永轻松地笑了笑,说。

“然后呢?你就准备回去了么?我听几个同乡说,黑手党那边已经严令不准动你,你可以在美国、在欧洲继续工作啊。这里有不知道多少人期待着你能给他们拍照呢。”安娜尽量平静地说,但语气中的急切还是掩藏不住。萧永要是回去上海,距离欧美的时尚界,可就不是一般地遥远了。这并不是多少小时飞行距离地问题。现在,几乎每个时尚杂志都在争相开出高价,让萧永为他们拍照,模特们、演员们、歌手们也纷纷亲自或者是通过经纪人想要和萧永联系上,寻找合作的可能。但现在,萧永却不是那么容易触及地,他的号码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对外公布的只有博客地址、邮件地址和一个无限容量的语音信箱。过滤各方的工作邀约,他每天都得花掉不少时间。如果他在这里留下来,将他离开的那些不长的时间里疏松了的关系捡起来,很快就能成为超一流收入的摄影师,而那才和他的技术,和他现在的名望相匹配。

“嗯,准备回去了。”萧永脸上的微笑让人感觉温暖,他并不是在安慰明显是期待他留下来的安娜,而是在回忆在上海的那些生活,那些朋友,那些有趣的事情,那些能让他惦记着的人。

这种神情,让安娜有些嫉妒了。原来,为了能在模特界站稳脚跟,她拼命工作,错过了许多和萧永将关系提升、稳固下来的机会,尤其是从非洲回来的那一段时间,当各大品牌、各个杂志、众多摄影师都发现经过那一段时间的洗练,她的气质沉凝稳定,仿佛在放射着一丝丝的力量的光线,这种强力却不冷漠的,非常女性化的感觉,很少有模特能够呈现出来。安娜足足忙了小半年的时间,才将自己在模特圈的独特的地位稳固下来,成为了一线大牌模特,无论是表现、收入水平还是签约品牌的级别,都跻身一流,足可以和那些为人所熟知的顶级模特媲美,但是,这时候萧永却已经因为自己的工作,再次和她疏远开了。后来,在一个个城市,他们也曾多次短暂碰面,在豪华的餐厅和舒适的房间,在沙滩和阳光下,甚至是在一些发布会、时装周的后台和准备间,但他们的交流,却越来越简单直白。直白得让安娜有些心痛。

安娜强作微笑,说:“你回去也会一样忙的,现在,大家可不会因为几百美元的往返飞机票而放过你这么个太优秀的摄影师。”

“那没关系,至少,是在我自己的地盘上了。”萧永耸了耸肩说,“大家想来,就来吧。我在那里生活,在那里教授学生,经营影棚,玩些以前不能随便玩的花样。反正,我的下半生,已经衣食无忧了。”

安娜皱了皱眉头,问道:“是因为…你的伤吗?”

萧永点了点头:“部分吧。我不想倒在你们面前,你们这些朋友,所有的朋友…所以我选择回去,当时就是这个理由。不然,不来美国,我大可以巴黎和米兰两头跑,你知道的,我在两地都有地方拍照。但是,在外面奔波了那么多年,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在欧美,我不想让你们看到一个不能拍照的萧永。回去了,就没有这个顾虑了,楚弘他们知道我从什么地方爬起来的,在我倒下之后,也会知道把我弄去哪里。”萧永笑了笑,说:“不过,我还是天真了,没想到一时心软接了几套片子拍,居然还是没有能藏住,你已经去过上海了,回头恐怕更多人会去。我可以好好招待你们,我的影棚,能胜任一切工作,比这里强多了。那样不好么?”

“可是…”安娜侧着头,一副一筹莫展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平时强悍有主意的她。这种神情,萧永倒是很熟悉的,在安娜还是一个籍籍无名的俄罗斯美少女的时候,在她还不了解时尚圈到底怎么运行,不知道这个世界的转动方向的时候,这种表情经常出现在她的脸上。

“我是一个摄影生命实际上在走向衰亡的摄影师,不管现在是多辉煌。烟花虽然璀璨,但同样的长度,却没有蜡烛长久。我是一个中国人。叶落归根嘛。”萧永抚摩了一下安娜的头发,一如当时对待天真的少女。安娜的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沉默着。

“我会去看你的,有空就去。”安娜低声说。

“忙你的吧。”萧永的下巴埋在安娜的头发里,叹道:“你有更有价值的事情需要做。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我从来没有因为你努力工作而怨怪过你,只是,世界究竟还是这么运转的啊。”

就这么过了几分钟,萧永挪开了脑袋,双手捧起安娜泪流满面的脸,却调侃地说:“早知道,就不该画烟熏妆吧?看你现在一脸都是黑乎乎的。”

安娜嗔怪地朝着萧永的胸口捶了一拳,说:“你先吃东西吧,我去补妆。”然后,她甩下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朝着另一个方向的电梯跑去。

艾玟吉-安琪尔抱着膝盖,没有想到是不是这个时候跳出去和萧永聊聊,偷听别人说话,毕竟是很不礼貌的。原先她不在乎,但现在,她还是很怕在萧永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形象的。就在她犹豫的时候,萧永从水泥栏杆上跳了下来,他将三明治塞进嘴里,咕咚咕咚地将饮料灌下去,然后将包装纸团成一大团,随手扔在边上的垃圾桶里。他朝着楼梯间走去,安琪尔悄悄挪动身体,不让萧永发现。萧永没有等安娜回来,似乎是不想进行一次必然不太喜悦的告别。

安琪尔就坐在那里,慢慢想着到底该怎么办。不久之后,安娜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你怎么在这里?”

自己回上海了,所以也要把萧永捞回上海来。

给个相册,传了一部分云南的照片。采访了土著祭火,所以会有些很有爱的照片。等下周报纸出刊了,会添加更多照片和游记的liujiajuns

NTS传感器电话
浮标
固安除尘器滤芯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