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武侠

财色正文第二百一十五章你挡住我的手机信号

2019-02-04 03:28:34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二百一十五章你挡住我的信号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你----”范无病看了一眼正躺在自己旁边儿盯着天花板的童小芸,有些欲言又止的感觉,最后叹了口气道,“唉,算了。”

上一次是两个人都喝醉了,自然无话可说,也怨不到谁。

可是这一次就是童小芸主动地摸到房间里来了,可是范无病依然无话可说,毕竟刚才做得很舒爽的除了童小芸还有他范无病,正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童小芸再有本事,如果范无病他没有主观意愿的话,也不可能被强迫了。

因此激情过来,范无病就对这件事情进行了深层次的思考,觉得实在有点儿不好办,跟自己有瓜葛的女孩子确实不少,但是真正到了床上的现在也只有童小芸一人而已。其他人或者跟范无病的关系都很熟很密切了,却都比不上童小芸这个才认识了没有几天的世交的关系发展迅速。

正是因为两人是先上床后认识,紧接着又上床,一连串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范无病感觉到有点儿无所适从了,如何正确地定位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确实有点儿不好把握。

“好像有句老话叫什么,女大三,抱金砖来着?”范无病忽然想到了这句话,于是便随口说了出来。

“你嫌我年龄比你大啊?!”童小芸最忌讳的就是这个,如果范无病跟她的年龄相仿,差不过一岁去,那她就会死死地将范无病给缠住了,可惜两个人之间偏偏差了三岁,而且是她比他大三岁,这让她感觉有些郁闷,那个怎么说来着,老牛吃嫩草?

想到自己可能落一个这样的名声,童小芸就感到有些愤愤不平,狠狠地在范无病肩膀上咬了一口,留下几个深深的齿痕,然后说道。“给你打个记号!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咝----”童小芸下口不知轻重,范无病可是疼得龇牙咧嘴。

童小芸坐直了身子,身上搭着的被单就滑落下来,露出了羊脂玉一般美丽的肌肤,和丰挺的前胸,范无病看到红色的樱桃。忍不住又将童小芸抱在怀里,狠狠地嘬了上去。

“你轻一点儿,很痛的---”童小芸被范无病这么一弄,感觉胸前传来的丝丝麻痒地感觉如同电流一般传遍了全身。

尽管方才已经经历了几波巨浪。但是此时在范无病地口舌拨弄之下。童小芸还是被弄得浑身酥软。有些不能自持。差一点儿就呻吟出来。

如果不是担心童小芸地家里人听到这种异响地话。范无病一定是不会放过她地。看了看时间。范无病只得将童小芸给松开。然后胡乱地将睡衣找过来给她披上。然后说道。“哎呀。居然五点了。不知道你家人是不是能起这么早。被人堵住了可就惨死了。”

“哪有什么。被发现了地话。我就说你强迫我。”童小芸回了一句。不过还是有些手忙脚乱地穿起了睡衣。“为什么男地都喜欢吸女孩子胸口?”

“这是什么话。你还被谁吸过?!”范无病顿时非常不满地坐了起来。抓住童小芸问道。

“你希望我被谁吸过?!”童小芸立刻非常不满地回答道。见范无病一脸认真地样子。便说道。“好啦。又不是我。我们班地女生。私下里聊天地时候说起地。”

哦。这样还差不多。

范无病点点头。不过看童小芸胸口的嫣红,应该是保护得非常好的,不像是被人光顾过的圣地,“其实这也是一种本能。”

“本能?”童小芸感到有些诧异。

“是的。”范无病点头说道,“刚出生地婴儿,最先学会的一个实用性动作,就是吮吸,这也是他维持生命的最重要地一个动作。因此吮吸在人的潜意识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比如说小孩子喜欢吮吸手指头。大一点儿的时候吮吸钢笔铅笔什么的。就是这个道理。等到长大以后,自然不可能再做这么幼稚的动作。于是吮吸的目标就变化了。”

童小芸抚着自己的胸口说道,“这么说你们吮吸胸口的动作只是一种本能地无意识的回归了?”

范无病回答道,“然也。”

“那你为什么吮吸的时候,还特意看着人家的脸?”童小芸追问道。

范无病顿时嫩脸一红,很有些不好意思。

童小芸离开之后,范无病又睡了个回笼觉,直到十点钟才醒过来。

丁阿姨出去了,童玉山上班了,童小芸和小保姆一起出去买东西去了,留下了字条让范无病自便,于是范无病便洗漱了一下,走出了家门。

院子里面的柳树底下,一群老头儿正在下棋,当中围着的两位棋手满头是汗,也不知道是太动脑筋,还是纯粹被众人给围得透不过气来造成的,一盘棋已经走到了残局,却是难分轩轾,众人在旁边儿叫喊着,这个说跳马,那个说架炮,还有说拐老头儿的,乱哄哄的弄作一团儿,分不出个头绪来。

范无病站在那里看了两分钟,就有打了过来,却是美国那边儿地,向他例行汇报工作的。

范无病很认真地听了一通儿,别的投资情况都稳步增长,没有什么可说的,这次的主要问题,就是关于对力拓公司与必和必拓公司的股份收购。

最近国际铁矿石的价格飞涨,因此两家公司的股价受其影响,也大幅度攀升,较之先前范无病的手下介入那一段儿时间涨了三成以上,美国方面询问下一步应该如何操作?

范无病详细地询问了公司现在收集到地筹码,大概是流通股本地百分之十五左右,距离自己的预想,还差至少百分之十,因此他就果断地命令美国方面,开始趁高价位抛售两家公司地股票百分之五,然后观察市场反馈情况。

“如果承接有力,价格继续上涨,那我们只有按兵不动了。如果情况相反,价格能够落到我们的买入价格之下五个百分点的话,可以考虑继续买进,但是一定要注意,持股比例不要超过百分之三十。”范无病对手下们交了底。

“为什么不能超过百分之三十?”手下对于老板这个决定有些不解,在他看来,获得绝对控股权才更有能力对公司政策进行调控呀。

范无病这么做当然是有目的的,一定限度的股权比例,可以保证自己在公司内部的话语权,以及自己应得的利益不受侵害。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成为大股东的话,所要面临的问题就要复杂得多。

两家公司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利益受到极大的损害,在面临被外人收购的情况下,英国和澳大利亚方面指不定会整出什么妖蛾子来,极有可能使自己的计划破产。

毕竟在大财团和国家利益的前提之下,范无病一个人想要独占对方的下蛋母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范无病想好了,如果能够控制定价权,那么自己就可以买到价格低廉的铁矿石,不但可以自用,也可以组建国内的铁矿石进口联盟,一劳永逸地解决以往一片混乱的局势,如果自己无法控制定价权,国际铁矿石飞涨,则自己也可以从股权收益中弥补因为铁矿石涨价而带来的损失,这样一来,进可攻退可守,实在是上上之选。

如果这次的操作成功的话,那才是真正地抱上了金砖。

不过要想真正地解决问题,参股铁矿石生产巨头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尽可能地在海外参股或控股矿山建设,这个事情就比较费劲了。

范无病考虑在自己旗下的各企业进行整合之后,就提出进军海外矿山的问题,并专门成立一个相关的机构来运作此事。

范无病一边儿想着,一边儿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将车子开到了国贸系的主楼那边儿。

今天还有一些新生陆陆续续地来报道,不过人数就比较少了,而系里面给新生安排的班主任和年级主任,已经在开始着手熟悉自己的学生了。

大学里面的班主任和年级主任基本上是专职的,很少有代课的老师,因此工作是非常清闲的,范无病记得自己重生之前上的那所三流大学中,自己只在大一开始的时候见过年级主任一面,而班主任见的稍微多一点儿,但是到了大三之后,连班主任也见不到面了。

一般遇到什么情况,都是学生自己上门去找班主任个别解决,平时的什么事情,基本上都是由班干部来做传声筒,整个班级,差不多是处于无序发展之中的。

估计复旦这边儿,情况应该会好一些?

范无病正坐在台阶上面一边儿吹风,一边儿跟夏东海通进行联系呢,却发现暖洋洋的太阳被人给遮挡住了,扭头看时,就发现一位留着齐耳短发身穿浅蓝色T恤加淡粉色七分裤的很有一些运动气息的女孩子站在自己的身旁,正看着自己。

我好像不认识这位吧?范无病楞了一下之后,就信口说道,“姐姐,麻烦让一让,你挡住我的信号了!”

岩棉复合板厂家
焊锡烟雾净化器
赚钱的捕鱼游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