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灵异

蹩脚小女巫正文第十章

2019-02-04 05:21:32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蹩脚小女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曼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蹩脚小女巫全集阅读正文第十章,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她死了吗?

感受着全身被浸透的沁凉,于蔷猛然睁开眼惊呼一声。“曜!”

这是哪里!她最后的记忆是像颗被曝晒得干瘪的小球滚下沙丘,可现下所处的却是一座陈设简单的羊皮帐。

而自己光裸着身子浸泡在一只羊皮制成的浴具中,深绿色的水面上浮着一层果冻似的仙人掌果肉,一旁的地上还留有捣制让她浸泡的药汁残渎的石器。

曜呢?她急了!慌了!一心记挂着他是否平安。

帐蓬外走进一个全身白色装束、以白色布巾蒙面的阿拉伯妇女。

那女人叽叽咕咕地对她一阵比手划脚后,留下一套和她身上一样的白色传统服饰后就离开了帐篷。

于蔷会意地迅即起身穿好衣服、蒙上面巾,便匆匆地走出羊皮帐。

羊皮帐外是一个由椰枣、菱藜、卡薏、扭曲纠结的阿巴树和水井所构成的绿洲世界。一支游牧部族的成员正在绿洲上各自忙碌着,男人忙着豢养牲畜、女人打水煮饭、几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在一旁玩耍。

于蔷见到傅曜由一处羊皮帐里走了出来。

再见他恍如隔世!与他平静深沉的眸光相对是死后重生的喜悦,是未被沙漠吞噬的庆幸。

她挥泪直奔进他伟岸的怀抱,他张臂紧紧拥住她,几个移步闪身到羊皮帐后,扯掉她的头巾、面巾,还原成一个真实的她,深深地吻住她。

“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激喘未定,双颊一片配红。自从两天前昏倒,她对后来的事一无所知。

“我们遇到骆驼商队,被就近送到这个绿洲上的游牧部族理。放心,我们现在很安全。”

原来她昏迷了两天险些送命,被用土法救治两天后才苏醒。

他一定为她担了好多心,教她想来心都疼着。

傅曜懂她,只是笑了笑便带她进入一座这部族长老的羊皮帐内,见一个头发、胡子雪白的老人。

根据那老人的说法,这个极地绿洲的西北方向有一个人人闻之丧胆的死亡之域。

那地域有地雷般密布的流沙坑、诡谲骤起的沙尘暴,和一个长年不断集结运转的巨大黑色气漩。误入那地域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而老人年轻时曾为了寻找一头迷失的羊而误入死亡之域,也是唯一侥幸不死的人。

傅曜私下对照魔法书和宝藏图。宾果!它正好和空白之地相吻合。

在绿洲里休养了几天等于蔷身体恢复后,傅曜便带着于蔷和三只骆驼,备齐所需用品和水,往部族老人所说的死亡之域出发。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在沙漠里连赶了五天的路,有骆驼代步轻松了许多。

一接近空白之地,远远地就见到一片巨大的、漩涡式的黑色气漩,由沙地延伸上了天,笼罩着整个广大的区域,不断在那里定点盘旋。

望着它,震慑于那不知如何形成的雄浑诡异的力量,让人感到心惊胆跳不敢靠近。

“就是那里了。”傅曜骑在骆驼上,对照过手中的藏宝图后,挥掉颊边的热汗,肯定地说。

“四色圣石就在那黑色气漩里。”于蔷愣愣然地望着那气漩,她感应得到。而掌心的新月形胎记正隐隐发痛,似与气漩里的某种物质相呼应着。

“嗯?”傅曜疑问地回祖另一头骆驼上的于蔷一眼。

“我们走吧!”于蔷回他嫣然一笑,便率先骑着骆驼走了。

经历过一切后,圣女的任务就在眼前,于蔷心中虽忐忑,却也有着尽快完成它的期待。

傅曜一想起游牧老人的警告,不敢轻忽地驱赶自己的坐骑追上她。

然而愈接近那气漩的外围区域,同行的三头骆驼许是出于动物的防卫本能,知道危险将至,显得愈来愈骚动不安,且暴躁得难以控制。

“下来!”傅曜将于蔷抱下骆驼,拉着鼻绳试着安抚它们。

忽地,其中一头骆驼猝不及防地挣脱傅曜的牵扯,发狂似的往前狂奔。

傅曜还来不及追上前,就见狂奔中的骆驼陷在沙里挣扎哀号着渐渐往下沉。

于蔷脸色苍白地看着这一幕,本能地就要冲上前救那头可怜的骆驼,却被傅曜有力的手掌扯住手臂,制止她再向前。

“这里到处都是流沙坑,你想去送死?”傅曜情急地斥责她的鲁莽。不敢想象她再上前几步会有什么后果。

“可是……”于蔷无法辩驳,突地抱住傅曜不忍心看那骆驼被流沙所吞没。

流沙?傅曜一边拍抚着于蔷的背安慰着,一边冷静地环视眼前这片流沙满布、但看起来和平常的沙漠无异的区域。总该想办法通过的……心里盘算着,他开始寻找有无可利用的地形、地物,当他凌锐的目光扫过附近一座小岩山石,他有了主意。

“乖!在这里等我。”他微推开于蔷,捧着她的小脸正色地交代着。

于蔷不明所以地点点头,就见他骑上一头挂着腹袋的骆驼往那岩山去。

于蔷见傅曜走远,忙将留在原地的唯一一头骆驼的鼻绳扯近,免得它又发狂冲入流沙区丧命。不一会儿傅曜回来了,骆驼的腹袋中装满了许多的石块。

“走吧!”他来不及解释,接过她手中的骆驼鼻绳,一手握着她的小手,就要走向流沙区。

“曜,够了!既然已经到达空白之地,你就让我独自完成圣女的任务,剩下的只要交给我就好了。”于蔷努力克制心中汹涌不安的狂潮,双脚像生了根似的定在原地不肯前行。

巫界先人为了防止四色圣石被偷,用魔法设下许多结界和封印是必然,而现在横阻在眼前的是许多夺命的陷阱。她现在丧失了魔法,在找到魔芋恢复魔法前,根本无法使用魔法书上解咒语解除这一切,只要她一个不小心便要累及傅曜命丧此地。

她和他在沙漠里历经千辛万苦,几次大难不死后才来到空白之地,再也不愿意见他因她而遭不测。

“不许你再说傻话,都已经到了这里,我怎可能撒手不管?”傅曜脸色短暂一凝,执拗地拉着她走向流沙区。

“曜,这里到处都是流沙呢!你曹经掉下去过一次,这一次我根本没有把握可以再救起你。”

“是吗?”傅曜嚣张且自信地睨了她一眼,便取出一些预先准备的石头往前丢掷。

那一次是意外无从防备,可这一次既然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情况,他哪会任它再发生?

“你利用石块探路?”于蔷见他每走一步便往前撤些石块,再依循着没有下沉的石头避开满布的流沙坑,找到通往黑色气漩的路。她惊奇于他的智慧,佩服得五体投地。

傅曜护着于蔷,牵着两头仍蠢蠢欲动的骆驼,谨慎小心地穿梭在一个个随时可将人畜吞没的致命流沙坑之间。

直到撒出的石块不再沉没,他们才真正通过了流沙区。

“暂时安全了!”傅曜挥开额上的汗珠,才松一口气。

“不!”于蔷吓得脸色发白地瞪向他身后。

脚下的风吹过沙地卷起微尘,空气中泛着不寻常的讯息。

傅曜全身神经紧绷地往风来处一望,就是一片滚滚狂沙正朝他们席卷而来。

“是沙尘暴!”他狠咒一声,只来得及抱住她捂住口鼻就地扑倒紧贴地面,闭眼在一片昏天地暗如炼狱的沙尘暴中几乎窒息。

眼睛根本无法睁开,风从耳边呼啸而过,沙子打得皮肤泛疼,每呼吸一口气都觉得整个呼吸道塞满了令人窒息的沙尘。

不知经过多久,沙暴渐渐停歇,一切又恢复原状。

“咳……咳……”于蔷整个纤细的身子被傅曜包覆在身下。她忍不住大咳起来,好像要将肺部的沙尘咳尽,换得一些干净的空气。

“没事吧?”傅曜早成了一尊泥塑像,浑身覆着一层厚厚的沙土。他站了起来,也拉她站起身。“我很好!倒是你……”于蔷拉起衣袖不断拂拭他一身的灰头土脸,眼角不经意地瞄向不远处他们仅存的两只骆驼的庞大躯体,被半掩在沙地里一动也不动。

“骆驼都死了?”她哽咽着。

何其脆弱的生命!自从进入空白之地已造成三个摔死的灵魂,接下来呢?死的会是谁?

“噢——该死!”傅曜头痛地抚抚额,顾不得自身的狼狈,上前审视那两头阵亡的骆驼。

他解下骆驼身上的羊皮水袋才回头,就见到于蔷身后又有一团骤起的沙暴渐渐形成。

“小蔷,快跑!”傅曜急促地冲向于蔷,拉了她拼命似的往更深入的气漩处奔去。

然而愈接近那气漩,傅曜和于蔷才发现真正的危险既不是流沙坑,也不是骤起得令人窒息的沙暴,而是在几哩外就可以看得到的、眼前这个巨大的黑色怪物。

愈接近它就愈觉得自己渺小,强烈的压迫感逼得人无法呼吸。

它就像一个由不断旋转的气流所构成的黑色布幕圈围着这片广大的区域,让人不敢靠近,就怕被卷入强大的气流中粉身碎骨。

“这是怎么办到的?”傅曜抬手遮眉往上瞧,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

通过了沙暴区,该如何穿过这个气漩才真正考验着他的智慧。

“这些都是魔法变化出来的,如果我还有魔法就好了。”依着魔法书上的解咒语就可以解除这些陷阱了。

傅曜试探地将身上一只背袋掷向那气漩,只一瞬那只背袋已被卷上了天不见踪影。

若是个人被卷入那气漩,下场绝对和背袋一样不堪设想。

傅曜思考了许久,试过不下十种方法,这个强烈的气漩简直无解。

于蔷看他束手无策,眼泪不禁难过得偷偷淌落,但意志从未如此坚定,永别的怆痛紧紧嵌在她胸口,久久……

“曜!”

傅曜回望她,只见她水灵灵似一波秋水的眸中压抑着一抹温柔悲伤的情悖。他还来不及动作,她突然以前所未有的热情圈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的唇。

傅曜有短暂的错愕,却无意抗拒她的甜美。

而当于蔷出其不意地推开他,自杀式地投身向那黑色气漩时,他才猛然明白那是个告别的吻。“小蔷!”他心碎欲裂地激吼,迅即不顾一切地扑抱向于蔷。

两人一起没入巨大的黑色气漩中……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穿过那道气漩,傅曜抱着于蔷顺势在沙地上翻滚了几圈坐起身,两人就因眼前的景象而诧异得瞠目结舌。

他没被气漩卷上天,落得尸骨无存的下场,而是毫发无伤地安坐在气漩的防护范围内。

而前方一座蓝色的岩石山,横亘在气漩的防护范围内。它在灼热的空气中仿若飘浮跃动,发出闪闪蓝光犹如飘动的蓝色天使翅膀——

“蓝色的天使翅膀!”于蔷惊呼。

去它的天使翅膀!去它的四色圣石!傅曜激动得全身发颤,握住她纤弱的肩咬牙狂吼:

“你为什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为什么不替我想一想?你死了,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感觉到颊上的湿濡,傅曜才知道一向冷静理智到冷血的自己原来也会流泪。

“对不起!”于蔷内疚得泪流满腮,抬手拭去傅曜不轻弹的泪珠,唯一能说的还是:“对不起……”

“你说你爱我,却一再忽略我的感受,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否真的爱我!”

“我爱你呀!我一直避免你受伤害,你却一直拒绝离开,你教我怎么办才好?”于蔷呜咽地捧着他的双手贴在自己心口:“记得我们对流星许的愿吗?我许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你的安然无恙,这个想法一路走来始终如一……”

于蔷还没说完,即被傅曜紧紧拥入怀中。

“你这个傻瓜!我在乎的只有你呀!”拥着她就如拥着他全部的世界。他不要她许这样自绝的愿望,就像他第三个愿望一样,他要带她回纽约共度一生,而他有信心这样的愿望一定会实现,而不是她的。

“以后不许再做傻事!你曾要求我不要丢下你,可你也不能弃我而去。”

于蔷垂泪着猛点头。傅曜放开她,两人心灵紧系的相视一笑,用手指打了勾勾。

“曜,你看,蓝色的天使翅膀。”她指向前方。

“我们过去看看。”傅曜深吸一口气,朗朗俊容扯开一抹欣喜的笑意,拉着于蔷的手往它奔去。于蔷有绝处逢生的深刻感受,紧握着掌心灼热刺痛的新月形胎记。是这个圣女胎记的缘故,他们才能安然穿过气漩的吧!她想。

两人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地来到岩山下,忽来一阵急狂骤雨淋得他们湿透措手不及。

“下雨了!”他们兴奋得狂呼。

沙漠地区难得下雨,通常是暴雨为时甚短,雨水很快被地表吸收贮存于地底,地底水脉变成沙漠泉水,因此才有绿洲出现。

岩石下微湿的沙地上如雨后春笋般,突然冒出一株株覆满黑色短绒毛、末端微卷的植物。

“曜,是魔芋!我在魔法书上看过。”极地之处永润之时,魔芋生。蓝色天使翅膀下的一场骤雨使得魔芋钻生出地表。

“魔芋?快用它让你恢复魔法!”傅曜提醒她。

魔芋其实和沙漠骤雨一样,来去既急且快。随着沙地上的水分回渗地层,它也一寸寸地渐渐缩回地底去终至不见。

于蔷摘了一些拿在手上,然后和傅曜一起看着沙地上那片魔芋田像幻彩一样在眼前消失。

“你是个女巫,我是该早些习惯很多奇特的事物。”傅曜用力地闭闭眼,仍很难相信自己亲眼所见。

“那倒是!”于蔷笑着回答,慢慢将魔芋吃下。

恢复魔法的于蔷,下巴一昂手中立即多出一根银帚。她跨上银帚对傅曜说:“下来吧!”

老实说,傅曜对他唯一一次骑上扫帚就被于蔷恶整而吐到不行的印象,简直糟透了!再要请他骑上她的扫帚,真的很为难!

见他面有难色,于蔷轻轻柔柔地低唤一声:“曜……”

夹着满眼的恳求,如春风直荡入傅曜心中。

傅曜纵有钢铁般的意志,也要化做绕指柔了。他绷着向来无恙的心脏和一张俊脸,还是跨上了银帚,抱着于蔷的纤腰任她操控银帚飞上蓝色的岩山。

站在岩山的平顶上,他们惊奇地发现这座大岩山竟包围着一个生气盎然的绿洲。

“我以为恢复魔法,水、食物、交通都不成问题而能生存是我们的幸运,没想到还有这个绿洲的惊喜等着我们。”她感动地说。一双眸子随着清晰的瀑布声寻找水源出处。

“走吧!”傅曜催促道。如果可以,他宁可走路。

于蔷调整扫柄飞向绿洲,循声往瀑布飞去。她想洗澡、想游泳。在高温的沙漠里,就算被水淹死也是一种幸福哩!

这个巫者圣地上的小绿洲是个美丽的沙漠天堂。气候不受温差影响,温暖宜人,高大苍郁的相思树、棕榈树、灌木样繁生茂密、绿草如茵。

尤其地下泉水自石壁上的洞穴奔泻而出,就像个瀑布般注入岩壁下低洼的岩池内。

澄澈清凉的池水滋养着周围的奇花异草,形成一个罕见的热带花园。

于蔷收起银帚和傅曜站在水瀑前赞叹着眼前美得虚幻的景致。

“你待在这儿,我四处看看再过来。”傅曜也不扰她,只是交代了句,亲亲她的嫩颊便径自离开了。

为了安全,他必须先确定这绿洲有无危险。

于蔷站在池边缓缓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两条修长光洁的腿不由自主地慢慢涉入那一潭泓水中。

久违的舒服凉意自脚底直沁入心,她喟叹一声直走入池中让池水没至她胸部,或轻掬一把清泉拍抚她线条优美的颈肩、或将全身没入池水中,让久违的冰沁甘露润泽沙漠旅人久枯的身心,涤尽一身沙尘。

傅曜在探勘过整个绿洲,确定了它的安全性后,拨开浓密的阿巴树篱再回到水池边,见到的便是不着寸缕、美如遗落凡尘的仙子在水中沐浴的于蔷。

他痴凝着她就是移不开眼,只一会儿便极自制地转开脸就要走。

“曜!”于蔷自背后轻柔地唤住他的脚步。

傅曜倏然转身面向她,见她娇艳脸庞上的美丽瞳眸绽放迷人蛊惑的光彩,并向他伸出手。

傅曜的定力至此崩溃,他快步走向水池,跃入水中游近她。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他嗓音粗嘎地扬声警告,强大的健臂一勾揽近她的裸体贴上他的身,俯下头找到她的红唇就是一个炽烈的深吻。

现在就算她想后悔也来不及了!他要她,强烈地想要她!

而水池上空忽地降下许多色彩缤纷的七彩泡泡。

她毫不犹豫地动手剥除他身上的衣物,以此回答。

“你是我的幸福!”她爱他的赤裸触摩着她的肌肤,那似有意若无意的轻佻使她的每一个细胞都为他激狂。

“我曾强暴了你!”至今想来他仍自责。可他停不下来了,一双大手张狂地在她白皙香柔的肌肤上肆虐;饱含欲望的低喘,不曾停歇。

“可我一直觉得很享受、很幸福呢!”她老实招认。激喘连连……

傅曜突然停止所有的动作,一双写满情欲与狂热的黑眼深邃而幽幽地注视她。

“为什么不早说?”

情潮漫身,血液为之沸腾燃烧。他将她抱离池中,她已变幻出一张白色柔软的大床铺陈在奇花异草间。

他将她平放在软床上,嗅闻空气中的花香,两人激情的眸光在空中交会成缠绵。

“曜……”

他不假思索地吻上她的唇、叠上她的身,赤裸饥渴的两人恣情狂热……

随着夜幕渐笼,七彩泡泡不再,继之洒落的是点点闪亮的银光。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一夜激情方歇才合眼,已经消失许久的噩梦又出现在于蔷的梦中。

“不——”于蔷冷汗涔涔地自傅曜臂弯中惊醒,不堪的又是泪流满面。

她深情地看着沉睡中俊逸的傅曜,心如被撕扯般的痛苦不已。

为什么那样的预感还会出现?

害怕入睡后,噩梦再入梦里来,她索性下床穿衣离开水池边,幽幽恍恍地在林中漫步。

今夜星辰灿烂、圆月皎洁,于蔷不知不觉地走出树林,来到一处地势平坦、岩壁环绕的地方。

而岩山上空的月光,奇异地呈现如阶梯般延伸的景象直到一面爬满藤蔓的石壁上。

月之梯?于蔷讶然。

忽地,一双健臂自背后抱缠住她,把她吓了一大跳!

“我以为你又走了!”地啃啮着她的耳垂、颈窝,贪恋着她的馨香,语气中害怕失去的沉痛仍在。“我不走,我要生生世世缠着你呢!”于蔷转过身攀住他的颈顶,吻去他脸上僵硬的线条。“我只是睡不着,又怕吵醒你,所以出来散散步而已。可是你看我找到了什么?”

“月之梯?”顺着于蔷所指的方向,傅曜也看到了。

于蔷拉着他来到口月之梯延伸的那面石壁前。

“四色圣石应该在这片石壁后面了。”

“打开它!”他说。

于蔷点点头,因为那个预感的梦境使她比傅曜更急于毁掉四色圣石好完成圣女的任务,就想尽速离开沙漠回纽约去。

她站在石壁前,肃然地念出她熟背的魔法书上的咒语。然后整个巨大的石壁轰隆隆地不断震动,被震开的石隙中突然透出刺眼的光束。

在石隙内的强大光束连接成一道拱门开启的刹那,傅曜机警地将她往后拖退了几步。

一道滔天烈火伴随有如含冤幽灵般惨叫的惊悚声响,自洞内猛然窜出。

“魔幻之火!小蔷,快念咒。”眼看洞内喷出的火舌诡异得像群魔乱舞,像有自由意志且富攻击性,他的神经紧绷,拉着她的手暹至安全距离外小心提防着。“返后!”

什么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可怕、怪异的火!

太紧张了,于蔷反常地记不起消除魔幻之火的咒语,干脆下巴一昂叫出魔法书察看。

“退后!”眼见愈来愈挑衅的火舌渐渐逼近,他又将她往后拉。

突地,又一波毒辣的火舌冷不防地朝他们攻击而来。傅曜反应敏捷地抱着她,几个翻滚避开火舌,于蔷手中的魔法书却掉落在地,被火势所吞噬。

“啊!魔法书!”于蔷直觉反应就要上前抢救。

“别去!那本书烧了也好,免得将来招来更多抢夺的巫者。”傅曜吻住她,以防她使用魔法救回魔法书。

卜瑞和夏尔可以为了这本书和眼前的宝藏,终其一生地寻找等待,可以预见这两样东西不毁,他们下半辈子也别想平静过日子了。

傅曜的吻给了于蔷安定的力量,脑中魔幻之火的消灭咒语也愈来愈清晰。

于蔷红着脸推开傅曜,喃喃念出咒语:“魔幻之火,恶魔之火,风生水起……”

魔幻之火被消灭,除了洞口被烧毁的炭黑残树,几乎感觉不出它曾残邪地存在肆虐过。

“防护圣地的黑色气漩也消失了。”于蔷仰头望天。

“也就是说任何人都可以进到这儿来了?”包括那股干扰卫星定位系统的邪恶力量?傅曜忽然有了非常不好的预感,拉着于蔷快步跑进石洞中,催促道:“快!快毁掉四色圣石。”

如果他猜得没错,那股邪恶力量很快就会出现夺取圣石了。

***转载制作***请支持凤鸣轩***

傅曜和于蔷才跑进石洞内不,这不是个石洞,而是一个由钻石堆砌而成的钻石之窖。四个由各色宝石镶嵌成的柱子上,各放着红、黑、蓝、黄四色圣石,分别看于四个方位。

钻石之窖的顶端有一个拳头大的圆洞,可以隐约看见夜空里闪耀的星子。中央则是一座由各色宝石构成的天然平台。

整座洞穴因钻石和宝石的折射而璀璨夺目,让人叹为观止。

“好美!就算没有四色圣石的炼金术和起死回生术,触目所及的这些就是一笔丰富的宝藏了。”于蔷目不暇给地看着钻石之窖内的一切。

“没有时间了,你快毁掉四色圣石完成你圣女的任务。”傅曜的理智丝毫不受眼前宝藏的诱惑。可他话才说完,洞口即传来一声强过一声的凄厉吼叫。

“快完成你的工作,我出去看看。”他说完,不顾于蔷的阻止便冲出洞外。

“不!”傅曜没有魔法、又没有宝盒保护,出去无异送死,难道她的预感要成真?

于蔷一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颤,顾不得圣石未毁,立即追出洞外。

“夏尔?”于蔷站到傅曜身旁,惊讶地看着骑在黑色扫帚上,如恶魔般已然疯狂的夏尔。“你不是被关进监牢了?”

“哈……”夏尔的笑声犹若鬼哭,状甚恐怖地怒瞪向他们。“就凭那几道小小的铁窗也想关住我?滚开!为了宝藏我可以屠杀阻碍我的所有生命,包括你们两个!”

夏尔等待了一辈子,等到疯了、狂了,现在就是他收的时候,任谁都阻止不了他。

“我拖延他,你尽速骑扫帚逃走,其它的以后再想办法了。”傅曜附在于蔷耳畔提醒。并将她拉往身后保护着,却被她拒绝。

“曜,这是我必须面对的宿命。”

“小蔷!”他无法坐视她遭遇危险不管,纵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更何况他深信夏尔绝不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个。在于蔷不怎么高明的法力下,他们横竖都是死,他也要为保全她而努力。

傅曜昂然走向夏尔。可于蔷下巴一昂,他已飞撞向一旁的牧豆树干,顿时昏了过去。失去知觉前几秒傅曜仍可听到夏尔的笑声更加阴森狠戾,嗅得到空气中飘扬的嗜血杀气……

不甘心哪!

不知过了多久,在他错过一场魔法对决逐渐苏醒后,一股浓浊腥臭的熏气直刺入他的鼻端。

小蔷?他倏地睁开眼,只见一脸狰狞的夏尔振臂高举口念咒语,整片绿洲被卷进一股诡谲的气流中,强大的力量汇聚再汇聚,而它袭击的目标直指向倒卧在他身前已是满身创伤再无力招架、却又拼死保护他的于蔷。

傅曜像一只既恐惧又愤怒的狂狮,迅速地自靴子侧边拔出短枪瞄准夏尔。

砰!砰!砰!连续几发,枪声响彻绿洲的夜空。

身中数枪的夏尔临死前仍做最后一搏,集中最后的力量手臂一伸,那股汇聚的强大气流直往于蔷疾射而去。

“不——”傅曜见状丢开手中的枪,奋不顾身地往于蔷身上扑去。“啊——”

毕竟是肉体凡身,那股直冲向傅曜的强大气流几乎将他的身体撕裂、五内俱摧。

“曜!”于蔷骇极的脸色一片死白,厉声凄吼。一口气提不上来,几欲昏厥。

夏尔应声倒地,死不瞑目的眼仍瞪向石洞内的四色圣石,对贪婪欲望的追求至死不休。

“不!不!我们许过愿,你说你要平安地带我回纽约快乐过一生的!你说你不会再丢下我!你说我的预感力不会是真的……”

于蔷紧抱住趴在她身上护着她的傅曜,随着泉涌而出的泪水,颤抖的双手不断擦拭他背上、口中不断涌出的鲜血。

他浑身浴血的梦境竟真实呈现在眼前,于蔷撕心裂肺地如坠痛苦的无底深渊。

“乖,别哭……这辈子我活得够精彩了,而最大的幸福是与你相爱。我离开后,你要好好地过日子,就当你不曾认识过我。找到你命定的男人,只有他才能给你真正的幸福……”傅曜心疼地抬手替于蔷拭泪。

血色自傅曜脸上渐渐褪去,往日的意气风发、俊朗丰采不在,眼中透露着对于蔷的难舍和就此死去的不甘心。

“不!你教我如何忘得了你?你才是我的幸福,我不要命……”于蔷肝肠寸断地用脸颊摩掌着傅曜替她拭泪的手,骤然别见傅曜的左手掌有个新月形的伤疤。她拿下傅曜的手摊了开来,悲绝、痛绝的哭泣:“原来你就是我命定的男人!而我竟然到现在才发现……”

原来他和她之间这么紧密的牵系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是我和爷爷的考古队,一起远赴希腊考古……就是挖掘出巫界宝盒的那一次受伤留下的疤痕,并不是胎记……”

“不会错的!曜,你是我命定的男人,你的愿望实现了。可那都不重要了,我爱的是你,无关命走男人。你要好起来,求求你!”

“别哭……小蔷,忘了我……回到认识我以前那样……快乐无忧的生活……”傅曜撑起虚弱的双手爱怜不舍地抚拭她脸上决堤的泪河,半闭的眼渐渐合上、手渐往下垂。

他断了气,魂魄离了身。

“不——不你说过不会再丢下我,怎么可以骗我!”于蔷紧抱着傅曜逐渐失温的身体,声嘶力竭地悲喊,几欲自绝。

任他的鲜血染满她的身、任痛楚侵蚀麻木她的意识,她的双手就是不肯松开他冰冷的身体分毫。

在觅得真情后,傅曜成了她心中全部的世界,现在他死了,她的心空了、世界也毁灭了,教她何去何从?

她就这样无知无觉地抱着冰冷的傅曜,一动也不动地不知呆坐了多久,直到她涣散的眼神瞥向钻石之容,才重新燃起一丝希望——

“四色圣石有起死回生的魔力?曜,等我!”于蔷喃喃。如无主孤魂地强撑起虚弱的身子,下巴一昂,用魔法将傅曜轻轻地托起,随着脚步踉跄不稳的她进入钻石之窖内。

她让他和自己并肩平躺在容中央的平台上。左手紧握着他的手,再撑起右掌向上,口中不断念着起死回生的咒语。

当月儿升至窖顶的岩缝,一股强烈的奇异光束射向于蔷的新月形胎记,再由此分化成四道光束,分别折射向红、黑、蓝、黄四色圣石。

四色圣石的光束再集中射向平台上的傅曜。

整个钻石之窖内,顿时色彩缤纷、光彩交错,直到天上的月儿跨越岩缝、月光消失后,一切才又恢复正常。

傅曜并没有活过来的迹象,心力交瘁的于蔷再度念起毁灭四色圣石的咒语,将四色圣石毁灭后也跟着仆倒在傅曜身上不起。

四色圣石毁,钻石之窖也慢慢地往下沉……

整个即将毁灭的空间,铭刻着一个美丽的誓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258wX.coM努力打造国内最新最全最大的全本小说阅读站

keydown=nextpage

varprevpage="view_p?id="

varnextpage="view_p?id="

varbookpage="read_p?id=29816"

functionnextpage(){

if(yCode==13)location=bookpage

if(yCode==37)location=prevpage

if(yCode==39)location=nextpage

}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盐雾箱公司
深圳化工品国际快递美国电话
肌肉酸痛时候吃什么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