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不良少夫正文第129章莲蓉当家一

2019-02-04 00:11:2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不良少夫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圆不破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不良少夫全集阅读正文第129章莲蓉当家(一),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吻技。

赫连容笑呵呵地点点头,未少昀对着她的眼睛没有辩解一句,没有着急掩饰,也没有对紫烟怒目而视,由始至终,都是坏了菜的颓然表情,认命而无奈。

紫烟好容易说完这句话,自认反击成功,却见赫连容不急不怒一副静待下文的模样。赫连容不说话,紫烟反倒不好施展,僵持一阵,倒令方大少等人觉得她过份了,出言让她离去。

本来么,一个烟花女子,原是没有资格这么与赫连容说话、甚至示威的。

紫烟与另几个女子不甘地离去,赫连容这才对方大少笑道:“我有一道拿手菜式,方少爷一定指点一二。”

方大少和其余几人自然捧场,气氛又复热闹,未少昀则一直没吭声。开玩笑,赫连容刚赶走了紫烟等人,直言不讳地不欢迎,还会对他们客客气气的?摆明了有阴谋。这回也就是方大少挑的头,别人都知道有事也是他先扛着,所以才混到现在也没走。

赫连容扔下句“少昀待客”,便带着碧柳往厨房那边去了,碧柳跟着走了一路,终忍不住道:“那个紫烟真是可恶,一个烟花女,倒摆起谱来了。”

赫连容无所谓地笑笑,“谁都想自己有个好的归宿,烟花女子也不例外,不过……无论哪一行,是什么人,给自己的定位要一定正确,上乘下乘,举止言行中看得一清二楚。像白幼萱那样,倒还值得人怜惜,走也走得让人怀念,这个紫烟么……任何人离开她,都不过是离开了一个烟花女而己。”

碧柳寻思了半晌,似有所悟地点点头,“所以少奶奶才对她视而不见?”

“总不能她是个泼妇,我就也得放低身段。把自己放在同她一样的位置上。”

碧柳这才轻笑,“少奶奶说得是,不过方少爷那帮人向来胡闹,以前二少爷跟着他们没少学坏,甚至不顾老夫人的反对时不时的与他们到府中聚会,以前没人说得,但现在少奶奶做了当家,二少爷也改了不少。少奶奶为何还让二少爷与方少爷他们来往,甚至亲自下厨款待他们!”

“就算我再不愿他们来往、他们再不争气都好。”赫连容叹了一声。“也不能让你二少出面把人赶走。人不能没有朋友。纨绔子弟尤其如此。所以得罪人地事还是留给我来做吧。”

碧柳不太明白赫连容地话。正想再问。厨房地院子已到了。便停了口。与赫连容进了院子。院中几个厨子和厨娘正在一旁闲话。两个三等丫环在井旁洗着晚饭收回地碗筷。见赫连容进来立时起来。赫连容也不管她们。问一个厨娘道:“火熄了么?”

那厨娘道:“还留着火。老太太这几天晚上都要吃点夜宵呢。”

赫连容点点头。“那正好。进来帮帮我。”

赫连容说完便走进厨房。一个洗碗地小丫头抢在碧柳前跟了进去。碧柳略一蹙眉。碍于赫连容在场本想过后再说。却见那丫头进了厨房直奔案板而去。捧起案上一个大碗。低着头就往外走。

赫连容被她闹得一愣。碧柳走进屋里站定了才道:“站住!手里拿地什么?”

那小丫头哆嗦一下,站在门口不敢转头,跟着赫连容进来地厨娘没有吭声,倒是另一个厨子急着进了屋,拉那丫头给赫连容跪了,“二少奶奶见谅,这丫头家里实在困难,爹早死了,两个弟弟还小,就指着她每天这点剩饭填饱肚子。”

赫连容这才看清那丫头手里捧着的碗里果然有一些眼熟的菜式,正是晚上刚刚吃过的,只是现在混在一起,在碗里堆成一座小山。

赫连容没有及时表态,那丫头更紧张了,身子抖得愈发明显,那厨子也有些不安,最先进来的厨娘以为赫连容想要追究,插嘴道:“李明,这丫头要不是你侄女,你可不会这么好

那叫李明的厨子瞪了厨娘一眼,收回目光时又对上赫连容的眼睛,连忙低下头去。碧柳见赫连容面无表情地,沉下脸来教训李明道:“这丫头家贫,你身为她叔叔,不接济就罢了,居然做好人做到未府里头来了,不管是剩饭剩菜,那都是府里的东西,随你说给就给么?你当你是谁?未府地主子么?”

这是赫连容头一回见碧柳训人,倒也有三分架式,比她要强得多。换作是她,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为这点小事想板起脸来教训人是万万做不到地。

李明毕竟在未府待了这么久,被碧柳这么一说,脸上自然是过不去,那厨娘倒更得意了,赶着与碧柳道:“碧柳姑娘有所不知,何止是剩下的吃食,就连这丫头给她娘熬药都要借府里的薪火呢。”

“你!”李明对那厨娘怒目而视,“我这么做无非是想帮蕊心一把,不像你,也不知得了什么好处,今天下午那个丫头,没向未管家请示你就敢自己做主带进厨房里,真以为谁都没看见么!”

那厨娘乍闻此言有些慌乱,连忙转身跪下,“二少奶奶,别听他胡乱扯皮!是青姑让我寻个手脚麻利的丫头来厨房帮忙,明儿就去签契。”

这事被厨娘支吾过去,李明却不打算放过她,“那上次三小姐斥了你,你就把她送来料理地燕窝扣下半盏的事又怎么说?”

“你……”厨娘一拍大腿,干脆坐到地上干嚎,“少奶奶,我要被冤枉死了……”

赫连容微皱着眉头摆摆手,止住厨娘的诉苦。她没兴趣听他们相互揭短,像占点便宜克扣食材这类潜规则在哪里都会有的,若是追究起来,恐怕没有人是清白的。她看看跪在当中的小丫头,问道:“抬起头来。”

蕊心哆嗦半天,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尚显稚嫩的脸,看起来不过十一二岁。

“你多大了?”赫连容问。

“婢……婢子……婢子……”

她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李明在旁急得直皱眉,最后抢声道:“回少奶奶的话,过完夏天她就满十三了。”

十三……自己十三那年在做什么呢?好像正磨着她妈给她买一辆变速山地自行车,理由是可以更轻便、毫不费力地骑车到学校,省下那一点力气和两分钟时间去学习。最后她当然如愿---那时候只要同学习扯上关系,家长都是十有九应地。

赫连容发了一会怔,李明急急地道:“少奶奶,蕊心这孩子平时极为利落,做事也勤快,上次未管家还说等她再大大,就让她做二等丫头伺候主子呢。”

赫连容点点头,“嗯”了一声,李明觉得事有转机,连忙又道:“二少奶奶放心,这事以后不会再有了。”

赫连容轻一挑眉,“怎么?如果我不问,这件事还会一直进行下去?”

李明一时语塞。其实未府每天剩下地饭菜不少,大多是倒扔了,可不可惜先不计较,主要是没有意义啊!现在多有意义,不仅不用倒剩饭了,还帮了人,多一举两得的事啊。

可主事者看待事情地角度永远和行事人不同。赫连容对此就是有些不满的,“明叔,你在未家也好些年了吧?”

李明点点头,“有十年了。”

“十年了,还不知道家里地规矩么?不管蕊心是你什么人,你这么做怕都是不妥的。”

大概因为赫连容说得婉转,蕊心少了些惧意,咬着下唇挣扎半晌终于开口,“少奶奶明察,明叔根本不是我叔叔,是我地邻居。他是看我可怜,才说是我叔叔,把我介绍到府里,是蕊心连累了明叔,一切都是蕊心的错,少奶奶千万别怪明叔!”

蕊心话没说完,泪水已糊了双眼。赫连容从李明的话里早对蕊心生出了怜惜之意,现在再听蕊心这么说,对李明也是好感大升,如果她还是原来的赫连容,一定不会怪罪二人,或许还会从人道主义出发,私人赞助蕊心些银子,以解她燃眉之急。

可现在不行。

她是当家,不只在未府,仅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厨房里,就有多少双眼睛看着她做事呢,她新官上任,不想把事情搞砸了。

拖挖机平板带随车吊
暖气片十大品牌
方矩管厂家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