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财色第五卷财富的盛宴第二百九十八章老妈要

2019.02.04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第五卷财富的盛宴第二百九十八章老妈要撂挑子了,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人见到范无病拿着站在那里流眼泪,都有些愕底出了什么事情。

跟他相熟的几个同学跑过来询问究竟怎么了,范无病摇了摇头道,“刚才手抓打了芥末,打的时候揉到了眼睛里面。”

大家立刻放下心来,谁也没有往深里多想,也不知道在昨天晚上相隔数千里的新疆克拉玛依发生了一场大火,造成了史上一次伤亡最大的火灾事故。

范无病用餐巾纸擦了擦眼睛,然后回到了酒桌中间,一边儿跟众人喝酒,一边儿却在心里面盘算,这一次的火灾事故究竟会影响到多少人的仕途?

假是在若干年之后的话,发生这么大的火灾,至少相关人是要被追究刑事的,克拉玛依市的行政首长也会被迫引咎辞职什么的,甚至于新疆自治区的首脑也需要为此事亲赴国务院做报告接收问责,但是现在,估计这一切都不会出现。

老妈张梅现在是基础教育司的司长,像这种事情,其实也是在她的过问范围之内的,只是像这种事情如果由教育部直接过问的话,恐怕更会增加其中的变数,对于社会安定不利,因此范无病倒是不得不按捺下自己激动的心情,从大局方面仔细地思考这件事情,看一看高层方面最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不过想了很久,他也没有想出要轻轻放过此事的理由,假如这事儿真的被轻轻放过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这件事情中所涉及到的某些人物的背后,有权利更大的人物在为他们撑腰。

教育部门的事情是很难讲的,如同张梅一样,虽然只是一个司长,但是她地背后就有一个中央委员的老公范亨,更有一个范无病这样强悍的超级富豪儿子。

教育部门中的女性干部比例也是最高的,而这些女性干部的背后,往往都有强大地丈夫作为靠山,因此这种事情想要追究具体人的,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系主任看到了范无病还是有点儿郁郁寡欢的样子,就猜到刚才绝对不是被芥末辣到了眼睛那么简单,但是范无病自己不愿意提起的话,他是不好多问的,于是就想了一下,提了个问题来问范无病,“无病,你那里的资金充裕不?”

“呃,有什么说法?”范无病扭过头来,有些好奇地看着系主任问道。

系主任就回答道,“信息学院的朋友领着学生们在搞科技创新,主要是计算机软件方面的,现在的具体目标就是公交运营调度管理系统,以及城市交通信息监控中心系统通用平台这两个项目,以后地话,还会继续做一些有针对性、需求量比较大一些的项目。”

原来系主任这个朋友最近有意下海了,又担心自己的资金力量不够,自己出来自立门户麻烦态度,就像找一个实力强大的老板来依靠,他闲聊的时候跟系主任提起过,系主任今天看到了范无病,就想起了这件事情,顺口说了出来。

“这些东西,光是有技术是不行地,还得有对相关部门的协调能力。”范无病听了之后就回答道,“总而言之,钱不会有什么障碍,就是跑起关系来有点儿麻烦。

系主任点头赞同道,“确实是这样,因此没有什么人敢于搞这种工程,就是担心投入之后收不回成本来。毕竟跟政府部门打交道,我们这些人的本事还是差了一些。”

范无病心里面盘算了一下,大概系主任也是看到了自己老爸范亨已经成了中央委员了,风光无限,想着有自己做靠山的话,做这些工程是十拿九的。不过对于范无病而言,能赚钱的项目太多了,多这么一个不多,少这么一个不少,完全就当时照顾老师生意了,于是他就答应下来,“哦,是这样的哦。那就合伙儿办个公司好了,资金和市场渠道我找人来做就行了。”

系主任一听范无病答应了下来,心里面也很高兴,这事儿之前他朋友跟许多人了解过,大家都不支持他搞这个,都说即便你能把上海这边儿搞定,整个市场容量也没有多大啊,更不用说这个回款问题多么缓慢了,有时候甚至是回不了款地。

于是两个人谈了谈,就定下来这件事情,系主任表示明天让自己的朋友过来办公室,一块儿商量商量具体的细节问题,范无病也点头同意了。

吃喝完毕之后,范无病就回到了宿舍里面休息,给老妈打了一个过去。

“我决定发个公函过去,过问这件事情的处理过程。”老妈

些气鼓鼓地对范无病说道。

范无病听了这个,也有点儿头痛,不过他想了想还是反对道,“你虽然是基础教育司的司长,但是并不表示你就有权力直接对这种事情问责,你要是有气难平,那我建议你直接撂挑子算了,这样的作用比你发什么公函要强多了。”

张梅听了之后,想了想道,“撂挑子就撂挑子,老娘不伺候了!”

实际上范无病早就不想要老妈继续在教育部里面混了,这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一个就是老妈不在老爸的身边,对于生活上的一些事情非常不利,本身范亨已经是中央委员了,又掌握在磐石地大小事务,千头万绪非常繁忙,如果生活上安排不好的话,对于身体地影响是很严重的。

另一个原因就是老妈张梅做地这个工作不好,基础教育实在是不好搞,尽管自她上任之后,自己全力配合着她做了很多工作,比如说建设全国教育资源库以及捐资建学校什么的事情,但是这并不是改变根本地途径。

从政策层面来看,上面对于基础教育的处理很不妥当,投入严重不足,而教风学风也在市场化的经济形势中变得越来越坏,范无病不希望老妈在这个敏感时期担任基础教育司的司长,省得将屎盆子尿罐子都栽倒了自己的身上。

至少现在整个基础教育还是不错的,老妈又做了好几间实事儿,大家的风评都好,正是急流勇退的好时机。

而且基础教育司的司长因为这次大火的原因愤而离职的话,也可以给上上下下造成比较大的压力,至少范亨这个新扎的中央委员,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的感受,他们还是多少要顾忌一下。

上层出于安抚情绪的原因,也不可能对这件事情装聋作哑。

因此当范无病想清楚这其中的各种门道之后,就给老妈张梅做出了这个撂挑子的建议。

“明天我就撂挑子,明天下午我就到上海看看你去。”老妈张梅对范无病说道。

范无病一听老妈这话,顿时被口水给呛到了,咳嗽了好一阵子才问道,“为啥要到我这里?你要么看看老姐老哥,要么去磐石陪着老爸,怎么想起来到我这里?我现在可是在上学期间,你来怕有些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了?”老妈张梅很不高兴地说道,“你哥你姐翅膀硬了,不听话了。你是不是也准备步他们的后尘,准备忤逆老娘了?”

“老娘你的话说的太难听了——”范无病苦笑道,“来就来吧,不过这上海也没有什么好逛的地方,也就是吃的东西多一些而已,你要是来了,我好好地领着你吃上一个月,这总成了吧?”

张梅听了之后才有些满意地回答道,“那倒是不需要一个月,省得影响你学习。我也就是看看你罢了,另外去看望一下你丁阿姨,这几年你在上海,多承她的照顾,如今有时间过来亲自致谢,也是应该的。”

“那是,那是。”范无病有些讪讪地点头答道。

不过范无病心里面就想,丁阿姨对自己的照顾确实很不错的,不但是在生活上多有照顾,经常去她家蹭饭,就连宝贝女儿都到了自己的床上,不过这事儿就是万万不敢让众人知道的,否则自己的屁股还不得被打开花儿啊?

好在张梅在上海呆不了几天,否则自己还真是有点儿担心呢。

不过晚上八点多的时候,童小偷偷地溜了过来。

两个人有些时候没有见面了,这一见面自然是要亲热一番的,云歇雨散之后,范无病抱着童小芸躺在床上,对她说道,“大概明天我妈就会过来了。”

“你妈要过来?”童小芸觉得有点儿心虚,她此时已经知道范无病有个未婚妻,但是还是放不下这段儿感情,听到张梅要过来的消息,自然心里面有些不是滋味儿。

“嗯,我妈跟你妈是好姐妹嘛,自然应该多走动走动。”范无病确认道。

“她不是忙着搞基础教育吗,怎么有时间过来?”童小芸有点儿好奇地问道。

“基础教育再重要,也不如自己儿子亲吧?”范无病笑着回答道。

“那我是不是要回避一下了,真不适应这种大场面呢——”童小有些郁郁地嘟囔道。

钻深井批发价格
数控钢筋笼滚焊机厂家
天津固体饮料代加工
Tags:
友情链接
医药热点 大同在线 邻医网资讯 中医 药品库 优养在线 健康资讯 寻医问药 健脾胃 清热泻火 心脑健康 小儿四磨汤 肠胃调养 唐山热线 大千医药 医药动态 感染甲型流感病毒的症状 湖北建筑资质代办 订做制服 万能拉伸试验机 电子试验机 襄阳建筑资质代办 服装定做 激光冷水机 定制工服 东莞定做工作服 天门建筑资质 武汉建筑资质代办 疲劳试验机 定做工服 定做工作服 风冷式工业冷水机 电子万能试验机 中央电视台广告价格 医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