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保卫乳房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好山好景好累上

2019-02-04 07:09:51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保卫乳房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檀郎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保卫乳房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三十四章好山好景好累(上),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野营野营,耐不住乐乐的死缠烂打,杨小阳只好像几个好友发出了组队约请,参加的玩伴不少,杨海澜第一个报名,然后就是天天,再加上杨小阳、乐乐,玲玲和陶陶,一下子就组成了一个七人的小团队,杨小阳看了看这个小名单,不仅暗自咧嘴,这群人……好像自己这三个男的要扮演超级奶爸了,不过看看这几个,恐怕是谁也不敢扔下,天天和乐乐这俩国宝级的小美女是不敢惹,天知道如果不带上这俩会发生什么事情,玲玲和陶陶倒是变现的很乖巧,但是也不能欺负老实人啊,再说了,杨海澜那里虎视眈眈的就盯着玲玲呢,要是不带,这哥们绝对是不干,陶陶……杨小阳最怕的就是陶陶,因为如果天天跟乐乐是小辣椒,在吃饭的时候能促进食欲的话,那么玲玲就是一道清新可人的菜蔬,陶陶么,那绝对是一碗让人眼唾沫的红烧肉,而且还是肥肉特多的那种,让你想吃却怕腻,杨小阳怕的就是她的那股子腻劲儿。

杨小阳的这辆车虽然宽敞,但是要拉上这么多人还是拉不了的,于是临时征用了卢吉和华姐当司机,开车把他们七个送到目的地之后就开车回来,这种活动,华姐是没兴趣,芦花鸡则是没时间,这一段时间里,他那个运输公司可是相当的红火,这一红火起来,他这个总经理就没了时间了。

临走之前开始大采购,转了一个超市又逛了两个野营装备专卖店,诸如帐篷、睡袋、防潮垫、营灯什么的都置办齐全,考虑到这几位娇小姐都不是什么大力气的人,所以每人只是买了个小背包,里面装上各自的衣服之后,也就能塞下各自的睡袋了,各自的防潮垫卷成筒子捆在背包后面,剩下要在山里做的就是带着自己的饮用水了,这样安排之后,剩下的三个男丁,肖小海不用说,七十五公升的大背包几乎担负了总负重的一半,剩下的由杨小阳和杨海澜两个人分担了。

压缩干粮,牛肉干、巧克力这种体积小易保存、发热量高的食品当然要准备,可是像烧鸡等调口的吃食也得买,不过,像自驾中那种鱼啊肉的就没必要也带不了了,所以只好放弃,好在也听说了,那山里野味可是不少的,所以可以准备打猎的器具了。

为了山里的安全,杨小阳特意买了三把弩箭,三把狗腿,给女士们配备的则是尺把长的军刀,不过,这些多半永不倒防身上,倒是可以在山里的时候打一下猎,暗中,杨小阳还准备了两把双筒猎枪,总之这次的武器装备能充分保障这几个人的安全为好。

于是,第二天早晨,两辆车拉着这群野营者出发了,在路上,几个小丫头明显对那几部手台很感兴趣,两辆车虽然相隔几十米,但是仍旧聊的热热闹闹,不时会有人将一个笑话,要不就说说自己身边的趣事,嘻嘻哈哈的一路行来,还没觉得过多长时间呢,笸箩山已经进入了大家的视线。

笸箩山跟牛头山其实并不远,不过,由于山势太过陡峭,而且远离大路,所以在以前并没有被开发,所以不管是今古了,这里面没有几栋建筑,里面是真真正正的野森林,这正是诸多野营和穿越爱好者的最爱,近几年全国各地的驴友频频访问笸箩山,其中的几次还发生了伤亡事故,所以笸箩山跟前就建立了一个救助站,说是救助站,也没有几个人,更没有什么设备,至于直升机什么的更不用想,最有用的就是建立了一个大信号塔,确保能够收到山里的紧急呼救罢了,不过,巡山倒是挺认真的,也碰巧救助过几波,所以评价还不错。

到了笸箩山脚下,杨小阳他们先去这个救助站进行登记,然后由救助站的人讲了讲在山里的一些注意事项,无外乎就是不准点火什么的,这也都是废话,进了山的,一般一天都不能出来,不可能不点火的,像杨小阳他们这一波,就带了六个气罐和一包精制炭,外加一个烤架,你说,与他们要是不点火的话带这些东西干什么呀。

跟救助站的人定好了手台的频率,之后便下了车,背上背包出发了。

按照预计出山的部位,他们此次是从西南方向朝着东北方向行进的,这一路线,大约要翻过四道山梁,运动量貌似并不是很大,但是鉴于这个团队本身的素质,除了肖小海,别人那可是谁也说不清楚了,因此,在刚开始的路途安排上,肖小海这位临时队长尽量的做到了提前,也就是说,前期的需要行进的进度是很紧张的,用杨海澜的话说,那就是第一天进去的时候一定要狠狠的自虐一下,感受感受真正的野驴生活。

最好翻越的是第一道山梁,因为要进山的驴友是必须在救助站这里登记才能进,所以,进山的时候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一条道路,所以这第一道山梁充分体现了这句话:世上本无路,只是人走的多了。

矮矮的柞木,高大的松树,弯弯曲曲千姿百态的古松古树,把整个笸箩山的阳面遮挡的很阴凉,要是这山势再平缓一些的话,那么此行便纯粹是游山玩水了,不过,这山势偏偏是陡峭的,虽然海拔不是太高,但是在相对高度上,绝对不比那些名山大川来的差,所以呢,仅仅爬到了半山腰,四个小丫头就累的哎哟呼叫了。

不过这时候根本就没有站脚休息的地方,难道说还得骑着棵树坐下?于是杨小阳他们三个男的赶紧给这四位大小姐打气鼓力,说什么山上有什么什么景色,还有什么什么出奇的东东等等,连拉带拽连哄带诱惑,总算让这四位坚持了下来。

不过,也并不是四个都这样,玲玲因为自小就过惯了贫困的生活,所以呢,尽管体力并不比那三个差,可是咬紧了牙关就是不叫苦,时不时的还要伸手拉一下后面的小姐妹,杨小阳看在眼里也只是更加怜惜自己的这个妹妹,杨海澜就不同了,大呼小叫的替玲玲抱怨,要不就主动的去帮忙,显得心疼无比,让天天跟乐乐好一阵打趣。

这几个人里面呢,陶陶也就是跟杨小阳最熟悉,跟别人要么就是初次见,要么就是见过几面也没怎么说话,所以这位腻人的小丫头还没有发挥自己的水平呢,不过,杨小阳看着小丫头现在的苦瓜嘴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头疼的时刻就要来临了。

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顶,还不错,山顶上有一块还算平整的地方能歇歇脚,厚厚的茅草就像是绿色的羊绒垫子,踩上去根本就感觉不到山体的硬度来,杨小阳有点纳闷,这些草是什么品种呢?比花费巨资从国外买回来的草坪的质量还要好,这个时候,山上的野果树是不可能结果的,所以在半山腰上许下的好处终究没能实现,不过胜利的感觉让这几个小妮子呢暂时忘记了这些,其实也不是很累,这不天天还有精力跳越欢呼呢!

可是等翻过了山梁,下山得路可是让这丫头吃足了苦头,陡峭不用说,植被竟然要比阳面上茂密许多,加上裸露的岩石上的青苔,使得道路还十分的滑脚,好在大家的专业登山鞋质量不错,对大家的脚腕保护的很好,即便有人摔了一跤,并没有造成身体上的伤害。

“大家注意啊,常言说的好,上山容易下山难,下山的时候一定不要注意姿势,那个天天,你过来这边,那是滑石坡,踩上去会滑倒的,弄不好直接你就能到山下了,到时候,呵呵”……肖小海跟天天倒是熟悉了,毕竟在一起待过两天,所以跟天天还说了个笑话,杨小阳发觉,从送刘睿回来之后,肖小海表现的开朗了些,对自己的心情也更近了,杨小阳考虑过,这也许是肖小海意识到了自己对他的信任吧。

翻过了这座山梁,下面是一条很宽阔的峡谷,经过山洪的冲刷,峡谷里面满是圆圆的石头,而且随着落差,时不时的还要跳上爬下的。经过一段狭窄的山沟的时候,还要从被山洪冲刷出来的茂密根须中钻出去。不过这几个丫头却是兴致盎然,因为山沟里面有不少的石洞可以钻钻玩玩,这样赶路的速度也就降了下来,并不觉得累。千年的冲刷,让山谷里面的山石变得千姿百态的,于是三位男同志就又多了一项任务,帮着这几个在怪石跟前摆出各种姿势的小丫头们拍照,这年月使用的都是数码相机,又不用心疼胶卷,在点子合成音的咔嚓下,留下了无数的欢笑。

如果一直在峡谷行进的话,倒是很好走,可是他们本来就是要跨过峡谷翻越前面那道山梁的啊!从军用地图上标注的数据来看,山梁的海拔高度倒是不大,只有两千米不到的高度,相对高度也没超过一千五,但是那如刀削的峭壁,可是让这群人十分的挠头。

于是肖小海决定,缘山谷向上,找一个比较缓和的山坡上去,然后看情况再切回来,顺着峡谷的方向大约走了五公里的路途吧,此时,山上的植被更加的茂密了,天上的太阳已经被严严实实的遮了去,不过对面山梁的坡度倒是逐渐缓和了下来,但是仍然要比第一道山梁陡峭上许多。

山里面由于有高山密林的遮挡,所以比外面要黑的早,虽然现在还是上午,可现在的山沟里面就觉得比较暗了,但是这个地方可不是和宿营,没有一个可以放下帐篷的地方不说,关键是这里的野草加上荆棘树丛等物把这里夹杂的更加危险,天知道这些草丛树丛里面埋伏着什么呀,以往被毒蛇咬伤的事件也不是没发生过,天知道背包中的蛇药在关键的时候会不会掉链子呢。

毕竟参加过特种作战部队,又在从林中作战过,所以肖小海在米林中的敬仰十分丰富,按理说,要比那些俱乐部里面所谓专业教练的经验还要丰富吧,所以,小队的探路任务就由肖小海来完成了。

经过肖小海的探路,发觉就这段山坡还是最缓和的,前边已经逐渐的又陡峭起来了,所以,大家决定,就从这里翻越了,这回,天天和乐乐可是没了力气再欢呼了,有些地段,还得这几个男丁连拉带托才能前进,一个个小脸上满是汗水,抹的变成了小花脸,不过倒是很硬气,知道这地方是不能停下休息的,没了指望之后就也没有喊累,经过大约三个小时的艰难行进,到达了这第二道山梁的顶峰。

“阳阳哥哥,我们现在可饿了,你看这里多干净多宽敞啊,还有天然的大餐桌,要不,咱们在这里吃一点东西再走吧,我们实在走不动了”!乐乐爬上了山顶,看到了山顶的地形之后,拉着杨小阳的胳膊央求道。

在顶峰上,竟然有一片平台,面积怎么也有上百平方米,因为是纯石面的,所以寸草不生,很光滑,平台的北面,是一块壁立的山石,足有四五米高,上面也是十分的光滑,因为自进山以来,到现在,已经走了不短的路途,时间上也到了午餐的时间,所以大家在这个平台上停留了片刻,享用了进山第一次午餐。

为了赶路,在刚才经过的路途当中虽然也有一些小动物出现,不过并没有打算猎取,所以这顿午饭也只好用带来的食物对付着,好在有那道天然屏风的阻挡,在山顶上也能生起火来,烧了火腿热汤,吃起干粮来还不算很难下咽,加上野外的山情野趣,几个小丫头的反应都是兴致勃勃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可东西却吃了不少。

午餐过后,及时整装出发。下山的道路比之上山还有陡峭一些,好在大家相互扶持,准备充足,所以下山的速度倒也不慢,只是明显的沉默了起来,呵呵,憋着劲下山呢,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兴趣,只有肖小海不时的提醒一下注意安全什么的,就这样,大约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吧,就成功的翻越了此道山梁。

下了山,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小山坳,这个被山体包围的小山坳的地势倒是很平坦,但是却是一个没有出路的死谷,因为周围的山体更是壁立如刀,顶部的山岩竟然向内倾斜,使得上方的天空范围,明显的小于下面谷底的面积,这回肖小海可是犯了愁,想翻越出谷,眼前这些人,这些装备,理论上根本做不到。这时候杨小阳也有些后悔,走进一个陌生的大山,太应该找一个熟悉路况的向导了,也是一时糊涂,竟然就这么愣是钻了进来。

“这里应该有人走过了,你们看,这不都是过去驴友留下的痕迹么”?肖小海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从一个山石缝隙中发现了一根啃了半截的火腿,还没变质,应该放下时间不会太久,驴友们都很自律的,只是其中毕竟有那么几个另类罢了。

“大家分头找找吧,为了安全起见,不要走太远,把手台调开,随时保持联系”!临时队长肖小海下达了命令。

于是大家分头行动,缘着山体的走向探察出路,潜意识告诉大家,这里肯定有一个能通往谷外的秘径,于是大家人一组,分成队,进行了搜索,每人都配备了一台大功率对讲机,只要不是太远,就不用担心之间的联络会出什么问题。

杨小阳跟杨海澜、天天一组,还没走多远呢,就听到手台里面传出了肖小海浑厚的声音,是找到出路了。

赶紧按照肖小海指明的方位跟了过去,到达肖小海他们这里的时候,发现他正用开山刀在清理一丛灌木,灌木掩映之后,是一个一人多高的不规则形状的山洞,这丛灌木非常茂密,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是很难发现这个山洞的。随后大家陆续的赶了过来,一起动手,很快的就清理了这从灌木,整个洞口显现在大家的眼前,真是大自然的杰作啊,这时才发现,这个山洞,顶多也就十来米的距离,山洞的彼端,已经透过了光亮,这说明眼前几百米高的山岩,厚度倒是严重不足,这个山洞,简直就是这道”石墙”的门户嘛,大家一阵兴奋,原来困难万分的问题,竟然是解的如此轻松。于是大家愉快的通过了这道”门”。

“这条路应该是从来没有人走过的,不知下面的路会是一个什么状况,现在有两个选择,一呢,是咱们自己探索出一条新路来,最终也许会回到驴友们的老路,也许回不到,第二条路,那就是我们在寻找一下驴友们留下的痕迹,这样就嫩确保咱们的行动路线是正确的出山路线,你们说怎么办”?肖小海在这种事情上肯定是要征询大家的意见。

“那,肖哥,咱们自己探路的话,出山不成问题吧,别困山里几天,到时候可是耽误事啊”杨小阳问道。

“没问题的,这山的走向是西北走向东南,咱们行进的路线呢,是西南走向东北,正好是横截的走向,有指南针的指引,走出去是小意思”!肖小海笃定的说道。

“好啊好啊,咱么就要走一条前人从来都没有走过的路”乐乐跳脚赞成自己走新路。

“也不见得就是新路,也需要别人已经走过了,只是时间长了点罢了,好了,既然这么决定了,那么,咱们出发”!杨小阳一挥手,在这一刻,有些不自觉的争了肖小海的队长权力,不过,没人在乎这个。

穿过了山门,又走了一段路之后,终于钻出了山门外面的狭窄石缝,眼前霍的开朗了起来,眼前是一个宽阔的峡谷,谷底遍布形态各异的巨大石块,石块的缝隙里面,生长着茂盛的杂草,以肖小海的个头,茅草都长到了胸部,于是乐乐戏称这群人是真正的蒿里行。

在众多石块中穿插前进着,小丫头们表现的十分兴奋,不时的从乱石堆中找到一枚枚漂亮的卵石,起先还想放到自己的背包里面,但是很快就止住了自己这明显不智的行为,因为,漂亮卵石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想就这样统统捡拾回去,怕没有上百吨,所以很是不舍的结束了自己的搜集行为,但是很快的,丫头们又惊喜的发现,有些卵石,在敲击的时候竟然能发出悦耳的声音,结果新的搜索又被这这群大小姐们执行了起来,不过,又是上述原因,那庞大的数目,很快就让她,们再次止步,于是乎就开始了熊瞎子掰苞米的行为,总是能找到更出色的替换手中的,让杨小阳想不到的是,几个小丫头一会跑几步,一会儿停下的,速度却快乐上来。

随着越来越深入,发现这里竟然有很多的泉眼,一汪汪的小水潭,中间的位置,竟然是一股股小型的喷泉,咕嘟咕嘟的在泛着水花,肖小海建议,大家用水瓶灌上一些,这些山泉,肯定比外边叫嚣的各种矿泉水更具养生功效,大家嘻笑着接受了这个建议,纷纷的把自己身上的水瓶灌满了清澈甘甜的山泉。

这道峡谷,虽然没啥坡度,但是乱石阻路,行进的速度怎么也提不上来,虽然说乐乐他们几个因为抢占石蛋蛋的行为略略的有些提速,可是这也就是相对于没发现卵石之前的速度说的,实际上速度仍然很慢,接下来的四五个小时,仍然还在里边徜徉,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考虑到大家毕竟是第一天进山,身体上还很不适应,加上路途确实走的也不少了,基本已经达到了进程的要求,所以肖小海决定就在这个山谷里面宿营了。

肖小海指挥着大家搭建帐篷,此次出来,就携带了一顶帐篷,是那种可以拼装的集队帐篷,足足能装下十个个人,足够大家休息了,帐篷的架设很是简单,中央顶起,四周牵拉固定,加上山谷里很稳定,没有什么风,所以十几分钟就搞定了,大家此时已经卸下了身上携带的装备,靠坐在谷地上的石块上。

“小杨哥哥,我刚才看来路上有不少的猎物呢,要不,咱们去打几只来打打牙祭”?围着帐篷转圈的天天可不是什么善良之辈,刚才的路上出现的野兔山鸡什么的早就让她垂涎三尺了,这个时候终于有了机会,兴啊兴的建议道。

“好啊,晚上咱们炖肉烧烤,改善改善生活”!杨小阳痛快的就答应了天天的提议,连同肖小海、乐乐,四个人,在一把猎枪,两张张弩弓(乐乐玩不好这种比较复杂的兵械,最后只好放弃)的装备下,兴冲冲的向周围的山林里面走去。

杨海澜则在营地这里架设一些野餐的设施,等待着狩猎队携带猎物归来,好享用一顿丰盛的野味大宴,其实他心里也很想去狩猎一番的,但是玲玲跟陶陶是留在营地的,所以某人当然要宣布自己留下来负责两位美女的安全了,其实从这几天的表现和在路上的紧张,司马昭之心已经是昭然若揭了,杨小阳也乐意自己最好的朋友跟自己的妹妹能成为一对儿,虽然这家伙一年来表现的比较花心,可是,看他对玲玲的眼神就绝对不一般,相信他是动了真情了只是有些担心他的家世是不是真的能接受玲玲这样的一个女孩,多次试探直下,杨海澜坦陈说道:“家里的女孩不自由的,但是男孩子就好了许多”这才让杨小阳打消了顾虑,既然他喜欢玲玲,那就追追看吧,成不成的也得看玲玲的心意了,杨小阳不打算太过插手干涉。

于是乎,烤架,野营锅,灶头一通忙和,各种调料也摆放到位,这让杨小阳心里倒是惴惴不安,要是没能猎取到大家希望的野味的话,那罪过可是相当的大了,对于自己打猎的技术,心里可是没有一点底的,因为自己先前可是半点的经验全无啊,看着肖小海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禁心里面直打鼓。

穿过了石林,来到了树林里面,刚刚进入,肖小海就横臂挡住了杨小阳,不让杨小阳再前进,仔细的观察前面的草丛,端起了弩箭,瞄了一瞄,嗖的射出了弩箭,一阵草叶摇晃当中,一只山鸡从草丛里面低飞出来,扑腾了没几下,已然歪倒在前边。

“射中了”!天天兴奋的大叫,急忙跑了过去,捡起了第一个猎物,那支弩箭,正穿过了整个鸡身,嗯,看来,此行肯定是不虚了,没想到肖小海的箭术这么好。

“为了适应丛林作战,又必须保持缄默,所以呢,我们这些人都专门练过弩箭这类冷兵器,还别说我的资质算是很出色的,别说这么先进的弩箭了,就是给我根合适的树枝,我都能做出一把很不错的弓箭出来,放心吧,有的大家吃的”肖小海颇为自豪的说道,随着心情的开朗,他也不太避讳提一下过去的事情了,内心中,哪个出色的战士不会对自己在兵营里的回忆万分珍惜呢?

杨小阳从天天手里接过了猎物,这是只相当肥大的山鸡,被弩箭整个贯穿了身躯,此时还没有死的透彻,微微的还在挣扎,便用草茎把鸡腿绑了起来,折断旁边的枯枝,挑在上头。

杨小阳看到肖小海这么轻易的旗开得胜,心里面也就跃跃欲试起来,四个人继续前行,不一会的功夫,肖小海又打了一支山鸡,使得杨小阳更加眼热,但是,就发现猎物的本事来说,杨小阳怎么也不能和这个老手来比,在加上小小的山鸡,根本就不值得杨小阳用猎枪去射杀,恐怕用猎枪的话,那些霰弹够就很大家忙和了,要不就得边吃边吐了,于是杨小阳衷心的祷告上天,赶紧赐予杨小阳值得起开枪的猎物吧,苍天有眼,前边的树丛当中,果然有一个体形比较大的猎物在活动,这在看那从灌木的摇晃情形就已经能看得出来,戴中天瞄准那丛灌木就是一箭,里面惨号了一声,一个比山羊还要大上不少的黑影已然冲着这边冲了过来。

呵!好大的一头野猪啊,肖小海那一箭,稍稍的偏了一些,从野猪的脸颊上灌入,虽然射得很深,但是并没有致命,更是激得这家伙凶性大发,在这片山林里面,太大型的猛兽肯定是没有的,所以这东西肯定也是在山林里面称王称霸惯了的,从来没想到会有人去触怒它这头山林之王,多少年来从未受到过此种待遇,箭伤得疼痛,让这位体形彪悍的家伙不顾一切的向他们冲来,嘴边白森森的獠牙,闪着心悸的白光。

杨小阳慌忙的举起了手中的猎枪,冲着这家伙就是一下,轰然巨响当中,野猪的头部被枪弹给轰出了一个碗大的窟窿,不过,冲力扔在,直到冲到离着杨小阳只有一米多远的地方才轰然倒下,一下子这头野猪可是死的透彻了。

两只山鸡,加上这头意外获得的野猪,这次狩猎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用天天的话来说,这要是能保存得到出山,肯定能让家里的那些女人们乐翻天,养殖的野猪肉也不是没吃过,但是,这可是野生的耶,杨小阳还是有些不甘心,遗憾的是这个庞大的猎物可不是他杨小阳一人猎获的,乃是集合了与肖小海两个人的功劳,不免心中有些泱泱。

用随身携带的绳子捆住了猎物,又用刀子砍下了两根粗壮的树枝,十字搭花的抬起了这头野猪,兴高采烈的回转宿营地,嗯,这回可是不怕因为没有猎取的猎物而丢人了,这次的收获可是格外的大呢!

下一时刻,这只野猪已然被肖小海在水潭旁边开堂破肚,拾掇的干干净净了,因为猎物比较多,所以这只野猪的内脏整个不要,被埋在了一边,四只猪腿卸了下来,已然在烤架上滋滋的冒油了,剩下的猪肉,一部分腰排已经和一只山鸡在野营锅里面炖着,剩下的一只也被杨海澜串在烤叉上,放在火上翻腾呢,今晚的伙食,可真是不错啊。

大家围坐在篝火旁边,用小刀从猪腿上割下一条条的猪肉,蘸着调料,心满意足的吃着,肖小海还从背包里面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烈酒——烧刀子。山林中,烈酒是必备的,一十可以御寒,二呢,还可以当作是消毒的酒精呢,再加上考虑到负重的问题,所以只准备了这种酒精度堪比酒精的厉害家伙,这种酒,大大的减少了需求量,所以肖小海只是用一个扁扁的不锈钢酒壶带了大约二斤左右吧,这样在路上带着也轻巧些。每人都倒了一些,就着猪肉,啃着山鸡,喝着热乎乎的肉汤,嗯,这生活……幸福啊!

“别光喝酒吃肉啊,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咱们搞点娱乐吧”!乐乐用刀子插着一块猪腿肉,要了一口,还很横的用胳膊摸了一下嘴巴上的油,咋咋呼呼的说道。

“要表演你自己演,我们可都是五音不全的,谁比得了你”?天天白了乐乐一眼说道

“啥?你可是艺校的学生呢,说这话也不丢人”?乐乐反击,反正这俩小家伙早就有点不对付了。

“艺校的就一定会唱歌么”天天切了一声说道。

“那是当然,五音不全的人怎么考进去的艺校”?对于考学这种事情,中学生可能是知道的最多的一类人吧。

“我就是五音不全,嘿,我还就考进去了,谁叫咱长的漂亮呢”?天天得意洋洋的说道,论脸蛋,天天是比乐乐长得精致,不过身材绝对是没有乐乐长得火爆,不过,乐乐这个强项可不敢拿出来显摆,用天天的话说,正这么火爆,顶多也就是走一脱成名的路,混的好了,就是个肉弹型人物罢了。

“太阳,你漂亮?你有玲玲漂亮?你有我家陶陶这么看着就腻人的妩媚么”?乐乐广交助力。

“好啦,要表演节目也行,不过呢,得立下个规矩,不许争斗”!杨小阳赶紧把这俩小家伙给拦住了,这俩的性格可都是很爆脾气的,一会要是捉对厮杀起来,你说该怎么收局?

“可是,围着灶头怎么也不如围着篝火唱歌跳舞来劲哪,要不,阳阳哥哥,咱们点一堆”?乐乐听杨小阳支持自己演节目的提议这回彻底把杨小阳当成好人了,当然,仅限于在目下。

“点篝火?你往四处看看,这里要是点着了篝火,一旦不小心的话,可是把咱自己都能当成柴禾烧喽,行了,爬了一天也都够累的了,今天就到此为止,等明天要是有了更好的收获,再加上也快出山了,咱们在安排活动一下”!杨小阳说道

“那……好吧,不过,我对着这么一点鬼火似的灶头可没心情,睡觉睡觉”!乐乐看了看四周秘密的树林和狂多的杂草,也不敢动点火的念头了,毕竟那是篝火,可不是烤架或者是灶头那么点可控的星星点点。

一天的行进,让大家都很疲乏,加上又稍微的喝了一些酒,所以,很快的,大家都困意上涌,为了增加安全感,大家都睡到了一起,考虑到也没有什么值得防备的,所以肖小海也没有安排值守的,大家干脆一起睡觉,肖小海说他睡觉很轻,所以把他安排在最靠近外边的地方,呵呵让他睡着”站岗”吧!

一天的劳累,使得大家一钻进睡袋,都很快的入睡了,不一会儿,鼾声四起,只剩下外边的营灯,孤零零的闪着光芒,照亮着整个营地。

诸城中药材烘干机电话
在线水质分析仪电话
河南郑州金水电缆电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