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超级巡警正文第一百二十二章拒绝

2019-02-04 07:29:55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超级巡警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静夜寄思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巡警全集阅读正文第一百二十二章拒绝,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爷很快就从张楚凌的眼神中看出他没有多少怪罪自己由豪爽地笑了笑,“阿凌,你说这笔账该怎么算就怎么算吧,反正是我这个老头子的错,我都认了。”

见九爷这么干脆,张楚凌也懒得啰嗦,点了点头说道,“你也知道的,我是警察,警察开枪就得写报告,而这却是我最不喜欢做的事情,所以孙宝才的尸体一定得处理得干干净净的,不能让人看出一点痕迹。”

“哈哈,原来就这么点小事啊,阿凌你太也小看我了,要是连处理尸体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办不好,我这几十年不就白混了么?这件事你只管放心,我会让孙宝才化成骨灰的,保准任何人都看不出端倪,至于你的子弹,我这有现成的,绝对跟你的那个没有两样。”

听到张楚凌居然是担心被人看出枪口,九爷在欣赏张楚凌做事谨慎的同时,也彻底地放下心来,他至少有数十种方法可以让孙宝才一点灰烬都不留下,自从上了黑道之后,这样的事情他可没少干啊,现在他既然动了拉拢张楚凌的心思,自然会对张楚凌的事情万分上心。

张楚凌闻言眼睛一亮,他原本也就想把孙宝才的尸体给处理得干净点而已,却没指望九爷还能够弄到警枪的子弹,这样一来正好省了他的另一个麻烦,他不由高兴地说道,“既然这样,那就一切麻烦九爷了。”

九爷人逢喜事精神爽,听到张楚凌的话,他只是说了一句“你稍等一会。”人就立即奔四楼而去了,看到九爷如此雷厉风行的样子。张楚凌不由笑了笑。

半个小时后,九爷再次出现在了张楚凌的面前,他地脸上带着骄傲的笑容,一边递给张楚凌一盒烟,一边说道。“孙宝才的尸体我亲手搞定了,估计警方的人口失踪调查科的档案中又得添加一些新记录了。

张楚凌并没有打开烟盒。而是把烟盒放进了自己地兜里,他知道烟盒中肯定是自己要的子弹,不然九爷脸上不可能有那种邀功地笑容。

对于九爷的说话,张楚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恭喜九爷重掌大权了,不知道九爷以后有什么打算?”

“打算?”听到张楚凌的话。九爷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而爬满了沧桑。“我能有什么打算,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阿凌,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干啊,以后我的就是你地,我相信以你的能力。肯定会把快乐时光打理得更红火地。”

经过这一次的合作,九爷和张楚凌之间的芥蒂似乎完全没有了,见九爷对自己如此推心置腹。张楚凌不由笑了笑,“我是一个警察,不会转行,也没打算转行,世道艰难,还是当差稳啊。”

张楚凌自然知道,九爷说的“快乐时光”,不光是这个酒吧,还有他的私家赌坊,以后底下一些见不得光地生意。虽然他知道九爷拉自己入伙,是存了让自己接手的意思,可是张楚凌知道,为了张父的愿望,他是不可能辞去警察职务地。

听到张楚凌的话,九爷面上的神色有点古怪,他原以为张楚凌那么尽力地帮自己,就是动了占有自己产业的心思,年事已高的九爷对这些产业已然不放在心上了,为了感激张楚凌帮他出这口恶气,他甚至主动地提出了把自己这些产业让给张楚凌的话题,却没曾想到张楚凌会拒绝。

“阿凌,我想你可能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真心诚意地想把我所有的产业都交付给你的,其实这么多年来,我的很多生意都给洗白了,你要是厌恶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完全可以断绝的,产业是黑还是白,最终是你说了算啊。”九爷紧紧地瞪着张楚凌的眼睛,脸上满是期盼,经过这一次的内斗,虽然他全盘夺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是人手的折损也不是他所能承受得起的,要是没有一个足够分量的人坐镇的话,觊自己地盘的人那么多,难免会被人吞并一些。

看到张楚凌的脸色依然没有变化,九爷顿了顿说道,“其实,这些产业你不接手的话,迟早会被其它的社团给吞并的,你也看到了,现在的我已然老了,根本就没有了年轻人的那股狠劲,要是其它社团的人知道义安堂发生了内斗而且耗损这么大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对义安堂下手,那个时候,就是义安堂的末日了。”

“情况真的有你说的这么严重?”看到九爷脸上的神色很是严肃

都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张楚凌也认真起来,他虽然知方就会有江湖,可是在没有真正跟香港黑社会接触之前,他并不了解香港的黑社会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要是真的如九爷说的这般严重的话,他还真就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九爷的势力就此被人给吞了。

见到张楚凌终于动容,九爷心里窃喜,思路也变得清晰了起来,“大的社团不说,就说尖沙咀的三个社团吧,跟义安堂毗邻的三个社团分别是隆新社、刀仔会和竹林帮,开始义安堂在孙宝才的努力经营下,一直以绝对的优势把他们给抑制住了,义安堂要油水有油水,要人手有人手,他们根本就不敢打义安堂的主意,可是孙宝才这一去,他的很多生意自然是没法继续下去了,那么原来那些因为钱而加入义安堂的人估计就会陆续离去……”

听到九爷层层剥茧一般把所有的形势都给列了出来,张楚凌的眉头也皱成了一团,看来凡事都是有利必有弊啊,孙宝才在的时候,虽然把九爷的大权给瓜分得差不多了,可是九爷至少在表面上很是风光,孙宝才这一去,九爷是掌握实权了,可是他的末日也就来临了。

“九爷,让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如果我不接手义安堂是一件很不应该的事情,不但对不起尖沙咀警署的那些同事,更是对不起你老人家的一番苦心啊。”听到九爷越说越顺溜,居然扯到了香港治安这个大话题上,张楚凌不由哑然失笑,还有什么比黑社会谈到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社会治安稳定更可笑的事情呢,可是人家九爷却说得句句在理,事实也还真就是那么一回事。

张楚凌的话让九爷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很快他的眼睛里就射出了炽热的光芒,听张楚凌的意思,好像他已然不像先前那么坚定地拒绝加入义安堂了啊。

“你先尽量把这个烂摊子给收拾好吧,加入义安堂的事情,我回去好好想一下,会尽快答复你的。”跟九爷要了他的通讯方式,张楚凌告别了九爷。

听到张楚凌如此回答,九爷高兴之极,虽然张楚凌没有答应自己加入义安堂,但是张楚凌至少答应了回去思考,希望还是有的。所以九爷兴致很高地把张楚凌给送出了欢乐时光。

当九爷看到张楚凌那辆改装过的虽然其貌不扬却性能极佳的哈雷摩托时,他的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告别了九爷后,张楚凌想起了昨天晚上曾经答应过林今天晚上要去看望她父亲的事情,他没有立即回家,而是买了一些水果和鲜花,骑着摩托赶去了林父亲所在的医院。

因为心中挂念父亲的身体状况,林一下班后就立即赶到了医院,让她感到高兴的是,父亲的身体并没有大碍,只是长时间精神压力过大和胸腔积烟过多而造成的暂时性晕厥。

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后,林父心境也有了很大的转变,面对女儿体贴入微的照顾,他第一次不再以另类的眼光看待女儿,而是开始忏悔自己这么多年身为父亲的失职。

见父亲对自己的态度终于改观,想起自己这么多年来所受的委屈和付出的努力,林也是悲从中来,放声大哭起来。见到女儿哭得如此伤心,林父也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确做得有点过分,不由唉声叹气地,任由女儿扑在自己的身上痛哭。

张楚凌赶到病房时,恰好就看到了这令人心酸的一幕,看到林俩父女哭成这个样子,张楚凌也知道林算是熬出头了,心里由衷地替她感到开心。

见他们父女谈得那么投入,张楚凌却也不好出声打扰,而是悄悄地放下了水果和花,然后悄然掩上了房门就离开了医院。

混凝土喷浆管
北京不干胶印刷厂
捕鱼游戏平台代理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