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游戏

穷人与富人

2019-03-28 20:37:3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穷人与富人

作者:彭晓风

老马与老王之前不认识,自从买了同一小区的房子后,两人成了邻居,住门对门。不过两家的境况却大相径庭:老马买房花光了夫妻俩半生的积蓄,以后他和妻子又双双下岗了,靠给别人打零工过活;而老王两口子都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不菲,他们买房用的是炒股挣来的闲钱。在老马看来,老王是富人,自己是穷人。
刚搬家的时候,老马和老王相互不了解底细,两人常常在一起寒暄,可渐渐的,不知是成心还是无意,别说聊天,就连见面也不怎样多了,即使偶尔碰上,也只是相互点点头而已,到后来,两人十天半个月都见不上一面。
老马对这样的邻里关系其实不在意,在他眼里,富人的生活和穷人的日子原本就搅和不到一块去。就在老马以为要和老王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一天早上,老王敲开了他的家门,身后还随着个警察。老王说,他家昨天晚上失窃了,想到老马家了解点情况。
两家关系虽然说不上好,但毕竟是邻居,老马把老王和警察让进屋,关心肠问他家里都丢了什么。面对老马的热忱,老王好像并不买账,他面如寒霜地说 :“丢了三千块现金。昨晚我和老婆孩子回岳父家了,老马,你在家吗?听到甚么消息没有?”
老马似乎没注意到老王的异常,回答说:“昨天是周末,我们一家都去看电影了,散场后都半夜了。 ”老马想了想,又接着说:“也真巧了,回来后我发现家里门虚掩着,东西也被翻得乱七八糟,知道是进贼了,不过我家穷,没什么值钱东西,大件贼也拿不走,所以就没报案,没想到贼还去了你们家!”
听罢老马的叙述,老王像是不大相信,表情古怪地说:“你家也进了贼,怎样这么巧?”
这时候,警察又询问了老马几个问题,然后让他按了指印,就和老王告辞离去了,临走前,老王还怪怪地看了老马好几眼。两人离去不久,老马把刚才产生的事情连起来想了想,月经推迟经量少怎么办忽然明白过来:看老王的神情,他其实不相信自己家也进贼了,难道老王怀疑自己是小偷?警察让感冒头痛腿疼怎么回事自己按手指印,估计也是把自己当做了怀疑对象,想和盗贼留下的痕迹作比对!
老马家是穷,可他此人硬气,买菜连他人的小便宜都不占,现在被人怀疑是小偷,心里当然不舒服。为了向老王表明自己的清白,此后一段时间,老马有空就站在自家大门的猫眼前,一看到老王经过,就出门假装偶然相遇的模样,借机询问他家的案子是不是破了。老马是这样想的:我要是心里有鬼,躲都躲不及,还会主动问你吗?
几个月过后,老王家被盗的案子一直没进展,面对老马紧追不舍的询问,开始老王还跟他说一些情况,后来就有些不耐烦了,只摇头了事,有一次还没好气地说:“老马,我丢了钱,找不到就算了,你怎样比我还上心?”
老王的话让老马心里咯噔一下,随后便不再询问他家丢钱的事了。可尔后老马总觉得,老王看他的眼神有点怪鼻塞流鼻涕怎么办,细一咂摸,分明带有鄙视的味道!
开始老马也没多想,但在老王几次用这样的目光看他后,他恍然大悟:老王原本就怀疑他是贼,他再三询问破案进程,自认为是在表明清白,可在老王看来,却是在刺探消息,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老王故意那样看他,是想用眼光把他钉在羞辱柱上!
事情发展到现在,老马的处境很为难。这天他出去倒垃圾,刚下楼,迎面就碰上了老王,见老王还是用那样的眼光看着自己,老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沉着脸对老王说:“老王,都是大老爷们,又是邻居,有什么话就直说,你这么做有劲吗?”
“我怎样做了?”老王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老马话里的意思,也不点破,反唇相讥说,“我倒想问你,你那样做,就顾及了邻居之情吗?”
两人虽然都没点破,但彼此都明白对方的所指.老马提高了声音说:“老王,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看我像做那种事的人吗?再说,我若是真的做了,现在还能安心呆在家里吗?”
老马的意思是 ,如果他偷了钱,警察早把他抓走了,谁知老王却不以为然,嘴一撇 ,说:“有些痕迹可以抹掉,但有些马脚却藏不住!你家的景况一向是入不敷出,两月前的房贷你拖了好些日子,但这两个月却按时还了,你当他人都是傻子呢!”
老王撂下这句话,头一扬,转身走了,老马却傻在了当地 :这个老王,看来他是真怀疑自己啊,把自己家的经济情况都摸了个一清二楚。说起老马还房贷,也真巧了,他平时爱买些彩票,老王家丢钱那个月,他买的彩票中了几千块钱,正好补了房贷,可这么巧的事,说出去老王能相信吗?
老马有嘴说不清,只好继续忍耐老王的鄙视,暗自祈祷公安局早点破案。日子过得很快,不知不觉一个月过去了,老王家丢钱的案子依然没破,但事情却出现了转机。倒不是老王改变了对老马的态度,而是老马运气不错,他买彩票又中奖了,而且中了五十万,他一夜之间成了富人!
之前老马之所以能忍受老王的鄙视,除他没偷老王的钱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相对老王而言,他是穷人,富人丢了东西,固然会怀疑是穷人偷的,尤其是身边的穷人。现在老马有钱了,腰杆就硬了,他不想再忍气吞声了,他想:你老王不是怀疑我偷了你家的钱吗?那好,现在我有钱了,非让你改变看我的眼光不可!
老马想来想去,想出了个自以为绝妙的主张,他去邮局汇了三千块钱给老王,还以小偷的口吻写了封匿名信,说自己是外地来本市打工的,当时由于没钱给家人治病,才走上偷盗的路,现在有钱了,想还钱赎罪。
过了几天,老马确信老王已收到那三千块钱和信了,他故意找机会与老王碰了个面,还主动打了个招呼。出乎他意料的是,老王看他时还是那副神情,眼光里的鄙视不仅没变,乃至还多了丝嘲讽!
老马百思不得其解:老王怎样还这样看自己?就在他为如何摆脱老王的鄙视苦恼万分时,几天后的一个夜晚,老马家进贼了,这回,放在家里的两万现金被盗了。
两万不是小数,老马报了案。上次办老王家那案子的警察来他家勘察了现场,也到老王家询问了一些情况。让老马大吃一惊的是,这案子几天就破了,小偷不是别人,居然是老王!
听到这个消息,老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问办案的警察:“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老王是个有钱人,他怎么会偷我家?”
“有钱?那是以前!”办案的警察不以为然地说,“他挪用公款炒股,赔了好几万,现在欠了一屁股债。你家有他留下的指纹,他自己也承认了。”
“那他为什么要偷我?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老马还是半信半疑。
“去年他家丢了三千块钱,他一直怀疑小偷是你。”办案警察面无表情地说,“头几天他收到三千块钱汇款和1封自称是小偷寄来的信,开始他还以为是小偷良心发现了,可后来却发现那信上的字迹与你的很像。为了证实他的料想,他在你家垃圾袋里找到了留有你笔迹的纸张,1比对,更加肯定了猜想,就想,既然你是小偷,即使偷了你,你也不敢报案。”
“原来是这样!”老马先是目瞪口呆,既而又急忙表白说,“可我真的没偷他家的钱啊! ”
“那案子也是我们经手的,经过调查,我们排除你作案的可能。 ”办案警察看了老马一眼,费宝宝高烧40度怎么办解地问,“老王收到的那三千块钱是不是你汇的?如果是,你为何要以小偷的名义汇钱给他呢?”“不是我..我又没偷他家的钱,怎么会给他汇款?”老马原想说出为什么汇款给老王,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他想,即使自己说了汇款给老王的理由,谁又会相信呢?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