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将爱情进行到底

2019.06.11 来源: 浏览:0次

定计

这天,杨晓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个素不相识的女孩打来的,约他在某公园见面。带着满腹疑问,杨晓来到约定的地方。

女孩长得很清秀,是杨晓喜欢的那种类型,行为举止也落落大方,见了杨晓,先做了一番自我介绍。杨晓得知,女孩叫刘芳,是本市一所重点大学的在读研究生,马上就要毕业了。刘芳在坦陈自己找杨晓的目的之前,先讲了一个有关她家庭的故事。

刘芳的父亲是普通的国企职工,母亲是下岗工人。由于性格原因,父母关系不是很和谐,经常吵吵闹闹,吵了几十年。等刘芳上了大学,高昂的学费让全家经济吃紧,父母间的关系反有所缓和,顾不上吵闹了,把心思都放在赚钱供孩子上学上面。后来刘芳考上了研究生,父亲干脆随闯外部市场的钻井队到国外打油井去了,听说国外工资高,还有补助。父亲一走,剩母亲一人留守家中,没人同她吵了,反生出几分落寞来。每次父亲从国外打电话回来,母亲都在电话中倾诉思念,极尽亲热之情,似乎是对过去纷争岁月的一种追悔和补偿。

可是前不久,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刘芳偶然一次从母亲的手机短信中发现,母亲竟和一个陌生男子有染!为了验证真相,刘芳进行了几次跟踪,进一步确认了事实,并且弄清了那名男子的身份,这个人,就是杨晓的父亲——大宇经贸易公司总经理杨宇航。

听到这里,杨晓呆住了!这一切,他丝毫都不知晓。尽管以前也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他也完全没在意过。一个身家上亿的公司老总,没有点闲话似也说不过去。杨晓了解父亲,绝不是那种爱寻花问柳的风流男人。母亲尽管病逝得早,但父亲一贯洁身自好,为了创业,也为了儿子学业,几乎放弃了自己所有的私生活。在他眼里除了儿子就是事业,无暇顾及其他。

可杨晓清楚,父亲毕竟是个热血汉子,他不可能不需要一份感情的慰藉。事情落到了头上,他也不觉得意外。意外的是,事主的女儿找上门来,能有什么好事呢?

见杨晓沉默不语,刘芳以为他对此事心存怀疑,便从口袋里掏出一叠东西,递到杨晓手里:“你自己看吧。”

杨晓接过一看,一眼就认出照片上举止亲密的一对男女中,男的正是父亲。刘芳说:“这是我请私家侦探社跟踪拍摄的。”

闻听此言,杨晓心中生出一丝鄙夷来。请人跟踪自己的母亲并拍摄,这手段也太卑鄙了些。想到这里,他直视着刘芳说:“说吧,你要多少钱?”

刘芳一听大怒,柳眉倒竖:“你以为我找你来是想勒索你们吗?你想错了!我来,是想挽回我的母亲的!”

杨晓冷笑了一下:“挽回?怎么挽回?难道要我去劝说父亲?你觉得这样会奏效吗?”

刘芳摇摇头:“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劝说的事!那样他们不会轻易罢手的。”

“那你要怎么办?”

“我要你和我扮作一对恋人!”

“啊?”杨晓呆了一瞬,旋即明白了:刘芳是想利用他俩的“特殊”关系来干扰父亲和她母亲,从而达到阻止他们继续发展的目的。杨晓不由不佩服刘芳的精妙构想,这的确是个立竿见影的好办法。可问题是,他已经有了女朋友,她就是父亲公司财务部的小会计阿兰,比自己还早一年进入大宇公司。两人正处于热恋中,怎么可能来实施这个计划呢?

刘芳似乎看出了杨晓的疑虑,胸有成竹地说:“放心吧,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很有限,就是一块儿回你家一次,让你父亲知道我们在谈恋爱就行。不会影响你和你对象关系的!”

看来,刘芳把他的情况全摸透了。沉吟了一会儿,杨晓答应了她的要求。毕竟,他也不希望父亲滑入别的女人婚外情的深渊。

实施

按照计划,两人选了一个周末的晚上,回了杨晓的家。杨晓知道父亲这个时间在家。

杨父热情地接待了刘芳。细心的刘芳一直在留意杨父的神情,她仿佛从杨父闪烁的眼神里看出了异样。自己和母亲如此相像,他心里不会不起思量。餐桌上,终于问到了家世。刘芳报出自己父母的情况时,杨宇航手里的筷子几乎失手落地。告别时,刘芳和杨晓约定,下次去她家做客。

杨晓如约上门了。

不知道是因为事先接到了杨宇航的消息呢,还是刘母从杨晓脸庞上看出了什么,总之,杨晓一进门,刘母脸上就极不自然。整个过程中,刘母也竭力回避家世。杨晓也不多说,他这趟上门,让刘母落实了事实就行了。别的,父亲自会对她说清楚的。

一来一往后,杨晓找刘芳了解效果,相对而言,他与父亲距离较远。刘芳说,她从母亲的手机上偷看到一条短信:孩子们这样,咱们及早分手吧,让他们知道不好。但是没有杨父的回信,不知怎么回事。杨晓说,大概我爸是打电话说的。

危机好像就这样度过去了。

杨晓把这事丢到了脑后,心里有种轻松感,开始忙自己的事了。这天,他约了女朋友阿兰去喝咖啡。两人正沉浸在典雅婉约的气氛中时,突然杨晓的手机响起来。接通,是刘芳的,声音很焦急的样子。大意是她又在母亲发现了端倪,他们俩有死灰复燃的迹象!大概是因为她和杨晓最近“疏远”的缘故吧,以致让他们认为他俩是不是吹了?

杨晓和刘芳在电话里说了半天,一旁的阿兰不乐意了。杨晓挂了电话,她一个劲儿地追问那人是谁。

杨晓该说什么好呢?无奈,他只好胡诌说是中学的同学,想找他爸办点事。阿兰哪里肯信?她分明从电话里听出来杨晓和那女的在一起什么的!最后,阿兰将一杯热咖啡迎面泼来,若不是杨晓躲得快,早已被浇了个“热水褪鸡毛”!阿兰负气而去,剩下杨晓一个人直发呆。

下一步,他只得去找刘芳商量,看如何收场是好。

刘芳回答得倒很干脆:“有别的好办法,只有将戏继续下去。”

杨晓一听有些急:“这样下去,我和兰兰岂不是要吹?”

刘芳瞥了他一眼:“你不会好好跟人家解释嘛!”

杨晓哭笑不得:“这是那么容易能解释得通的吗?”

刘芳俏皮地说:“要不,我找她谈谈?”

“你就拉倒吧!别再给我添乱了!”杨晓否决了她的提议。

尔后,两人又“和好”如初。隔三岔五的,就互相登对方家的门,整个儿一热恋状态了。刘芳那边捷报频传,据说刘母已在短信中表示出了决绝的态度。看来,离大功告成的一刻不远了。

可是杨晓这边呢,全是“利空”消息!阿兰有一天甩给了他几张照片,上面全是他和刘芳在一起的画面。阿兰对他彻底死心了,提出分手。这下,轮到杨晓挠头了。

分吧,阿兰乖巧伶俐,人又漂亮,委实有些不舍;不分吧,她三天两头地闹,假如被父亲知道了,识破了他和刘芳的“诡计”,前面一切就都白费了。思忖再三,杨晓决定先由阿兰自作主张分了,等回头搞定父亲这件事,再跟她解释不迟。

打定主意,杨晓狠下心来,大鸣大放地与刘芳谈起“恋爱”来。渐渐地,公司上下也都知道杨晓新结识了个女朋友,把原来的阿兰甩了。

接着,阿兰出人意料地辞职了。接替阿兰职位的竟然是刘芳!

事情演变到这里,似乎一切都乱了套。但渐渐地,杨晓发现,刘芳聪慧过人,性情温顺,模样也绝不比阿兰差,似乎是上天注定要他和刘芳走到一起的。慢慢的,他接受了刘芳,觉得刘芳才是他祈求已久的爱人。阿兰在他心里的影子越来越模糊了。

真相

杨晓和刘芳登记结婚了。

新婚之夜,望着蜷缩在怀里的美娇妻,杨晓心中感慨万千。他抚着刘芳秀丽的脸庞,说:“芳,这下,你该永久放心了吧?”

刘芳羞红了脸,用指尖点着杨晓的鼻子:“你不是也永久放心了吗?”杨晓沉默不语,这一刻,他心里划过阿兰的影子。

突然,杨晓想到了一个问题,这问题压了他好几天了!此刻,他向刘芳托出了自己的疑问:“芳,为什么前两天你妈和我爸见面谈咱俩的婚事时,又很难看出他们之间有过瓜葛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芳笑而不答,而是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红包,递给杨晓:“给,这是爸给咱们的贺礼!”杨晓狐疑地打开,哪里是什么红包,原来是一封信。展开,父亲那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帘。读着读着,杨晓脸上的表情由红转白,由阴转晴,由愤转怒,最后由惊转喜。看完信,直觉身上汗涔涔的,像是经历了一场大病。

你道信上写的什么?原来,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的真相!主谋者,竟然是杨晓的父亲,大宇经贸公司总经理杨宇航!

事情起源于大宇经贸公司的一次竞标失败。对手竟然将大宇的低价摸得一清二楚,言语之中透露出对大宇的财务状况了如指掌之意。杨总马上意识到公司里有内鬼,经过排查,将目标锁定在财务部会计阿兰身上。专业人员通过技术手段对阿兰的业务接触进行了限制,并制作了供阿兰窃取的假账,从对手随后一系列的不良反应中可以反证,阿兰是盗窃商业机密的“间谍”无疑。

当对手意识到大宇利用反间计后,多长了个心眼儿,不再上当了。杨总就决定尽快将阿兰开除出公司,可这时却发现,阿兰利用美色和媚力,将宝贝儿子迷住了,两人正处于热恋中。这时下手,势必会伤及杨晓。正犹豫如何决断之际,刘芳上门应聘了。于是,杨总决定利用这个聪明过人的姑娘,上演了一出“苦肉计”……刘芳的母亲,直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如梦初醒的杨晓,呆呆地怔了一会儿,回身看着捂着被角偷笑的刘芳,不甘心地问:“那你父亲呢,真在国外打工?”刘芳的眼神暗了下来:“我父亲十年前就去世了。”

“那么,那些有我父亲的照片呢?”

“那些啊,是正常的商务交往,上面也根本没有我母亲。”

杨晓发着狠说:“我爸爸是单身,与别的女人发生感情也正常,你就不怕当初我不帮你而成全我爸?”刘芳抿住嘴,想笑又不敢笑,俏皮地说:“这不还有我嘛,难道,我不值得你动心和我‘好’一次?哪怕是假好。”

“臭美!”杨晓说完,恶狠狠地向刘芳扑去。

旁边屋子里,心情轻松愉快的杨总,正在草拟一条短信,收信人是刘芳的母亲。

(刊于《今古传奇故事版》2011年8月下)

白城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
济宁癫痫病最好的专科医院
通辽癫痫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小儿脾胃虚弱饮食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