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暗血部队正文第二十六章杀招

2019-02-04 06:41:17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暗血部队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妖血师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血部队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六章杀招,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摇摇头,我淡淡的说道:“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只不过是避难而已。”

避难?秋线平心头一跳,微微点头,转身坐了回去,眼前的少年他可是知道什么身份,特6处的人来这里避难,怎么听也感觉不对劲吧,在中国,还是在京城,有什么人敢动特6处的人,什么叫不复杂,比我想象的更加复杂才对。

秋线平苦笑,脑袋不停的转动起来,猜测到底是谁敢动特6处的人,但想了半大天之后,秋线平无奈的放弃了,脑海中的对象被一一排除,根本对不上号。

突然,秋线平眼睛一亮,看着少年旁边的那个人,不停的回想起来,“那个人是谁,我一定见过,要不然不会有熟悉的映像,到底是谁呢…”

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极有节奏的敲着桌子,一个个人影不断的在秋线平的脑海中浮现出来,仿佛被打开了回忆的匣子一样。

谢亚擎!

洪帮公子谢亚擎!

秋线平终于想起少年身边的那个人是谁了,这个如同地震一样的结果,令秋线平差点跳了起来,秋线平与谢亚擎见面的次数很少,只是远远的看见过几次,但知道他身份后,秋线平还是有些留心,才在现在终于将他想了起来。

但想了起来又怎样,一个是特6处的人,一个是黑道有名的公子,秋线平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会在一起,从另一种角度来说,这两个人可以说是天生的对头啊。

视线突然一暗,秋线平抬头看去,却发现少年站在自己的面前,挡住了灯光,“麻烦你现在不要在敲桌子了,声音很大,会吵到我的朋友的。”

微微一愣,秋线平很快的就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对不起,这是一种老习惯了。”说话的同时,随意扫了谢亚擎一眼,却发现他已经睡着了,心中微微有些恍然,怪不得少年会说自己。

看着沉思中的局长,我微微弯腰,在他的耳边小声说道:“我知道你很聪明,在京城这个地方,能坐上你这个位子的,肯定不是什么笨蛋,但你也不必如此费心的去思考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那样只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苦笑一声,秋线平也小声说道:“职业习惯而已,这就是我的职业习惯,当了这么多年的局长,我早已经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一旦遇到什么事情,总会不由自主的去追根问底,一层一层的将谜团解开,要不然的话,我的心里就好像有几万只小虫在绕一样,浑身上下难受无比,我自己也去看过心理医生,却被告知,如果想要只好这种职业病,就必须辞去我现在的职位,呵呵呵…”

沉默了一会后,我起身离开了这里,但却将谢亚擎放在了这里,同时要求这个局长帮我照顾好他,还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去确认一下。

离开了警局之后,我随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龙灵的山庄,但司机却在山庄的脚下停车,说什么也不想往上面开,我也只好下车,徒步向山庄走去。

龙灵杀了自己的父亲,这件事情除了我之外,知道的还有她自己,和已经死去的姜子流,但我不认为姜子流会是一个笨蛋,他既然敢出现在龙灵的面前,就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算是龙灵杀了他,也于事无补。

但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姜子流虽然没有死在龙灵的手上,但却死在了我的手下,那他所埋下的杀招,随时会出现,我现在去山庄,就是要确定一下,姜子流的杀招,到底出现了没有,若是出现的话,我就必须执行答应谢亚擎的要求,救龙灵。

杀父夺位,一旦这个罪名成立,龙灵必将成为青帮手下欲除之而后快的人,而我,则必须在这样的条件下,将龙灵救出来,还不能暴露出自己是国家的人。

微微深呼吸了几次,牵动了一个苦涩的笑容,“谢亚擎,你真是会给我找麻烦啊。”

在不想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走弯路,来到一个死角后,看着高达数十米的墙壁,微微后退几步,俯身,前冲,然后…跳!

在我跳跃到墙壁三分之二左右的高度时,上升的身形停止,十指如同钢筋一样,硬生生的插入墙壁中,如同壁虎一样,迅速向上攀岩,几秒钟后,已经到达了顶端。

左手按住墙角,猛然发力,将一块巴掌大左右的石块从墙壁上掰下来后,随手捏成几小块,朝着黑暗中射了出去,石子飞射间,带起破空的呼啸声,黑暗中,几声闷响传来后,知道碍事的狗儿们已经被干掉了,足尖一点,整个人就跳了下去。

这里是山庄的后院,巡查的人很少,还不如说,整个山庄,巡查的人都没有几个,这里是什么地方,一般人根本不会,也没有那个胆子来这里闹事,夜闯山庄,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几率如有中了六喝彩一样困难。

自嘲的笑了一下,整个人如同离弦之箭,急速射了出去,山庄的后院很大,几乎可以容纳几个足球场,布置的如同花园一样,甚至还有几颗巨大的四季常青的老树种植在这里。

接着夜色和景色的掩护,我几乎毫无阻碍的就通过了后院,但却在进入前院的时候,听到了几个脚步声缓缓逼近,无奈下,整个人倒退了回去,灵活的爬了一颗老树。

“你确定这是真的吗?”伴随着惊讶的声音,一个老者缓步走进了后院,凄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我清楚的看到,他的脸色不时闪过震惊、愤怒、伤心、不信、惋惜的神色。

苞在老者后面进来的,却是鲁开业,“这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用这种大事来欺骗你吗,三叔,你是帮中的元老了,现在帮里居然出了这样的叛逆,你一定要出面啊,也只有你,才能将这个叛逆处置啊。”

叛逆?是谁,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龙灵,难道鲁开业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又或者说,姜子流的杀招,就是这个家伙。

低烧肌肉酸痛怎么缓解
曲阜水泥化粪池电话
宁波柯力传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电话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