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女生

财色正文第二十三章不带这么玩儿的

2019-02-04 07:07:59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财色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叨狼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财色全集阅读正文第二十三章不带这么玩儿的!,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沈曼华看了看有些诧异的李铭九等人,贝齿轻露地对众人宣布道,“从今天开始,磐石市龙泉矿泉水公司就算正式投入运营了。为了更好地发展公司的业务,提高品牌知名度,我们印尼的总公司打算追加投资,将整个龙泉公司的资产进行整合,争取到加拿大上市。”

媒体的们来了不少,工商界的人士也来了不少,一听到沈曼华说的话,立刻都喧闹起来。

一家才刚刚成立的国内公司,厂子还没有建起来,就要想着去境外上市,这个思路真的让众人反应不过来,不是说在国外上市的条件都很苛刻吗?怎么人家沈小姐说起这事儿来,就跟过家家似的那么轻松?

李铭九听了沈曼华的话后也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他一时之间看不出沈曼华究竟要做什么,先是收购了马兰村村民手中共同拥有的分红股份,然后又突然在挂牌儿仪式上提了这么一条惊人的消息,她意欲何为呢?

但是们的反应是非常激烈的,他们需要的正是这样突然爆出来的大,而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挂牌儿仪式,沈曼华的突然出击,恰好给了他们一个深入发掘的机会,龙泉矿泉水公司究竟能走多远?沈曼华背后的财力究竟有多大?这些资金和势力,是否能够支持龙泉矿泉水公司顺利地在短期内打响名气,并且正如她所言一般进入国际资本市场?这些都是大家所关心的问题。^^

甚至有几家实力大一些的报纸的,已经在暗暗打算对龙泉公司的事情进行追踪报道了,在磐石这么大一点儿的地方,出了这样的大,可不是两三篇文章就可以交待过去地,需要深入细致地进行发掘和报道啊!

还没有等到他们有所反应。沈曼华又抛出了一句话来,“根据我们签署的合同,如果在次追加投入资金的时候,双方所持的股权比例也应该作相应调整,我们公司这次计划一次性追加五千万美金的投资,用来对股本进行扩充。”

底下的媒体们和前来观礼地工商界人士听了这话。就跟炸了锅一般地大声吵闹起来。

一次性追加五千万美金的投入啊!难道说马兰村的矿泉水源能够值这么多钱?虽然矿泉水的开发很简单,主要就是灌装设备与物流方面的投入比较大一点儿,成本很低,但是五千万美金可就是相当于四亿多人民币啊,一瓶优质矿泉水撑死了也就卖上个两三块,这么卖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够收回这个成本?

此时国内的矿泉水市场并没有被开发出来。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喝得起这种看上去烧钱一般的瓶装矿泉水,这么大地投入,和几乎收不回来的投资,其间所产生的反差,让大多数在场的人都懵了。

沈曼华是疯了吗?还是真的把钱不当做一回事儿了?

李铭九也是神思恍惚,别的什么他都没有听清楚。但是他算是听明白了这么一句,股权比例调整!这才是最要命地一句话!

双方合作的基础是什么?自然是沈曼华的资金,以及平原厂的土地储备,马兰村虽然表面上提供了矿泉水源,但是那也是在平原厂的地盘儿上的,其实只是他们耍赖硬分了一点儿利润而已。合作的双方,而不是三方,主要就是通过资金和土地储备来确定的持股比例,如果此时对方要追加五千万投资的话。平原厂为了维持现有地股权比例。也必须投入响应价值地资产。

可是,平原厂现在去哪里找这么多的优质资产?

为了跟沈曼华谈成这笔生意,李铭九已经将厂区之外的所有空地都投入新公司之中,换成了对公司的持股权力了,此时除非将平原厂本身的资产再行注入,否则让他去什么地方找钱来?

如果当时他能够找回钱来,还用的着跟外资合作吗?

但是李铭九和平原厂如果不立刻拿出符合自己持股比例的资金或者资产来注入公司,他们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持股比例地骤然下降。也就是说现在百分之三十地持股比例,会突然下降到百分之五以下!

也就是说。平原厂将从新公司的二股东,持股百分之三十地二股东,直接变成持股不到百分之五的小股东,这种合资,还有平原厂说话的地位吗?一夜之间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叫李铭九怎么敢去想象明天的前景?

整个挂牌仪式当中,李铭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他只觉得自己似乎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漩涡,正在将他慢慢地绞杀着。

他甚至不知道仪式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等到手下过来扶他回去休息的时候,李铭九才缓过一点儿来,他摇了摇脑袋,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一点儿,然后就开始仔细地分析沈曼华这么做的目的。

“即便是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钱来,可是我们毕竟是除沈曼华之外的唯一股东,公司的事情,也不可能绕过我们啊?再加上我们占了地利之便,沈曼华再有手段也不可能踢开我们自己搞公司吧?猛龙再强,也压不住地头蛇呀!”李铭九想了半天,总觉得自己不可能遇到真正的麻烦,唯一可能影响到自己的,就是作为二股东的持股比例与大股东比较起来,实在是太过悬殊。^^

只要总公司或者部里面不在这个股权比例上面挑毛病,也就没有人能够说李铭九做得不对,但是现在李铭九最担心的,就是有人抓住这一点对自己大加攻击。

可是,我这么做已经是最好的打算了。平原厂这个样子,有人肯出钱投资合作就是千难万难了,虽然持股比例小点儿,可是这毕竟是四五亿人民币的大生意啊!

想到了这里,李铭九还是觉得有些振奋。他在考虑给部里面的报告上应该怎么样描述,毕竟这个投资的规模一下子就增加了十倍,有些原来写的材料就不能够使用了。

看来今晚还是一个不眠之夜啊!李铭九揉了揉有些发痛地太阳穴,对于沈曼华没有跟自己这方面商量就提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决定感到有些不满,很让自己丢脸啊!

总的来说,这事儿对于自己还是有利的。面子是丢了一些,但是获得了实际的利益啊!投资规模的成倍增长,也就意味着以后地收益会大许多,这样的话,市场规模的增长是成几何级数的,平原厂所能够获得的收益就远不止以前的百分之三十能够限定的了。^^

在规模效应地刺激之下,李铭九相信。平原厂的收益可以翻一番以上。

关于印尼投资华侨突然增加了五千万美金的投资的事情,当晚就在磐石晚间栏目上出现了,这件事情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

范亨在家里看电视,正看到了当时在挂牌儿仪式上,沈曼华说出了这个惊人的消息之后的混乱场景,不由得问了儿子范无病一句。“你们这又是搞地那一出儿?增大投资规模,总不是坏事儿吧?可是你觉得那个矿泉水厂能够值那么多的投资?”

范无病正在给父母弄夜宵,闻言顿时一笑道,“呵呵,很快就要揭幕了,现在的这些不过是大戏开场之前的小品而已,我们要做的,是给大家演示一下,外资是如何将国企的老底子给掏空的。”

“你这小子真坏!”范亨有些头痛地说道。“希望你不要惹出什么大麻烦来。否则咱们一家也承担不起这么重的骂名啊!”

“这事儿跟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之前可是早就明确地反对过,而且也指明了这其中可能存在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危险地,他们不听,那是他们目光短浅,没有领导才能!”范无病摇头回答道,“至于我嘛,谁能够证明这事儿是我搞出来地?人家沈小姐是爱国华侨。投资进来的也是真金白银。谁能说人家是骗子?”

范无病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然后有些好奇地问道。“沈小姐到底是什么人?真的是印尼华侨?她有这么多的钱?”

关于沈曼华追加投资的事情,肯定也要给磐石市政府一个备份的,范亨也清楚地看到了,沈曼华的新增投资与前期的五百万美金地投资,同时到帐了,这也就是说明人家不是凭空制造噱头,而是真正地投资了。

比起国内现在很多外资不能够按时到位地情况,龙泉公司的账务问题,那是好得不能再好了,但越是这样,范亨地心里面就越是搞不明白,既然已经投资了,又怎么会导致国有资产流失呢?

对此范无病没有多做解释,而是说道,“沈小姐是东北人,不过有了印尼的护照不就是印尼华侨了吗?这又不是多困难的事情。而且,她的护照可多了,美国的,日本的,英国的,泰国的,要什么样的都有。^^^^”

你们这是专业骗子团队啊!范亨撇了撇嘴,可是自己毕竟没有义务去帮李铭九拆自己儿子的台,他倒是很想知道,范无病究竟是如何掏空平原厂的国有资产老底儿的?这个问题如果能够搞清楚的话,确实对国企改制中可能遇到的地雷有一个警示作用。

尤其在现在,大部分的国企都只是才开始寻找可以合作的外资,还没有正式到谈婚论嫁的地步,如果平原厂的问题能够提前暴露,也就可以让上面了解到国企改制中存在的漏洞,从而有一个相对姣好的解决办法,而不是只有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才通过一纸空文去解决问题,而对于国内的这些经济学家们都束手无策的问题,文字上的东西,怕是徒劳的。

摸着石头过河,谁也不比谁多一些经验,除非那些重生了的。

“不过,大股东投了这么多钱进来,下一步会怎么做?”范亨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问了范无病一句。

对于老爸,范无病自然不可能一点儿口风都不露。于是便一本正经地说道,“本来这是商业机密,不过跟市长汇报一下也是无妨。”

范亨笑骂道,“跟我装什么孙子!快点儿老实交代!”

范无病呵呵地笑着说道,“五千多万美金的投入呢,你也知道。==印尼那边儿,其实经济条件也很差,华侨虽然有钱,可是像投资这种事情,也不能指望一个人就出这么多钱吧?所以呢,这笔钱是很多人凑起来,这个一百万。那个两百万,多一点儿的四五百万,这么一来呢,股东的人数也就增加了。”

“那又如何?”范亨有些好奇地问道。

“唉,老爸,这个你应该懂的。”范无病看了看父亲范亨。摇头叹息道。

“唉,儿子,这个我真的不懂地。”范亨学着儿子的样子,摇头叹息道。

父子二人对视了半天,捧腹大笑起来。

笑了好久之后,范无病才喘息这说道,“老爸,你好久没有这么喜感了!”“最近的工作压力小许多了,自然有这个闲心了。”范亨笑道。

这句话倒是事实。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磐石市的财政状况明显好转了,有了新整合的玻璃厂和肉食加工厂这两家赚大钱的企业打底子,再加上土地出让金地收入,磐石市政府开始筹备在市区内兴建几个大型的批发市场,这对经济的刺激还是比较大的,由于磐石市政府相继推出了几个有力的商业刺激方案,客商们也受到了吸引,开始从周围地区向磐石这里流动。

总而言之一句话。磐石市的经济。正处在整体腾飞的前夜,而在这之前。大家肯定是不用担心财政上发不出工资来了。

“股东多了,有发言权地人自然就多了,如果有人再拉一拉派系什么的,没准儿很快就出现新的大股东了。到时候,谁主导公司的发展,可就不一定了啊!”范无病接着刚才的话题对父亲范亨说道,“就是那么一句,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之下,在新公司的股权主导争夺大背景之下,平原厂那样地小股东的意见,会得到足够的尊重吗?”

范亨心里面一盘算,平原厂现在的股权严重缩水,还不到百分之五,这样的小股东,自然就是任人宰割了,或者在股东会上还有发言的权力,但是决策权早就转移了,“原来你们就是这样夺取国企合作方的控制权的啊,这明明就是利用资金优势来欺负人嘛。”

“老爸这话说的太对了!”范无病点头同意道,“国外地资本进入中国来打市场,凭地是什么?不就是以本压人吗?谁叫人家有钱呢?不过这也不是绝对的。^^^^”

“还有什么不同的吗?”范亨问道。

“资本这东西,不能够简单地理解为资金。”范无病解释道,“其实当前国内最需要的,未必就是大量的发展资金,而是先进的管理技术,以及对市场的操控手段,还有就是高科技的研发能力了。”

范亨点点头,承认儿子说地很对,但是想要引进这些东西,会比引进资金更加困难,对于中国持敌视态度地西方国家,怎么可能轻易地将高科技拱手想让?即便是偶尔引进一些,也是看中了中国大陆人力资源比较低廉的世界工厂优势,将一些三流技术拿过来发展一下而已。

对于那些真正先进地高科技,西方国家对我们是封锁得非常厉害的。

李铭九有些晕了,当他参加龙泉公司的第一次董事会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一夜之间,自己就不是二股东了!

会议室里面坐了十几个黑白花红的肤色的家伙,真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偏偏沈曼华在为他们做介绍的时候,每一个持有的股份都比平原厂现在所持有的数额要多一些,其中的几个甚至达到了十几个百分点。

李铭九意识到,自己算是被架空了,或者说是边缘化了!以后大概除了获得分红之外,自己在董事会里面就没有什么发言权利了!

“我也没有预料到情况会变得这么复杂,原本我只是负责给各方面的资金找一个投资方向,谁知道大家对于这个矿泉水源的兴趣都很大,所以就弄成这个样子了。不过,李厂长在我提出注资意向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嘛。”沈曼华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李铭九如此说道。

不带这么玩儿的啊!李铭九此时有点儿欲哭无泪了!

这让我怎么给上面写报告啊?!弄了半天,出卖了大片的土地储备,搭上了一个优质的矿泉水源,就换回来这么一个不痛不痒说话不算数的小股东地位?连百分之五的股权都不到啊!而且还是这一群股东中持股数量最少的一个!

李铭九可以肯定,自己的报告要是这么交上去的话,绝对会被一掳倒底的,而且保不准还会被扣上一个出卖国有资产牺牲人民利益的大帽子,一辈子也翻不过身来了。

“这可怎么办是好?!”李铭九着急了,他看了看满屋子的股东们在针对某一件事指手画脚地争论个不休的场面,觉得自己在这里耗时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跑一趟部里面,争取将这件事情给淡化掉,先前的宣传此时看起来都有点儿招人话柄的意思,得赶紧消除影响才行。

于是李铭九把厂里面的几个心腹叮嘱了一番之后,带上了大笔现金,连夜赶往京城。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的时候,李铭九眼睛充血地出现在了部里面的某位实权副部长的办公室中,他可是一夜都没有睡成,光想着如何来跟副部长说项了。

不过,受过他很多供奉的副部长,这一次的态度似乎有点儿怪异,看着自己的眼神,就跟看着一个死人一般,充满了怜悯和不屑。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还没有等李铭九说话,副部长就先行打破了僵局,然后递给他一份儿今天的早报,冷冷地说道,“如果你看完这份报纸之后,还能说出来什么不同的话的话,我愿意听你的汇报。”

李铭九有些忐忑地接过了那份早报,只看了一眼,就晕了过去。

只见那份还散发着油墨的气息的早报的头版上,用了大大的篇幅说明了平原厂跟印尼华侨之间的合作项目,前面都是非常正面非常鼓舞人心的,只是在后面加了一个补充,就是新公司股东组成方面的变动。

最后作者用了一个大大的问好,“原属于平原厂的万亩土地,通过股权的稀释,大部分已经为合资公司所有。而平原厂的股份,却成为一个大大的尴尬。谁能说清楚,这究竟是引入了外资,还是掏空了家底呢?”

“不带这么玩儿的啊!”这是李铭九晕过去之前的最后一句呐喊。

筋痛舒
拦污
矿用绞车配件公司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