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小说阅读网-爱阅读

当前位置: 短篇原创文学>玄幻

暗灵法医正文第103章闻香知女人

2019-02-04 06:55:46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投稿

(小说《暗灵法医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沐轶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暗灵法医全集阅读正文第103章闻香知女人,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这位嘉宾说,市委已经成立了防洪一线指挥部,市委书记陈海宁担任总指挥。武警和野战部队大部已经进入防洪一线。正日夜加固堤防,加强巡查,确保全市上数百万人口的生命财产安全。他表示坚信在市委市政府的有力领导下,在全体军民的协同奋战下,一定会夺取这场抗洪斗争的最后胜利。

不过,这位气象局的嘉宾也警告说,气象部门以前的预报是准确的,在未来几天内,强降雨将会持续,而且有可能会出现雷暴天气。抗洪任务将会更加艰巨。

彭莎莎说:“别听这些了,听听轻松一点的。”调了几个台,都是与抗洪有关的,干脆关掉收音机放CD。

慢慢把车开到滨河路边酒楼,果然没什么人在酒楼里了,两人很容易就找了个靠街边的位置,看着雨夜吃烧烤。

一直到夜深了,彭莎莎才叹了口气:“唉!玩得真高兴,可惜时间太短了。”

“等你高考完了,就能痛痛快快地玩了。”

“嗯,我们回去吧。”

乔智开车送彭莎莎回到她家楼下,听了车。彭莎莎却没下车,转头瞧着乔智:“哥!谢谢你。”

“叫我叔叔!”

“我不,就叫哥!”

“你妈听见会说你没礼貌的。“那----,我们俩在一起的时候,我这样叫你,总行了吧?”

“行啊!你叫我如来佛都行!”乔智故意逗她。

彭莎莎这次没有笑。她低下头。慢慢说道:“哥。真地谢谢你!在我想死地时候救了我地命;而在我最伤心地时候。又一直陪伴在我身边。要不是你陪着我。我想我可能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我知道。你付出地最真挚地感情得到这种结果。对你地打击地确是超出你们这个年龄能接受地范围地。能理解。过去了就好了。”

“我就怕一时半会过不去。今天你在我身边。陪我玩。我尽量地用开心快乐地事情来麻痹自己。让自己不去想那些伤心地事情。我使劲笑。使劲疯。都是想把自己地注意力转移开。可我怕睡觉。我怕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地时候。那时候。所有地白天被我驱散开地痛苦。就会蜂拥而至。占据我地心灵。刀子一样地一刀刀割我地心。想想我就害怕。真希望你不离开我。”

乔智知道。彭莎莎潜意识地自己作为她情感转移地目标。在人受到感情上地极大打击地时候。这种情感寄托常常是非常重要地。有助于尽快地从这种伤害地巨大痛苦中恢复过来。乔智决定充当一下她感情寄托地对象。力所能及地帮助她拜托这种精神痛苦。

他想了想。心中有了个主意。道:“哥虽然晚上不能陪你。但哥有件宝贝。可以让你平静地入睡。而且还能做个好梦。明天精神焕发地去上学。”

“是吗?”彭莎莎轻声道,话语显然有些不信。

乔智从手腕上取下手表。放在手心里,默念暗灵魔咒,使出一级暗灵魔法“幻眠术”,将全身的魔法力都灌注在这魔法上,注入这块手表中。手表升腾起一股看不见地魔法气息,并放出了淡淡的黑色光芒,随后,气息便消失了。

乔智将手表递给彭莎莎:“把它戴上,看看有什么感觉。”

彭莎莎疑惑地接过手表。戴在手腕上,片刻间,她心头升起一片宁静,如同夏日夜晚,静静地躺在院子的凉椅上,仰望夜空的感觉。随即,一股浓浓的倦意涌满全身。

乔智见她眼皮开始打架了,笑了笑,伸手过去解下她手腕上的手表。彭莎莎很快恢复了清醒。

“感觉如何?”乔智问。

“刚才的感觉…好好啊。什么都不想。不痛苦,也不激动。心里只有空灵,然后就想睡觉,美美的睡上一觉,那种感觉真好!”彭莎莎高兴之余,更多的是惊讶,“这真是个好宝贝,这东西你怎么得地啊?”

“这是高科技产品,我出差外地的时候买的,对人体完全无害,帮助睡眠的。我睡眠好得很,用不上,转送给你了。只不过是块男士表,你不一定喜欢。呵呵。”

“喜欢!我喜欢!谢谢哥!”彭莎莎喜滋滋伸手过来要接这手表,忽然又停住了,“这手表一碰就要打瞌睡,怎么办?”

乔智从纸巾盒子里抽出几张纸巾,将那手表裹好,递给彭莎莎:“只要皮肤不碰到就没事,你平时别碰它,只能在要睡觉的时候再戴上它,一般说来,戴上后一分钟之内你就会进入梦乡,所以,要躺在床上后再戴上。平时就放在抽屉里或者首饰盒里。”

“那我戴上睡觉,明天能醒得来吗?别上课迟到了。”

“没问题,它只是帮你入睡,睡着了就不在起作用,所以你会睡到自然醒,半夜醒来,很快又会睡着。当然,天亮要上学的时候醒了,你要尽快把手表脱下来,不然,它又会帮助你睡过去的,那就耽误上学了。有闹钟最好,闹钟一响,就取下手表就行了。”

“嗯,我有闹钟的,这东西能用多久啊?”

“至少一年吧。”

这块表被乔智施展了魔法,他现在的魔法力已经很高了,而“幻眠术”只是一种最简单地初级魔法,乔智附加在上面的魔法,足够用一年的。

“太好了,那我整个高考都不怕了。”

“是啊,等一年后,相信你已经完全从痛苦中走出来了。”

“嗯,”彭莎莎想了想,“那白天呢?白天怎么办?”

“白天你集中精力上课啊。”

“那下课了呢?”

“下课?”

“是啊,下课我心里难受的时候怎么办?能不能给你打?会不会影响你工作?”

乔智知道,交谈是最主要的一种心理疏导,自己就算再忙,也不能拒绝,所以他点点头:“好啊。说几句话不会影响的,你有吗?”

“有,我妈给我买的,学生号,只能打预存的三个,我爸妈的。还有他地,我删掉他地号码,改成你的就行了。”

彭莎莎从口袋掏出,输入了乔智地号码。放回了口袋。

“好了,快上楼去吧。好好休息,明天一切重新开始!”

“嗯!”彭莎莎拉开了车门,转过身望着乔智,眼睛有些湿润,忽然俯身过去。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这才下了车,挥挥手。小跑着进了楼道。

乔智摸了摸被彭莎莎亲吻的脸颊,感到心跳得很快,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开着车回去了。

回到家已经是深夜。宋韵霞并没有睡,穿着睡裙坐在客厅看电视。见乔智回家,喜滋滋迎了上来:“老公你回来了!”抱住他亲了一下,忽然眉头一皱,怪模怪样地瞧着乔智。

乔智有些奇怪:“怎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了?”

“有点!你身上怎么会有女孩子的香味?”

“女孩子香味?”乔智一愣,随即想起,肯定是彭莎莎的。这大半天都和她在一起,她的眼泪沾湿了自己肩膀一大片,她搂着自己胳膊看完了恐怖片,刚才又在自己脸颊上亲了一下。肯定有她的体香了。宋韵霞鼻子还真灵,一下子就闻出来了。

乔智道:“因为有个女孩子今天抱着我哭了一顿。嘿嘿”

这句话让宋韵霞脸色稍稍一变,紧张地望着他。乔智附身地那个法医,油嘴滑舌花钱又大方,很讨女孩子喜欢的,在和宋韵霞好之前。谈过好几个女朋友。

乔智笑了:“瞧你紧张着样子!嘿嘿嘿,告诉你吧,是我们单位徐佳的女儿,今天要自杀,我帮忙给她做心理疏导,她抱着我哭了,所以有她的香味。”

宋韵霞轻舒一口气:“徐姐的女儿要自杀?为什么?”

乔智便简单地将经过说了,当然,后面彭莎莎把他当情感寄托而作的亲昵举动。只是轻描淡写地一句带过。

宋韵霞听完。搂着乔智的脖子:“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老公有外遇?呵呵”

宋韵霞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对了。有一件事,关系到妈的瘫痪能不能治好的问题。想征求你地意见。”

宋韵霞的母亲吴珍因车祸脊椎等多处受伤,虽然经过多方治疗,大部分的伤已经痊愈,完全麻痹地双腿也有了一些知觉。但一直仅限于此,基本还处于瘫痪状态,别说下床,连躺着移动一下腿都不行。一直多方寻医,也没什么效果。乔智学的是暗灵魔法,擅长让人家生病倒霉,却不擅长治病疗伤,所以也只能干瞪眼没辙。

乔智问:“什么事?是不是找到好医生了。”

“是啊,听市医院的医生说,有个美国华裔骨科专家,名叫高泽远,很擅长脊髓受损瘫痪的治疗,他祖籍是我们清河市的人,从小在美国长大,是美国一个有名的医学院的教授,在美国有自己的私人专科医院,这次受市医院的邀请回来讲学巡诊,顺便探亲,为期三个月。听市医院地人说,他治疗瘫痪很有一套,中西医结合,很厉害的,已经让很多脊椎受损瘫痪多年的人都站起来了,美国医学杂志经常刊登他的呢。所以这一次找他看病的人海了去了。”

河北工厂围栏网公司
小程序公司
能赢钱的捕鱼游戏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