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

大内高手正文第369章午夜行动

2019.03.13 来源: 浏览:0次

(小说《大内高手全集》版权属于原作者不乐无语所有,您现在正在阅读的是:大内高手全集阅读正文第369章午夜行动,如果有任何疑问请与我们联系,感谢大家小说对小说书一贯的支持和厚爱。本站会继续做好,给各位书友提供一个舒适的看书平台!)眼睁睁的欣赏了一场刺激的活春宫的蓝冰眼里不:慌乱,一丝羞涩,就如被逮到现行一般,她想逃。

只是她想逃已经晚了,张唯已经伸过手来,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腰身。

浑身软弱无力的蓝冰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嘤吟,心里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她没有挣扎,羞红着脸蛋,柔顺的钻入了他的怀里。

她还很青涩,他没有那么急切把她掀在身下,而是搂在怀里轻柔的爱抚,随着他的大手在她娇躯上游走,她身上那小得可怜的情趣的丝薄片悄然滑落。

她的身子越来越热,那凝脂白玉般的肌肤透着一丝粉红的光泽,在他那轻柔灵动的撩拨下,她的娇躯情不自禁的在他怀里微微扭动,发出阵阵不堪爱抚的轻颤。

那套情趣至极丝薄片就胡乱扔在一边,此刻,蓝冰浑身上下只剩下那双美腿还贴着层薄如蝉翼的白色丝袜,以及腰际系着根极其性感雕花蕾丝吊袜带。

两人缓缓的躺下,蓝冰那若无骨的娇躯无力的趴伏在他身上,女上男下,那男女之间的已经紧密相贴,轻旋摩擦,花露四溢,那透进骨子里的快感令她喉咙里发出阵阵腻人的呻吟。

她已经很,她很想现在就被他压在身下,用那火热充实她的空虚。

他似没有动的意思,只是一味的爱抚,亲吻,不过当他的大手轻柔的卡住她的纤腰轻轻上提的时候,这一微妙的动作令蓝冰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想让自己在上面。

蓝脸蛋不由一片羞红,他好懒。

随着那噬骨夺魄地摩擦。她很容易地找到了位置。那温润地花蕊一点点地顺着那火热地顶端绽放。伴随着她羞涩地吞噬种充实感顿时传遍她地全身。她喉咙不受控制地地发出愉悦地嘤吟。

她在动。很青涩。也很轻柔。乎在适应他地强壮。但带给他地却是无以伦比地异样快感。

他迎合着她。双手扶住她地腰身。让她无力地娇躯不至于软倒在自己身上。只是令他稍微遗憾地是。眼瞧着那对随着她动作而上下翻动地却不能去抚慰因为他地手只要稍微一松。她就会趴伏在自己地身上赖着不起来。

随着蓝冰那动作越来越大。一旁地母老虎已经恢复过来。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眼前这刺激地一幕。女上男下地姿势令母老虎面红耳赤地同时。心里暗啐。这家伙。倒是挺会享受地。

不过这撩人地一幕再次点燃母老虎地。她没有蓝冰地那种矜持与羞涩也不想就这么眼热地瞧着。于是。她撑起了身子。爬到那对沉浸在快乐地男女身边。面对着蓝冰。性感地丝袜美腿一分。就跨坐在他地胸膛上。

母老虎这一加入。张唯心里遗憾地动作却被母老虎做到了。只见她老实不客气地抚上了蓝冰地。

这下蓝冰顶不住了,下身的隐秘被那火热充斥身的饱满被母老虎的抚弄,更令她不堪刺激的是老虎那灵巧的指尖不时撩拨她顶端最敏感的那两点嫣红,上下夹攻,快感如潮,她的身子更是软得不能再软。虽然她的腰身被那双大手扶着,但她的臻首却如失去支撑一般在了母老虎的香肩上,鼻息咻咻吟连连……

而此刻的张唯眼前却是一片极富视觉刺激,母老虎似乎怕压坏了她只是把她那丝袜美腿跨跪在他身子两侧,随着她躬着娇躯对蓝冰的挑逗与爱抚浑然不觉自己的姿势有多么的不雅观,丰臀高翘,她那女人的极其夸张的暴露在身后小男人的眼前。

溪谷潺潺,花露点点,那绽放的花蕊离他越来越近,几乎凑到他的鼻尖,那淋漓的花露散发出靡靡的芬芳,醉人心扉。

正值青春年少的他哪堪如此的视觉挑逗,当他感觉到蓝冰那越来越狂热的套弄,带给他如潮快感的同时,他再也忍受不住母老虎这诱惑至极的春色,舌尖轻撩,撩到那女人最敏感的一点……

只听母老虎发出一声娇吟,那极度的刺激的轻舔,从未体验过的极度刺激顿时令她的身子发出阵阵难耐的轻颤,与此同时,已经濒临崩溃的蓝冰也发出一声荡气回肠的娇吟,那体内澎湃的快感令她歇斯底里的紧紧抱着母老虎,两张妩媚美丽的脸蛋面面相对,那温润的香唇顿时碰触在一块儿,香津四溢,两条滑腻的丁香在快感巅峰的刺激下狂热的缭绕……

两个女人几乎在同时到达快乐的巅峰,那阵阵荡气回肠的痉挛引爆了身下小男人压抑已久,瞬间到达巅峰,喷薄而出……

那张宽大的床上香艳都极致,喘息、呻吟、颤抖、痉挛,一男三女那的身体纠缠在一块儿,难分你我……

良久,床上恢复了宁静,橘黄色的床头灯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一床雪白的丝薄被下,两个美女一左一右偎依在张唯的怀里,美眸微闭,鼻息细微,此刻,筋疲力尽的她们已经沉沉进入梦乡……

随着时间的流逝,左拥右抱看似也睡得正香的张唯睁开了眼睛,他的眼神透着一丝激情后的疲惫,但他还是轻轻的掀开搭在自己胸膛上的纤手,小心的坐起身子。

母老虎与蓝冰睡得很香,张唯轻柔的动作只是令两个女人喉咙里发出睡梦中的嘤吟。张唯悄然的坐起身子,缩出丝薄被,小心的跨过母老虎的娇躯,下了那张舒软的大床。

不过张唯的动作再小心,还是弄醒了母老虎,母老虎半睁着惺忪的美眸,瞧着张唯光着屁股蹑手蹑脚的向装饰隔断外走去,鬼鬼樂樂的,令她微微有些讶异。

“小唯子……”母老虎轻唤了一声。

张唯唇角浮出一丝苦笑,没想到母老虎睡着了还这么警醒。

母老虎娇慵的撑起身子,也不在乎自己的暴露在张唯眼前,睡眼惺忪的问道:“你不好好睡觉,干嘛去?”

“哦,我身子粘糊糊的很难受泡个澡。”张唯嘴里随口敷衍着,此刻,他心里甚觉自己命苦,她们可以在

享受舒适的睡眠,而自己累得跟狗似的,还得办紧要

母老虎瞟了眼他已经雄风不在的下身,脸蛋微微一红,那里,残留着自己跟蓝冰的花露,瞧上去的确粘糊糊的。

母老虎自己也感觉到身子黏黏的只是她实在是浑身无力,不想再动弹,听了张唯的解释,母老虎也就不再问他,躺下身子继续她的睡眠。

进入浴室,张唯打开热水灌注浴缸,水开得并不大,要想放满到等好一阵子,不过他接下来的动作却是拿起放置在浴室内的衣裤穿戴起来。

穿戴整齐张唯略微等了几分钟后,这才悄悄的打开浴室门,出浴室门反手关上。跟着轻脚走到装饰隔断向内侧耳倾听。

装饰隔断后的床很安静,鼻息细微,大床上的母老虎与蓝冰显然睡得正香。张唯不再犹豫,离开隔断,轻脚走到客舱门口,动作小心的打开门,跟着身形一闪,悄声无息的滑了出去只是在关门的时候,发出了“咔哒”声响。

站在走廊外的张唯已经忌不到这响声会不会惊醒床上沉睡的两个女人着走廊快步向前行去。

穿过两条廊岔道,此刻夜已深,除了碰到两名值班的侍者,没有什么乘客在深夜中四处游荡。

走到廊尽头,张唯站在3267号客舱门前口有门铃,张唯伸手摁了几下。

等一阵子在张唯伸手要继续摁门铃的时候,门后传来怯怯的声音:“谁啊?是蓝小姐吗?”

问话的是安琳她那微微发颤的声,似乎有些紧张。

“安小姐开下门?”

“你是……你是张唯?”深更半夜,安琳似乎还没睡醒,还不大敢确定站在门外的是张唯。

“是我,听不出我的声音吗?”

“真的是你……”安琳总算听出张唯的声音,声带问道:“张唯,你这么晚过来有事吗?”

废话!深更半夜的出来没事,那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吗?张唯微微有些不耐,道:“安小姐,我有点小事要办。”

“小事?你,你有什么事?”安琳似乎有些犹豫。

张唯郁闷至极,但不得不耐着性子道:“你先开门让我进去再说吧,这深更半夜的,我老站在门外不大好。”

“哦,那,那你稍微等一下吧。”安琳说完,门后没了动静。

晕!女人就是麻烦,张唯心里微微有些郁闷,左右瞧了一眼,还好,走廊上没有人晃悠。

又等了好一阵子,才听到客舱门有了动静,门稍微稀开了个缝隙。

张唯推开门,只见安琳穿着丝绸睡衣,站得远远的,眼神还朝张唯身后一眼。见只有他一个人进来,安琳微微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声:“蓝小姐呢,她这么没跟你一起?”

“哦,她我们那间房里睡觉呢……”张唯顺手关掉客舱门,随口回道。

安琳听得眼神微微一黯,轻轻的“哦”了一声。

客厅里灯光明亮,安琳那一闪即逝的黯然神情还是被张唯瞧见了,张唯微微笑了笑道:“你一个人住这里是不是觉得冷清了点?其实你也可以住我们那里,你们三个住在一起不就热闹了……”

安琳听得微微一怔,道:“床只有一张,我过去了,你住哪儿?”

“我可以住这边啊……当然,我也可以在那边沙发上睡,你想过去睡的话,等会儿我带你过去……”张唯嘴里说着,眼神打量了客舱一眼。这间一等舱的布局跟自己住的3112一样,客厅卧室连体,带一卫生间。

安琳脸蛋微微一红,道:“都这么晚了,我还是不过去了……”

张唯其实是见她先前神情黯然,随口安慰她的客气话,这会儿那边床上两个女人全身上下只穿着吊带丝袜,床上一片狼藉,她一过去,那不就露馅了么?

这时,只见安琳神情忸怩的瞧了张唯一眼,小声问道:“对了张唯,你这么晚了过来做什么?”

张唯微微一沉吟了下,道:“我过来有事要办,你困了就睡吧,不用管我。”

张唯今夜到这房间是计划的安排,有安琳在房里,自己今晚的行动想隐瞒也隐瞒不了她。

安琳哪好意思当着张唯的面到床上躺着,神情忸怩的忙道:“我不困,你有事先忙吧……”安琳嘴里说着,眼里却很困惑,心里嘀咕,到这里会有什么事?

张唯也不多废话,随手关掉了客厅顶灯,开放式客厅内,顿时暗了下来。

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张唯这一动作惹得安琳心里微微有些慌乱,似乎一下子就没了安全感,不过还好装饰隔断后的卧室还亮着床头灯,灯光虽然暗淡,不至于在黑暗中面对这家伙。

这时,张唯径直走到走到装饰隔断后。

眼神随意一扫,估计是安琳刚起床的缘故,只见装饰隔断后的大床上丝薄被显得有些凌乱,床头一侧的床头柜上放着一条吊带连衣裙,连衣裙上放着蕾丝胸罩,虽然不是很情趣的那种,但还是很惹眼。

跟在张唯身旁的安琳一直在偷偷观察张唯的表情,顺着他的眼神瞧过去,她顿时发现自己贴身穿的胸罩没藏好,贴身暴露在这家伙眼前,她心里好不尴尬,脸蛋顿时有了抹娇艳的红晕。

只是此刻在去收拣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硬着头皮不在管自己贴身内衣暴露在着家伙的面前。

但张唯下一步的动作却惹得安琳羞不可抑,只见张唯径直走到床头柜前,顺手就将连衣裙以及那胸罩拿起,随手就扔到床上,惹得安琳小心心都快跳到嗓子眼。

其实张唯也没办法,因为窗户开关就在床头柜一侧,刚好被连衣裙给挡着,不拿开这碍眼的衣物,他无法开窗

~~~~~

玉林鸡骨草胶囊的功效
益母颗粒怎么喝
运动后抽筋是什么原因
测血糖仪器哪个牌子好
腰酸背痛的各个部位
Tags:
友情链接
宝宝感冒鼻塞干咳